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9000噸國家儲備糧被監守自盜 填虧空違規補庫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6月10日 20:46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9000噸國家儲備糧被監守自盜,填虧空違規補庫致代管公司求救

  來源:上游新聞

  安徽省亳州市譙城區譙西糧食銷售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譙西糧庫),隸屬於亳州市譙城區糧食局,4年前這裏發生了一起大案——譙西糧庫負責人譚獻華因私自盜賣國家儲備糧9000多噸,曾在當地引起不小轟動。譚獻華後因涉嫌多項罪名獲刑。

  6月初,多名糧食經紀人(即糧食商販)告訴上游新聞(報料微信號:shangyounews)記者,4年前,他們被譚獻華欺騙,用自己的糧食替其填補糧庫虧空。譚獻華被抓捕判刑後,他們被拖欠的上千萬元糧食款至今未有着落,意外成了這一事件的背鍋俠。

▲發生國家儲備糧盜賣事件的譙西糧庫內景。▲發生國家儲備糧盜賣事件的譙西糧庫內景。

  糧庫負責人爲還私債監守自盜

  譙西糧庫位於亳州市譙城區,成立於2009年6月,是亳州市譙城區糧食局下屬單位,下設十八里、魏崗、三官、梅城、馬場、渦北等13個糧站。

  “譙西糧庫負責人是譚獻華,他是譙城區糧食局任命的糧庫經理,下設13個糧站的負責人,大部分與其沾親帶故。”知情人之一的亳州糧食系統工作人員樑海(化名)向上遊新聞記者介紹,在亳州,糧庫經理安排其親屬擔任下設糧站負責人的現象極爲普遍,甚至多地還曾出現過繼承式任職——糧站負責人退休後讓其子女頂班。

  上游新聞記者瞭解到,譙西糧庫盜賣事件爆發,源於2015年亳州市糧食局的一次突擊檢查。

  “應該是上級部門聽到了一些消息,沒有事先告知。檢查時7發現譙西糧庫幾個庫都是空的,沒有糧食。”樑海說,當時檢查的具體情況至今沒有公開,亳州市糧食系統中知情人並不多。

  上游新聞記者獲得了一份《關於請從快解決亳州市譙城區譙西糧食購銷有限公司最低收購價糧食虧庫問題的函》(以下簡稱《虧庫函》)。這份紅頭文件是由安徽省政策性糧食庫存數量和質量大清查工作領導小組,於2019年4月3日下發給亳州市政策性糧食庫存數量和質量大清查工作領導小組的,其中明確點明瞭該糧庫擅自盜賣國家儲備糧的事實。

▲《關於請從快解決亳州市譙城區譙西糧食購銷有限公司最低收購價糧食虧庫問題的函》,明確點明瞭擅自盜賣國家儲備糧的事實。  ▲《關於請從快解決亳州市譙城區譙西糧食購銷有限公司最低收購價糧食虧庫問題的函》,明確點明瞭擅自盜賣國家儲備糧的事實。

  《虧庫函》明確提到,2015年11月,原亳州市糧食局檢查發現,譙西公司(譙西糧庫)擅自倒賣本企業儲存的最低收購價小麥7028噸。因涉案小麥權屬國務院,事關重大。譙西公司違反了有關法律、行政法規和國家糧食流通政策,監守自盜,是問題形成並拖延至今的根本原因。此外,譙西糧庫事件已經被國家糧食和物資儲備局重點關注,已到了必須解決的階段。

  上游新聞記者從多個信息源處證實,譙西糧庫擅自盜賣的最低收購價小麥(即國家儲備糧)共計9000多噸,與調查組公佈的7028噸存在約2000噸的差額。“2015年11月亳州市糧食局突出檢查前,譚獻華曾突擊進行過一次補庫。他以譙西糧庫的名義從糧食經紀人處,以商品糧的價格購買了一部分糧食填補國家儲備糧;還有一部分是亳州市譙城區糧食局和中央儲備糧亳州直屬庫有限公司(中儲糧亳州庫)補的。”樑海說。

  根據國家《中央儲備糧管理條例》相關規定,動用國家儲備糧,程序非常嚴格,應由國務院發展改革部門及國家糧食行政管理部門,會同國務院財政部門提出動用方案,報國務院批准。

  那麼,9000多噸國家儲備糧譚獻華一人是如何倒賣的?錢又去了哪裏?

  知情人樑海向上遊新聞記者透露,國家儲備糧正常出庫,第一種渠道是報請相關部門後通過網上拍賣,由中儲糧亳州庫開具出庫單,憑出庫單按倉號、按數量出庫;第二渠道是國家政策性調撥,由中央下達調撥計劃,按照調撥計劃數量、質量出庫。

  樑海介紹,一般情況下,中國農業發展銀行、糧食局和中儲糧亳州庫一個月要查一次庫。由於當時糧庫沒有安裝監控,譚獻華正是利用了這一點,在例行查庫後進行了突擊盜賣活動——一次賣一兩千噸,短時間很難發現。

  “盜賣糧食所得的錢,全部被譚獻華用於償還個人債務,以及經營其私有的安徽亳州市鴻源面業有限責任公司(下稱鴻源面業公司)。另外,譚獻華還曾將譙西糧庫私自出租,這個情況糧食局相關負責人是知情的。”樑海介紹。

  上游新聞記者查詢發現,已公佈的安徽省亳州市中級人民法院(2017)皖16民初330號民事裁定書證明了樑海的說法。該裁定書顯示:2013年11月6日,譚獻華以譙西糧庫的名義與承租人閆某簽訂《房地產租賃合同》,將位於譙西糧庫十八里糧站院內的5棟倉庫、1棟辦公樓及院內其他建築物、附屬物,連同整個院內場地,以330萬元價格租賃給閆某,租期50年。閆某一次性付清房租後,譚獻華卻未將房屋交付給閆某使用,閆某隨後向法院提起訴訟。

  “之所以沒有交付,是因爲這筆錢全部被譚獻華個人使用了。”譙西糧庫知情人說。

▲2015年中儲糧亳州庫向亳州市鴻源面業有限公司出具的驗貨單,後經證實用途爲虛假補庫。▲2015年中儲糧亳州庫向亳州市鴻源面業有限公司出具的驗貨單,後經證實用途爲虛假補庫。

  多部門被指聯手導演糧食拍賣出庫假相

  知情人樑海告訴上游新聞記者,2015年11月,譙西糧庫盜賣案事發後,譙城區糧食局、原亳州市糧食局及中儲糧亳州庫並沒有第一時間上報,而是採取“突擊補庫”形式,試圖將此事“就地處理”。

  由安徽省政策性糧食庫存數量和質量大清查工作領導小組下發的《虧庫函》提到,此次補庫資金共計1692萬元,包括自籌資金750萬元,動用譙城區政策性糧食聯保保證金942萬元。自籌資金中,500萬元爲譙城區糧食局下屬企業職工,按照原譙城區糧食局局長桑聖軍安排籌集所得。

  上游新聞記者從多名參與自籌集資的職工處證實,譙城區糧食局下屬企業職工籌集的500多萬元資金,分別匯入了譚獻華及其名下鴻源面業賬戶。

  2015年12月4日,譚獻華私有的鴻源面業公司,通過安徽糧食批發市場拍買譙西糧庫渦北3號倉小麥2000噸,並將拍買款匯入安徽糧食批發市場,隨後中儲糧亳州庫開具了譙西公司渦北3號倉二等小麥2000噸的出庫單。

  上游新聞記者獲取的一份落款時間爲2015年12月4日,由中儲糧亳州庫向鴻源面業公司出具的一份《驗收確認單》提到,中儲糧亳州庫向鴻源面業公司出售混合麥2000噸,並附有雙方公章,中介單位爲安徽糧食批發交易市場有限公司。

  “出庫單是有的,但是貨沒有出。因爲中儲糧亳州庫在譙西糧庫儲存的糧食,早就已經被盜賣了。儘管是按流程由中儲糧亳州庫出具出庫單,但實際上就是爲補庫虛構的一場拍賣;給外界造成一種糧食拍賣出庫,糧庫正常走賬的假象。”知情人樑海說。

  由譙西糧庫於2018年2月1日出具的一份《關於譙西糧食糧食購銷公司渦北分站3號倉未出庫的情況說明》提到,“2015年12月4日,鴻源面業公司拍買譙西糧庫渦北3號倉混合小麥2等2000噸不存在,不存在有實際補庫,截至到目前(2018年2月1日)爲止未見到出庫單原件,至今沒有出庫。”這證實了此次交易只是一次虛假的補庫交易。

▲譙西糧庫稱不存在實際補庫,被指是一次虛假補庫交易。▲譙西糧庫稱不存在實際補庫,被指是一次虛假補庫交易。

  爲補虧空導致代管單位經營困難

  上游新聞記者還了解到,爲儘快補齊缺口,譙西糧庫事件爆發後,譙西糧庫暫由譙城區譙糧第一糧食購銷有限公司(以下稱第一公司)代管。2017年5月24日,第一公司向譙城區糧食局遞交的《關於要求墊付譙西公司小麥補庫資金的報告》中提到,鑑於譙西公司政策性糧食數量短少的現狀,2016年4月21日,中儲糧亳州庫撥付480萬元第一次補庫。

  上述《報告》還提到,2016年4月安徽全省開展庫存檢查工作。爲補齊小麥數量,第一公司又將部分小麥共計936噸,補充到譙西糧庫。2016年4月28日,時任中儲糧亳州庫主任劉長江、副主任童亞洲,亳州市糧食局局長燕傳立,譙城區糧食局局長桑聖軍,安排利用假期放假期間抓緊組織貨源進行第二次補庫,資金缺口達到145萬。這直接導致第一公司陷入經營困難。

▲糧食經紀人稱,這些單據註明了當時送貨時被確認的糧食數量。▲糧食經紀人稱,這些單據註明了當時送貨時被確認的糧食數量。

  拖欠糧款引發維權至今無果

  樑海向上遊新聞記者介紹,雖然譙西糧庫事件發生後,亳州市糧食局、譙城區糧食局及中儲糧亳州庫採取了多種補庫方式,希望能將此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但因500多萬元職工集資款用於補庫後卻被無辜拖欠,最終引發大規模投訴,從而將真相暴露了出來。

  據《虧庫函》顯示,截至2019年,集資職工因未能拿回集資款,多次向省、市、縣有關部門反映,還曾前往國家糧食和物資儲備局反映。

  上游新聞記者瞭解,對於多部門事後聯合補庫試圖掩蓋盜賣真相的相關責任,《虧庫函》指出,原譙城區糧食局作爲主管部門負有管理責任,在譙西公司問題暴露後,採用不符合有關法律和政策規定的方式,利用職工集資款補庫,是問題拖延至今(2019年4月)的直接原因。

  同時,中儲糧亳州庫、中國農業發展銀行亳州分行也應負監管責任。《虧庫函》要求亳州市、譙城區政府,會同中儲糧亳州庫儘快解決此事。

  上游新聞記者瞭解到,目前部分職工的集資款已經償還。譚獻華除了利用職工集資款填補空庫外,還曾大規模向社會上的糧食經紀人借款,導致部分糧食經紀人的上千萬元欠款,至今未兌現,留下巨大的盜賣後遺症。

  多名糧食經紀人向上遊新聞記者表示,2015年至2016年期間,譚獻華曾以譙西糧庫的名義及其個人名義,通過購買社會商品糧進行補庫,卻以修建廠房爲由一再拖欠糧款。

  “我們的小麥就是拉進了中儲糧亳州庫在譙西糧庫的庫裏,當時譚獻華找到我們幾個糧食經紀人,讓趕緊拉糧食補庫,說3天后就兌現糧款,但始終沒兌現承諾。如果知道是給他盜賣糧食補庫,我們肯定不會給他的。”糧食經紀人邱啓海說,除了欠下他和幾名合夥人93萬元外,譚獻華還拖欠其他兩名糧食經紀人的糧款,總計近1000多萬元。

▲因譚獻華涉嫌刑事犯罪,多名糧食經紀人的訴訟請求被駁回。▲因譚獻華涉嫌刑事犯罪,多名糧食經紀人的訴訟請求被駁回。

  追討欠款向法院起訴被駁回

  邱啓海提供的多張由譙西糧庫出具的借條和稱重單顯示:2015年至2016年期間,他曾和石振華向譙西糧庫出售小麥500多噸,譚獻華將購糧款轉換爲借款,並出具借條。

  但譚獻華始終未支付糧款,直到譚獻華被抓捕歸案。石振華隨後將其告上法庭,但法院卻駁回了全部訴求。

  亳州市譙城區人民法院(2018)皖1602民初5308號等民事判決書顯示,法院審理後認爲,譙西糧庫原法定代表人譚獻華,因涉嫌國有公司、企業人員濫用職權罪、僞造國家機關印章罪已被執行逮捕,現羈押於亳州市看守所。譚獻華是否構成刑事犯罪對本案的審理有直接影響。依照《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在審理經濟糾紛案件中涉及經濟犯罪嫌疑若干問題的規定》第十一條“人民法院作爲經濟糾紛受理的案件,經審理認爲不屬經濟糾紛案件而有經濟犯罪嫌疑的,應當裁定駁回起訴,將有關材料移送公安機關或檢察機關”之規定,本案不屬於人民法院受理民事訴訟的範圍。

▲安徽省政策性糧食庫存數量和質量大清查工作領導小組指出,除譙西糧庫外,譙城區糧食局、中儲糧亳州庫及農發行亳州分行等均負有監管不力的責任。  ▲安徽省政策性糧食庫存數量和質量大清查工作領導小組指出,除譙西糧庫外,譙城區糧食局、中儲糧亳州庫及農發行亳州分行等均負有監管不力的責任。

  違規操作補庫責任人均未問責

  知情人樑海透露,譚獻華一審被判處有期徒刑11年,但亳州市糧食局、譙城區糧食局、中儲糧亳州庫違規操作補庫的責任人,均未被問責。

  “譚獻華被判刑,導致我們的糧食款沒有了着落。那93萬元幾乎是我們全部家當,找了很多單位,至今沒有解決。”邱啓海無奈地說。

  “此事表面看上去已經結束,但實際上拖欠糧食經紀人的錢、拖欠工程款等後續問題還有很多。之所以難以推進,主要是因爲沒有對糧食系統及直屬糧庫相關人員進行追責。”樑海和邱啓海等人表示,譚獻華僅是譙城區糧食局下屬糧庫的負責人,真能手眼通天,獨自一人操縱9000噸糧食的盜賣?有沒有其他上層領導參與?是否存在權錢交易和利益交換?這些問題應該引起上級部門的高度關注。

  6月10日,上游新聞記者分別聯繫了亳州市發改委(原亳州市糧食局現已隸屬發改委)和中儲糧亳州庫,均表示領導在開會,不方便回答,等晚些回覆。

  截至發稿,上游新聞記者並未收到兩部門針對此事的回覆。(圖片均爲受訪者提供)

  上游新聞記者 沈度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