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光明時評:見記者上報暴露基層治理中的鴕鳥心態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5月15日 02:14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見記者立即上報”,暴露基層治理中的鴕鳥心態丨光明時評

  記者採訪活動,是行使正常的輿論監督權利;公務人員特別是警方介入對記者的盯梢,則有職權濫用之嫌。

  任然丨媒體評論員

  又見記者被盯梢。日前,一則通知在微博等社交媒體熱傳:“即日起,如發現轄區旅業有新聞記者入住的,請馬上與警務區聯繫。各單位收到請回復!”5月14日晚,順德公安就網傳廣東佛山順德“查記者”事件發佈情況通報稱,經初步調查,該信息爲陳村鎮南涌警務室治安聯防隊員朱某所發。經瞭解,相關工作要求在傳達落實過程中,個別警輔人員出現理解偏差,導致該錯誤信息出現。順德區公安局已立即要求陳村派出所迅速糾正錯誤認識,澄清事實。

圖源ZAKER瀟湘圖源ZAKER瀟湘

  這一回應雖然強調了信息發佈者爲聯防隊員,且將責任指向“相關工作要求在傳達落實過程中,個別警輔人員出現理解偏差”,但也等於坐實了“盯梢記者”確有其事。當然,沒有無緣無故的“盯梢”。當地剛發生土地徵收補償安置糾紛,這邊就出現盯梢記者的安排,這裏面的因果關係想不讓人聯想都難。說到底,如此層層安排,無非是抗拒監督,懼怕一些事被擺到檯面上來,大有“此地無銀三百兩”之意。

  相關方面稱已要求涉事派出所“迅速糾正錯誤認識,澄清事實”。但糾正的到底是什麼錯誤認識,澄清的又是什麼事實卻語焉不詳。迴應還稱是個別輔警人員“理解偏差”,那麼能不能把安排部署的“原件”公佈一下?其實,從此前曝光的微信羣裏整齊劃一的“收到”措辭來看,似乎當地旅業從業者對類似“指示”已經見怪不怪,“訓練有素”的觀感背後,是不是意味着這種操作早已是日常作風?對於此類疑問,當地在“初步調查”之餘還有必要“深入調查”一番纔好。

  跳出個案來看,“盯梢記者”看起來荒唐,但這在一些基層地方早不是什麼新鮮事,僅被公開曝光的案例就不在少數。而“防火防盜防記者”之類說法廣爲流傳,更是佐證了其某種現實普遍性。記者採訪活動,是行使正常的輿論監督權利;公務人員特別是警方介入對記者的盯梢,則有職權濫用之嫌。可以說,這類做法,無論從哪個角度說都是荒謬的。從中也可以看出輿論監督的現實困境,以及一些地方對於輿論監督的真實態度。

網絡圖片網絡圖片

  排斥監督,在一些案例中,或許表現爲個別公職人員抗拒採訪,像前不久內蒙古一工商所副所長怒懟記者“你算個啥”。如果說這突顯的是一些基層幹部的霸道,那麼這次事件,則更像是某種基層治理思維和邏輯對於輿論監督的系統性排斥。尤其值得注意的是,這次的盯梢指示與當地派出所有直接關聯。也就說,盯梢記者不是個別人員的行爲,而是部門性的協作應對。這幾年,警媒關係的話題時常引發關注,由此也可以看出一些問題。

  基層“害怕”記者,說到底是懼怕輿論監督,將正常的輿論監督與基層治理對立起來。可能在一些公開場合,我們時常能夠聽到一些地方政府“歡迎輿論監督”的措辭,但是在實際情況中,或者落實到具體的事件中,一些地方對於輿論監督的態度則顯得有點“葉公好龍”。事實上,在現代化的基層治理體系當中,媒體報道和民衆監督、舉報都是不可或缺的一環。這些年,一些地方因爲排斥監督,遇到事情首先想到的是“捂蓋子”,最終把小事釀成大事的教訓,其實並不少。

網絡圖片網絡圖片

  盯梢記者,暴露的是基層治理當中的一種“鴕鳥”心態。面對這個問題,地方政府需要的不只是正確看待媒體採訪和監督的重要性,更要意識到基層治理當中的某種理念偏差。而回應稱,對媒體記者在轄區的正常採訪活動,都將依法依規予以支持和保護,其實記者正常的輿論監督採訪,無需刻意“支持和保護”,只要給予應有的平等尊重即可。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