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這地靠統計造假火了 主管部門到區縣“集體塌陷”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4月19日 05:27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吉林白城統計造假太惡劣!被批“透支黨和政府公信力”

  來源:中國經濟週刊

  《中國經濟週刊》記者 李永華 | 北京報道

  繼東北小城鶴崗憑着超乎想象的低房價成了網紅之後,另一個存在感不太強的東北城市——白城卻靠着統計數據造假也火了。

  白城造假有多厲害?

  直接看國家統計局4月18日的通報:吉林白城經濟普查違法案件中出現的通過多種方式違法干預預普查對象獨立真實上報普查資料等普查造假、弄虛作假問題和未嚴格執行全國經濟普查方案要求等普查違法問題,嚴重影響普查數據真實準確,危及以普查數據爲基礎的國家宏觀調控和決策,透支黨和政府公信力,性質嚴重,影響惡劣。

  “透支黨和政府公信力,性質嚴重,影響惡劣”!熟悉話語體系的人們都清楚,這一行字有千鈞之力。

  國家統計局爲何發出雷霆之怒?

  《中國經濟週刊》記者仔細通讀了通報全文,裏面專業術語太多,需要一一翻譯成“白話文”,一個個關鍵詞看過來。

  系統性造假

  白城統計數據造假,“犯案時間”是在第四次全國經濟普查登記階段。國務院決定於2018年開展第四次全國經濟普查,目前處於登記階段。

  摸清家底算好賬,纔好幹活。按照國務院《關於開展第四次全國經濟普查的通知》(國發〔2017〕53號文)的說法,要通過經濟普查掌握各類單位的基本情況和主要產品產量、服務活動,最終目標是“爲加強和改善宏觀調控、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科學制定中長期發展規劃、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提供科學準確的統計信息支持。”

  數據質量決定着普查的質量,也決定着經濟決策的質量,這是一次重大國情國力調查。然而,在如此重大的事情上,吉林白城是怎麼做的呢?

  據國家統計局通報:“白城工業園區管委會經濟發展局、洮南市工業和信息化局、通榆縣工業和信息化局在第四次全國經濟普查登記階段,通過多種方式違法干預普查對象獨立真實上報普查資料,導致部分一套表企業普查數據嚴重失實;洮北區部分一套表企業因自身原因提供不真實普查資料。洮南市、通榆縣在第四次全國經濟普查登記階段,部分非一套表企業普查資料失實,洮南市還存在個體經營戶普查資料失實問題。”

  從主管部門到下屬區縣,白城幾乎“集體塌陷”,系統性造假。

  對數據源頭——企業直接干預和造假

  通報所說的“一套表企業”、“非一套表企業”是什麼意思呢?概念上理解有點複雜,有家小企業主說得通俗易懂:基本上,年營收2000萬元纔夠得上一套表,“像我們這樣的小微企業,夠不上一套表資格,就是非一套表企業”。

  一位統計系統內人士告訴《中國經濟週刊》記者,企業一套表調查,其設計初衷就是爲了防止有關數據造假,具體流程就是,符合一套表調查標準的企業,自行在國家(省)數據平臺網上填報相關信息,經層層審覈後彙總到國家統計局。“這中間,各級部門都沒有修改數據的權限,只有企業能夠改,目的就是爲了確保數據的真實。”

  如此一來,就改變了以往“層層上報”的數據採集方式,變成“兩點一線”模式,一套表企業用聯網直報系統將原始數據直接傳到國家數據中心,國家統計局就能夠直接掌握第一手的數據。普查數據的質量怎麼樣,企業是關鍵。

  於是,白城就是直接對數據源頭——企業下手了。非一套表企業規模小,基本上靠手工填報,在流程上讓數據注水更容易操作,白城洮南市對個體經營戶都沒放過。

  具體怎麼做呢?某省一家制造企業的負責人告訴《中國經濟週刊》記者,其實很簡單,“區裏面去年開會,都是口頭給我們下了任務,要求網上填表的時候必須確保增長”。

  按照區裏的要求填了“假數據”交上去之後,今年3月,該企業收到了國家統計局的《統計檢查查詢書》,要求該企業說明提供不真實統計資料的原因,“如爲機關、人員違法干預,請詳細說明時間、地點、人員、內容、方式等。”

  這讓該企業負責人左右爲難。

  “官出數字、數字出官”的後遺症

  “我們做企業,報假數據沒有任何好處,但是上面要求這麼報,我們也得聽。”該企業負責人抱怨說,現在出了事,上面的人卻說管不了,一旦被懲罰,企業就將被列爲失信企業,對今後的經營影響極大。

  既然企業不願意造假往高了報數據,那麼,白城的政府部門爲何甘於冒風險來注水呢?

  說到底,錯誤的“唯GDP”、“唯數據”政績觀所致。不光是白城,也不止是第四次經濟普查期間,經濟數據造假並非個案。有基層官員對《中國經濟週刊》記者稱,年年報數據都要增長,是一條硬指標,“以前,能不能提拔上去,考覈的第一指標就是GDP數據。”

  正如遼寧省政府工作報告所指出的,在2011年至2014年“官出數字、數字出官”,導致經濟數據被注入水分。

  知情人士透露,曾經連續多年,某省的省會城市和省內另一大城市都憋着讓對方先公開數據,誰先公開,後者就在前者的數據上加上一點點,爲此還相互想盡辦法刺探對方“情報”。

  有學者在東北某地調研時發現,寒冬臘月裏並無市場需求的水泥廠卻滿負荷運轉,一問才知竟然是爲了衝發電量指標,讓他大爲感慨個別地方官員數據造假簡直是膽大妄爲到瘋狂的地步。

  2014年,中央巡視組首輪巡視遼寧時指出,“遼寧全省普遍存在經濟數據造假問題”。2016年,中央巡視組“回頭看”,再次重申遼寧經濟數據造假。

  此後,遼寧擠水分。2016年,遼寧GDP比2015年少了6705.5億元,“縮水”幅度高達23.3%。連續擠水分之後,面子確實不好看,遼寧GDP在全國的位次,從排名前十跌至中游。

  繼遼寧之後,全國多地加入擠水分行列。如,內蒙古2016年的一般公共預算收入覈減幅度達到26.3%,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覈減40%;天津濱海新區2016年GDP覈減33%。

  這些動作背後,是發展理念從求數量到求質量的變化。中國經濟進入高質量發展新時代,自十八大以來,最高決策層反覆強調“不唯GDP論英雄”。十九大報告也未提未來GDP翻番的目標。

  國家統計局上述通報指出,各地要從吉林白城經濟普查違法案件中認真吸取教訓,引以爲戒,認真落實本地區、本部門在防範和懲治統計造假、弄虛作假中的責任,嚴格遵守統計法及其實施條例、全國經濟普查條例等統計法律法規,嚴格執行全國經濟普查方案,嚴肅普查紀律,嚴守紀律底線紅線,確保普查數據真實可靠。

  那些沉迷於數據造假的人,腦筋該轉彎了,眼睛真的該朝前面看看了。否則,將是嚴厲的懲處。對於白城上述違法行爲,國家統計局將移送吉林省委、省政府依法依紀依規嚴肅處理。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