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楊開慧寫給毛澤東的最美情書 看完淚奔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4月11日 06:30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楊開慧寫給毛澤東的最美情書,看完淚奔!

  來源:工人日報

  4月10日,工人日報(ID:grrbwx)記者跟隨“壯麗70年·奮鬥新時代”大型主題採訪團到訪湖南省楊開慧紀念館,館內講解員現場朗誦了一封楊開慧寫給毛澤東的書信。

  這封信飽含深情,字字寫滿了楊開慧對丈夫的深愛和希望、對革命的信仰和堅守。但這封信也是楊開慧生命中的絕唱,收信人直到去世都不知道有這樣一封信的存在。

  透過這封信,我們看到了楊開慧與毛澤東之間超越生死的愛情,也見證了一位共產黨員對國家、民族最深沉的愛戀。

  楊開慧,毛澤東親密的戰友,夫人。1982年,在修繕她的故居時,在臥室內側牆壁中發現了用蠟紙包裹着的書信手稿。收信人包括毛澤東以及弟弟等親人,但收信人都已經不在了。這些信他們終生沒有讀到,甚至不知道有這樣一封信的存在。

  潤之:

  “幾天睡不着覺,無論如何,我簡直要瘋了。許多天沒來信,天天等。眼淚……我不要這樣悲痛,孩子也跟着我難過,母親也跟着難過。簡直太傷心了,太寂寞了,太難過了。我想逃避,但我有了幾個孩子,怎能……五十天上午收到貴重的信。即使你死了,我的眼淚也要纏住你的屍體。”

  這封信被發現的時候,字跡有些缺失,有些語句並不連貫,但這並不影響信中情感的表達。

  楊開慧所說的貴重的信,是毛澤東與她分別當年,用暗語寫下的。信中說他們出門後,生意一開始不好,現在好了,興旺起來了。楊開慧收到信後,欣喜萬分,立即回信,但祕密交通被敵人斬斷,這成了他們唯一的一次通信。就在幾個月前,楊開慧在國民日報上看到朱德的妻子慘遭殺害後,被掛頭示衆;得知好友向警予在赴刑場的路上,還受着酷刑;閨蜜鄭家奕,在無法站立的情況下,被敵人用籮筐擡到了刑場,一排槍口,對着籮筐頻頻點射。分別兩年後,極度的思念和白色恐怖籠罩着她,她總覺得,死亡,如影隨形。

  “你是幸運的,能得到我的愛,我真是非常愛你的喲!不至於丟棄我吧?你不來信一定有你的道理。普通人也會有這種情感,父愛是一個謎,你難道不思想你的孩子嗎?是悲事,也是好事,因爲我可以做一個獨立的人了。我要吻你一百遍,你的眼睛,你的嘴,你的臉頰,你的額,你的頭,你是我的人,你是屬於我的!”

  信的上一段還在掙扎,但這一段卻突然變了畫風:我要吻你100遍,你的眼睛,你的嘴。這足見楊開慧對丈夫的摯愛。1920年,楊開慧與毛澤東成婚。婚後七年,她一邊帶孩子,一邊開展革命工作。遠在井岡山的毛澤東,又何嘗不思念自己的妻子?他曾派人到長沙打探,卻得到楊開慧已被敵人殺害的消息。毛澤東信以爲真,悲痛萬分。而事實上,當地羣衆爲了更好地保護楊開慧,有意四下傳播了“楊開慧已死”的消息,以迷惑敵人。

  “昨天我跟哥哥談起你,顯出很平常的樣子,可是眼淚不知怎樣就落下來了。我要能忘記你就好了,可是你的美麗的影子、你的美麗的影子,隱隱約約看見你站在那裏,悽清地看着我。誰把我的信帶給你,把你的信帶給我,誰就是我的恩人。”

  當時楊開慧所在的長沙縣清泰鄉板倉屋場形勢極爲險惡,收信和寄信都有被敵人發現的危險。1929年11月,就在楊開慧給毛澤東寫信的前兩個月,毛澤東得到楊開慧還活着的消息,立即寫信給正在上海的中央政治局常委李立三,詢問楊開慧的通信地址。但與被敵人嚴密監控的地區聯繫,談何容易,他們還是沒有聯繫上。。。。。。

  “天哪,我總不放心你!只要你好好地,屬我不屬我都在其次,天保佑你罷。今天是你的生日,我格外不能忘記你。晚上睡在被子裏,又傷感了一回。聽說你病了,而且是積勞的緣故……沒有我在旁邊,你不會注意的,一定要累死才休!你的身體實在不能做事,太肯操心。天保佑我罷,我要努一把力,只要每月能夠賺到六十元,我就可以叫回你,我不要你做事了,那樣隨你的能力、你的聰明,或許還會給你一個不朽的成功呢!”

  “又是一晚沒有入睡。我不能忍了,我要跑到你那裏去。小孩,可憐的小孩,又把我拖住。我的心挑了一個重擔,一頭是你,一頭是小孩,誰都拿不開。我要哭了,我真的要哭了!我怎麼都不能不愛你,我怎麼都不能……人的感情真是奇怪……我真愛你呀!天哪,給我一個完美的答案吧!”

  楊開慧在思念與希望中,度過了1000多個日夜。1930年10月24日,楊開慧和三個孩子不幸被捕入獄,敵人表示:只要楊開慧同意登報聲明,與毛澤東脫離關係,你就可以得到自由。但她誓死不屈,於1930年11月14日英勇就義,年僅29歲。

  她犧牲前,說過這樣一句話:“我死不足惜,願潤之革命早日成功。”

  一個月後,毛澤東知道了楊開慧遇難的消息,他寫下“開慧之死,百身莫贖”八個字,萬分悲痛和內疚。

  這些塵封已久才得已重見天日的楊開慧烈士手稿,是楊開慧在她人生的最後三年中留給後人非常珍貴的文字。

  這些文字,讓我們得以走進楊開慧烈士的內心世界去追尋作爲一名革命者,作爲一名共產黨員,作爲一名妻子,作爲一名母親的心路歷程,去感受她的忠誠、她的堅強、她的無私、她的偉大,也讓我們見證了她與毛澤東之間超越生死的愛情,見證了一位共產黨員對國家、民族最深沉的愛戀。

  整理:工人日報記者趙航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