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我將無我不負人民”如何翻譯成英文?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3月27日 07:32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我將無我,不負人民”如何翻譯成英文?

  來源:中國日報

  “我將無我,不負人民。”

  近日,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對意大利進行國事訪問期間說的這句話,引發各界人士熱烈反響。

  據人民日報報道,22日下午,習近平在羅馬會見意大利衆議長菲科。

  臨近結束時,菲科突然拋出了一個問題:“您當選中國國家主席的時候,是一種什麼樣的心情?”

3月22日,國家主席習近平在羅馬會見意大利衆議長菲科。 新華社記者 王曄 攝3月22日,國家主席習近平在羅馬會見意大利衆議長菲科。 新華社記者 王曄 攝

  菲科補充道:“因爲我本人當選衆議長已經很激動了,而中國這麼大,您作爲世界上如此重要國家的一位領袖,您是怎麼想的?”

  習近平回答說,這麼大一個國家,責任非常重、工作非常艱鉅。我將無我,不負人民。我願意做到一個“無我”的狀態,爲中國的發展奉獻自己。

  “無我”是一個極具中國哲學色彩的概念,多見於道家、佛家典籍。

  《莊子·齊物論》中就有句話:“非彼無我,非我無所取。”意思是世間的種種情態,都是附着於“我”而生,有“我”這個主體在,就有分別,比如你和我的區別,我和他的區別,一有分別,各種情態便產生了,喜怒哀樂、能言善辯。但莊子說,這種對立概念中的“我”只是“假我”,並非“真我”,所以要破除對立。

  《莊子·逍遙遊》也說過:“至人無己”,“無己”就是“無我”,這是莊子心目中聖人的境界。

  這個“無我”的思想被佛家發揚光大了。佛家甚至要將莊子追求的“真我”都要破掉,因爲這同樣是一種妄想執着。只有徹底“無我”,才能截斷生死輪迴。

  這些都是哲學本體論上的爭論。後來清代的王國維在談到中國詩詞的美學境界的時候,用了“有我之境”和“無我之境”。

  他在《人間詞話》裏說:“有我之境,以我觀物,故物皆著我之色彩”,如“淚眼問花花不語,亂紅飛過鞦韆去”、“可堪孤館閉春寒,杜鵑聲裏斜陽暮”。

  而“無我之境,以物觀物,故不知何者爲我,何者爲物”,如“採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寒波淡淡起,白鳥悠悠下”。

王國維王國維

  莊子、佛家、王國維都用了“無我”的概念,各自都有生髮,但出發點都是處理“物”和“我”的關係。也就是“我”作爲一個本體和身邊環境、他人,甚至是自我感覺認知之間的關係。

  習近平所說的“我將無我”,處理的同樣是“物”和“我”的關係。不過,他對“無我”一詞的化用,可以說是古爲今用,推陳出新。

  《黨章》的總綱有規定:“我們黨除了工人階級和最廣大人民羣衆的利益,沒有自己特殊的利益。”前一個利益可以說是“公”,而後一種特殊的利益就是“私”,是“我”,沒有自己特殊的利益,說的就是“大公無私”,也就是“無我”。

  習近平也說過:“我們黨除了最廣大人民的利益,沒有自己特殊的利益。我們共產黨人,必須始終把人民的利益放在首位。領導幹部作爲人民的公僕,則要有更高的道德境界,有無私奉獻的精神。”

  這可以作爲“我將無我,不負人民”最好的註腳。

  這短短八字,簡潔有力,如何翻譯成英文,也成爲業內學者專家熱議的話題。

  I am ready to give up the self to serve the people。

  公衆號“阿則外”的作者王巍建議將其翻譯爲:

  ► I am ready to give up the self to serve the people。

  王巍認爲,“無我”中的“我”,是一個抽象的概念,相當於英語中的“self”。

  在正式語境和書面文章中,self通常有兩種含義。

  一方面,self指的是自己作爲個體,與其它人的區別、特點,也就是自己獨特的性格、個性。

  另一方面,self還可以指相對於別人,自己的幸福、利益、福祉,例如:

  She didn‘t do it for any reason of self。

  她這樣做,並非是爲了給自己爭取個人利益。

  “無我”中的“我”,與self的第二種含義最爲接近,所指的是,“公”和“私”的關係,“我”和“集體、他人”的關係。

  再來看看“無我”中的“無”,王巍認爲這個文言用法,相當於現代漢語中的“捨棄、放棄”,形式接近動詞。

  因此,把“無”翻譯成英語中的give up或其它同義的詞語,似乎更接近本意。

  “不負人民”指的是無私無畏地謀事爲民,不辜負人民的期待與信任。

  把“不負人民”翻譯成英語to serve the people,失去了中文原文中“不”和“負”雙重否定的修辭色彩。

  但這樣翻譯的好處是:採用直接陳述的形式、避免了含糊曲折,更加清楚明瞭。

  此外,“我將無我”中的“將”採用be ready / prepared to… 的說法,能夠表達一種“意願、決心”,比“will”更能體現原話的語氣。

  With no view to selfish gains, I will work hard to deserve people‘s trust。

  公衆號“外宣微記”的文刀君在斟酌此句翻譯時,借鑑了林語堂對《道德經》中一句話的譯法。

  林語堂將“非以其無私邪?故能成其私”譯爲:

  Is it not because he does not live for Self that his Self is realized?

  意思是:聖人正是以其無私的心態,反而成就了他自己。

林語堂林語堂

  文刀君提供了三種譯法:

  ► With no view to my Self, I will work hard to deserve people‘s trust。

  ► With no view to selfish ends/gains, I will work hard to deserve people‘s trust。

  ► I will never seek my own good, but the good of the people。

  雙語君(微信ID:Chinadaily_Mobile)就這三句譯文采訪了中國日報外籍專家Jocelyn Eikenburg,她認爲,對於不懂中文的外國讀者來說,“with no view to my Self”含義稍顯模糊,不易理解。

  而“I will work hard to deserve people‘s trust”似乎改爲“I will work hard to earn the people’s trust”在邏輯上會更爲通順,但距離中文原文的含義又差了一些。

  第三句,跳出了中文原文的邏輯,反而更加符合西方人的思維習慣,Jocelyn很喜歡這句簡潔流暢的譯文。

  I will put aside my own well-being for the good of my people。

  英國巴斯大學口筆譯專業課程導師、歐盟簽約譯員Miguel Fialho給出了一種譯法:

  ► I will put aside my own well-being for the good of my people。

  這句譯文也跳出了原文的句式,並將“無我”的含義具體化,翻譯爲“put aside my own well-being”(拋開個人安樂),“不負人民”則乾脆意譯爲“ for the good of my people”(爲了人民的福祉)。

  Selfless shall I be for no failure of public expectations。

  中國日報資深記者張隕璧也貢獻了一版翻譯:

  ► Selfless shall I be for no failure of public expectations。

  他將“我無”簡單處理爲“selfless”,並採用倒裝修辭的方式,從而更貼近原文的古文韻味。

  “不負人民”則忠實地翻譯爲“no failure of public expectations”。

  I will devote all my life to the people。

  北京外國語大學英語學院教師王海若認爲,類似這樣中文形式上帶有美感的語言,在翻譯之中做到“信達雅”,難度不小。

  但英文譯文與中文原文在“形式”上的對應,是否能讓外國讀者感受到同樣的美感,還有待進一步研究。

  王海若認爲,從口譯的角度上來看,對於這句話的理解不能脫離上下文。“我願意做到一個‘無我’的狀態,爲中國的發展奉獻自己”是主席對“我將無我,不負人民”這句話的解釋。

  所以,她給出了這一翻譯:

  ► I will devote all my life to the cause of the people。

  王海若認爲“不負”可以考慮使用反譯的方法,翻譯成爲“爲了人民的事業奮鬥”。

  外籍專家Jocelyn認爲,在這種譯法中,“the cause of the people”如改成“the cause of serving the people”,語意會更爲完整,或者也可簡單處理爲:

  I will devote all my life to the people。

  針對以上所有譯文,雙語君採訪了幾位外專,他們最喜歡的是巴斯大學Miguel Fialho的譯文:

  ► I will put aside my own well-being for the good of my people。

  外專們普遍認爲此句譯文一氣呵成、語意清晰、邏輯通順、句式簡潔,讀來振奮人心。

  從這一反饋中,我們也可以看出英文思維和中文思維的不同。

  翻譯時,中文抽象寫意的概念通常需要轉換爲意義明確的英文,才容易被外國讀者所理解。

  在這一過程中,總不免流失中文的留白與韻味。翻譯要達到信達雅、形美和意美兼備,確實是一個巨大的挑戰。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