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中國核潛艇之父”現身這個特殊的碼頭 全場沸騰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3月15日 04:18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中國核潛艇之父”最新現身這個特殊的碼頭,全場沸騰!

  來源:長安街知事

  近日,一場“快閃”活動亮相大連國家某重點裝備試驗碼頭。半年前,就在這裏,三位科研人員在臺風搶險中不幸犧牲。

  長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注意到,包括“中國核潛艇之父”黃旭華在內,老中青船舶工作者高唱《我和我的祖國》,向英雄致敬,向祖國表白。

  2018年8月20日,颱風“溫比亞”襲擊大連東部海岸,中船重工七六〇研究所碼頭狂風暴雨肆虐,停泊在這裏的國家某重點試驗平臺部分纜樁斷裂,纜繩脫落,安全受到威脅。

  在科研工作者眼中,試驗平臺就像自己的孩子。七六〇研究所副所長黃羣等12人組成搶險隊,衝向碼頭展開搶險救援。就在這時,一個大浪突然而至,將黃羣和同事姜開斌捲入大海。就在大家開展營救之時,又一巨浪將參與救援的孫遜、宋月纔等捲入海中。

  雖經全力施救,黃羣(51歲)、宋月才(61歲)、姜開斌(62歲)仍壯烈犧牲。次月,七六〇研究所抗災搶險英雄羣體獲授“時代楷模”稱號。

黃羣、宋月才、姜開斌(由左至右)黃羣、宋月才、姜開斌(由左至右)

  近日舉行的“快閃”活動中,出現了七六〇研究所抗災搶險英雄羣體代表的身影。其中,孫遜唱出:“我和我的祖國,一刻也不能分割,無論我走到哪裏,都流出一首讚歌。”

  長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注意到,除了上述英雄羣體,國產航母建設者,國家某重點工程建設者、中國工程院院士張金麟,以及“中國核潛艇之父”黃旭華也參與了該活動,並在現場引吭高歌。

  對着現場衆多年輕的面孔,黃旭華字句鏗鏘地說:“我們科技工作者,爲了中華民族的振興、祖國的強盛,不忘初心、牢記使命、默默無聞,把畢生最寶貴的年華和熱血無私地奉獻給國家,嘔心瀝血,鑄就國之重器,無怨無悔、砥礪前進,代代相傳、許身許國。”

  黃旭華的上述話,既是對青年人的寄語,也是自己一生的真實寫照。出生於1926年3月,他經歷了抗日烽火、解放戰爭,面對落後貧窮的祖國,毅然追尋造船造艦抵禦外侮的報國夢。

  1970年12月,中國第一艘核潛艇下水。當這個龐然大物從水中浮起時,黃旭華激動得淚流滿面。1974年8月,核潛艇命名爲“長征一號”,正式入列。“從1965年立項,用了不到十年,我們造出了自己的核潛艇。”黃旭華說。

  爲了工作上的保密,黃旭華整整30年沒有回家。離家時,他剛三十出頭,等到回家見到親人時,已經是六十多歲的白髮老人了。

  直至1987年,長篇報告文學《赫赫而無名的人生》刊發,描寫了中國核潛艇總設計師的人生經歷,一時轟動全國。文章只提到“黃總設計師”,沒有名字。但文中“他的妻子李世英”,讓黃旭華的老母親堅信這就是自己的三兒子。

黃旭華與潛艇黃旭華與潛艇

  雖然已經功成名就,但這位“三兒子”並未停下前進的腳步。1988年4月,中國某新型核潛艇進行首次深潛試驗時,已經64歲的黃旭華毅然決定一試。他深知,核潛艇深潛試驗遭遇事故並不罕見,曾有美艇沉沒,致一百多人全部喪生。

  “我不是充英雄好漢,萬一深潛過程中出現異常現象,我可以及時幫助採取措施。”當到達設計深度時,巨大的水壓使核潛艇艇身多處發出“咔噠”的聲響,驚心動魄。黃旭華沉着應對,掌握了大量第一手數據。

  直到今天,已經90多歲的黃旭華仍然每天8點半到辦公室,整理幾十年工作中積累下的幾堆一米多高的資料,希望把它們留給年輕一代。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