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中國新聞週刊:Facebook爲什麼要模仿微信?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3月13日 22:29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Facebook爲什麼要模仿微信?

  來源:中國新聞週刊

  Copy to China

  已經變成Copy from China

  最近,扎克伯格後悔了,他承認他應該在四年前接受一篇文章的建議。

  而這篇文章的標題是《What Facebook Should Learn from WeChat(Facebook應該向微信學習點什麼)》。

  向微信學習

  上週,Facebook創始人扎克伯格在自己的 Facebook 主頁上發佈一篇博文,宣佈 Facebook 將開展重大戰略轉型——從原本面向廣泛受衆的、開放的社交平臺,轉向更注重通信加密和隱私保護的個人通訊工具和社交網絡平臺。

  《紐約時報》、美聯社、《華爾街日報》等多家媒體均認爲,扎克伯格所描述的願景,已經由騰訊公司旗下社交軟件微信(WeChat)實現。

  顯然,扎克伯格對Facebook未來會借鑑微信的模式毫不避諱。

扎克伯格在臉書主頁上發佈的文章 扎克伯格在臉書主頁上發佈的文章 

  用他自己的話說,“這是一個真正的機會,利用WhatsApp和Messenger作爲基礎,我們想打造一個私密平臺,從信息開始,通過端到端加密讓它變得儘可能安全,然後引入各種私密、親密交流方式,比如羣組、故事、支付、各種商務、分享位置。”

  這不就是微信嗎?

扎克伯格在社交媒體上的迴應扎克伯格在社交媒體上的迴應

  Facebook爲什麼要模仿微信?

  估值4906.58億,全球用戶15.2 億,每月有 27 億人使用公司旗下的應用,年營收超百億美元,Facebook無疑是當今世界規模最大、最賺錢的公司之一。

  但這臺賺錢機器也不是沒有問題,而且憂心忡忡。

  首先,Facebook的商業模式過於單一。儘管Facebook 上一季度的收入超出分析師預期,但過度依賴於廣告,商業模式單調的問題一直存在。

  據Facebook 2018年第四季度財報,該季度營收爲169.14億,其中廣告營收166.4億美元,佔比高達93%。從Facebook歷年來的營收表中也不難發現,廣告收入一直是Facebook的最主要盈利來源,其他收入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廣告(深色)是Facebook公司的主要盈利來源  圖源:2018年1季度財報廣告(深色)是Facebook公司的主要盈利來源  圖源:2018年1季度財報

  其次,爲了維持廣告收入,Facebook需要大量用戶數據來進行精準投放,因此不可避免觸碰用戶隱私,引起公衆反彈。

  2018年3月,Facebook就曝出了信息泄漏醜聞,扎克伯格爲此經歷了10小時的國會聽證、一年多的媒體棒殺。這也讓扎克伯格不得不重新審視Facebook的定位和未來,坐擁11億月度活躍用戶的微信向Facebook展示了另外一種可能——移動支付、電子商務、金融服務、小程序服務平臺以及廣告多種盈利模式並行。

  “如果不改變,Facebook只會被看作是一家有竊取用戶隱私嫌疑的廣告公司。而微信卻集移動支付、互聯網金融、小程序生態、廣告的生態圈。其盈利模式也不僅限於遊戲、廣告,還囊括了金融服務、本地服務和其他更多可能性。”某業內人士告訴週刊君。

  “Facebook學習微信,媒體關注點都聚焦在微信的商業模式,這可能也是Facebook真正想改變的。”在資深互聯網分析師洪波看來,微信真正的優勢絕不僅在於商業模式,還在於對用戶的深度捆綁。

  Facebook收購了一系列社交媒體相關公司,其中不乏WhatsApp、Instagram這種高流量的APP,但整體沒有形成像微信小程序的閉合生態,用戶的注意力是分散的。

  前不久某網友曬出的一張手機使用狀況顯示,一週內該網友使用微信25小時33分鐘,其他所有APP加起來不足4小時,微信佔用了用戶的絕大多數時間,這也是Facebook望塵莫及的。

  從Copy to China 到Copy from China

  十五年前,開心網、人人網等衆多高度借鑑Facebook的互聯網社交公司,曾在國內掀起一陣互聯網社交潮。誰能想到十幾年後,這家曾經被無數家中國公司看作是目標的商業巨擎——Facebook正在向微信看齊。

  “Copy to China 已經變成了 Copy from China。”創新工場合夥人李開復這樣說。

  很長一段時間以來,中國的互聯網公司在面對投資人和媒體時,非常喜歡講一個在美國已經成功上市的相似案例,來解釋自己正在做的事,讓自己的故事更有說服力。

  比如早期的58同城和趕集網被看作是“中國版Craigslist”,京東赴美上市時是“中國的亞馬遜”,優酷被稱之爲“中國的 YouTube”,滴滴則被看作是“中國的Uber”。

  就連曾經的中國互聯網之父張朝陽,在創業前夕與雅虎(Yahoo)楊致遠面談後,將搜狐的名字定爲Sohoo,後來改成Sohu,才降低了兩家公司的關聯性。

  1987年中國第一封互聯網郵件發出以來,中國經歷了30多年的互聯網快速發展時代,包括互聯網、移動互聯網、O2O、人工智能等。雖然具備非常強的學習能力,但是一直被外界斷定沒有創新能力,只會山寨,“Copy to China”的說法不絕於耳。

  但是情況正在悄然改變。

  “現在國外越來越多的產品開始汲取中國的特色和靈感。”美國一家科技媒體報道說。“在逆轉的過程中,我們看到的是一次次借鑑和抄襲,其背後實際上是一場場技術較量和市場博弈。”

  2008年12月28日,彼時還是Facebook追隨者的王興就曾在飯否記錄下“支付寶alipay的alexa排名超過paypal了。”那時一家中國公司的網頁流量超越同領域美國公司還是一件讓人驚訝的事。

  現在,中國互聯網產品以及公司稱霸國際早已不是新話題了。

  以移動支付爲例,支付寶、微信支付早已深入街頭巷尾的每一個商業應用場景,商場、酒店、購物中心、小賣部、煎餅攤兒,等等。而歐洲和美國還在使用信用卡、Apple Pay和PayPal,前者還是上個世紀的產物,而後者受限於終端和場景,使用起來的遠遠不如支付寶、微信方便。

  2017年,蘋果在WWDC全球開發者大會上宣佈,在iMessage中加入個人轉賬功能,實現個體對個體的Apple Pay支付,這一改變也比微信支付晚了好幾年。

  “源自中國的獨特商業模式,一些已經在西方和新興市場流行開來。”GGV capital的管理合夥人Hans Tung曾表示。GGV的投資的美國公司電動滑板車Lime Bike,就是結合美國本土需求,借鑑了中國的共享單車模式。

  根據2018年的《China Internet Report(中國互聯網報告)》,中國擁有14億人口,擁有7.72億互聯網用戶,是世界上最大的網絡社區。由此帶來的巨大潛在商機,催生出一大批新興互聯網創業公司,之前的BAT,現在的TMD……而且這個陣營還在不斷擴大。

  “但是,目前中國更多的是應用創新、商業模式創新,而不是技術創新。真正的技術創新還需要時間積累。”洪波告訴週刊君。

  參考資料:

  《AI未來》李開復

  《Facebook抄襲微信,這又不是第一次 !》創新工場

  《China Internet Report(中國互聯網報告)》

  文:《中國新聞週刊》新媒體記者 劉娜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