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兩名75後空中戰將獲晉升 都曾奪得空軍“金頭盔”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2月01日 01:48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75後”空中戰將獲晉升,走上重要戰鬥崗位

  來源:長安街知事

  中國空軍網報道,中央宣傳部授予“時代楷模”稱號的空軍“王牌旅長”郝井文,近日出任空軍某空防基地副司令員;空軍特級飛行員許利強,近日由航空兵某旅旅長提升爲空軍某空防基地參謀長。

  長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發現,兩位空中戰將同爲“75後”,都曾奪得空軍“金頭盔”。

 空軍某空防基地副司令員  郝井文 空軍某空防基地副司令員  郝井文

  1月,中共中央機關刊《求是》剛剛發表了空軍司令丁來杭、政委於忠福的署名文章《新時代強軍報國的奮鬥者追夢人——空軍航空兵某旅旅長郝井文的強軍信念和家國情懷》。

  戰役方向空軍作戰指揮中樞

  長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注意到,近日郝井文、許利強履新的空軍空防基地,是此次軍改中新組建的單位,也是空軍部隊的作戰主體,直接指揮航空兵旅,扮演戰役方向空軍作戰指揮中樞的角色。

  2017年12月,空軍“紅劍2017”體系作戰演習在西北大漠打響。據央廣網報道,空軍深化改革新組建的兩個空防基地直接指揮航空兵旅,背靠背開展戰役對抗,多個兵種、機種協同作戰,指揮層級在減少,作戰效能在提高。

  導演部主任鬱雲飛介紹:“軍改以後,未來的空防基地將成爲空軍部隊的作戰主體,他們的指揮班子的訓練、戰役指揮員的訓練將成了紅劍演習訓練的重點。”

  此次軍改中,空軍實行了“基地-旅”體制。據中國軍視網報道,“紅劍-2017”是十九大之後空軍首次組織的基地間體系對抗,打破過去戰區空軍指揮班子帶部隊對抗的做法,全面檢驗深化改革後“基地-旅”體制下部隊的組織指揮作戰能力,是對新體制下區域空防基地職能使命拓展後的一次實踐探索。

  而在2018年5月的“紅劍-2018”體系對抗演習”中,空防基地的定位更加明確——戰役方向空軍作戰指揮中樞。

  據中國軍網報道,此次演習空軍兩個空防基地分別扮演紅藍雙方,其配屬的殲擊機、預警機、偵察機等多種型號的近百架戰機和雷達、地空導彈等多個兵種數十支作戰力量,大多是在全空軍範圍內臨時抽組的,目的就是探索空防基地作爲戰役方向空軍作戰指揮中樞的指揮決策能力。

  戰鬥機就是他手中的劍

  郝井文是中國空軍殲擊機首次飛越對馬海峽的編隊長機、空軍首屆對抗空戰比武“金頭盔”飛行員、全軍愛軍精武標兵,他帶領部隊出色完成釣魚島空中維權、東海防空識別區常態化管控和前出西太、飛越島鏈等重大任務,在維護國家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上作出重要貢獻。

  2018年12月29日,中宣部授予郝井文“時代楷模”稱號,而許多官兵如此評價自己的旅長——“戰鬥機就是他手中的劍。”

  “在我們旅有這樣一個傳統,就是打仗旅長帶着上。”郝井文曾說。多年來,郝井文在重大任務面前總是“第一個上”:飛第一個架次;打第一枚實彈;駕駛戰機突破加油高度極限,首次實施高空加油;飛越宮古海峽、對馬海峽打頭陣當先鋒……

  “情況不明,旅長先行。”2015年盛夏,海訓轉場當天,機場附近出現大量雷暴雲,並向機場上空快速移動……

  “我先上去看看情況。”郝井文駕駛戰機第一個衝上雲霄觀察天氣走向。他發現天氣雖然已到邊緣條件,但還有起飛“窗口”,他立即通報情況:空中有云縫,抓緊定下轉場決心!

  指揮員一聲令下,10多架戰機快速跟進起飛。當最後一架戰機消失在茫茫雲海的那一刻,機場電閃雷鳴、大雨傾盆。

  “這種自然天氣難道就不作戰了?我們的部隊就得這麼帶!”回憶起那次有些驚險的轉場,郝井文如此說。

  在官兵的眼裏,郝旅長就是一個見任務就搶、見第一就奪的硬漢子,他時時給大家灌輸一個理念:凡事不拿第一就是輸。

  然而,郝井文也嘗過“滑鐵盧”的滋味。2008年深秋的一場實兵演習中,他所在部隊的實彈打靶敗北,而兄弟部隊則將導彈直接打進了僅有導彈翼展3倍的目標內,一劍封喉!

  此次失利,郝井文所在部隊將兄弟部隊準確擊中靶標的影像製成浮雕,掛在空勤樓入口處警示大家:“這就是目標!”

  截至2018年,郝井文帶領部隊6次奪得空軍實戰化軍事訓練比武競賽團體第一,10人次奪得“金頭盔”,6人次獲得“金飛鏢”,數量居全空軍之首。

 空軍某空防基地參謀長  許利強 空軍某空防基地參謀長  許利強

  近期升任空軍某空防基地參謀長的許利強,個人兩獲空軍“金頭盔”,2016年、2018年帶領團隊在空軍對抗空戰比武中奪得團體最高榮譽“天鷹杯”,全軍少有。

  入伍已經24年的許利強,先後飛過多種機型,執行過數十次重大任務,榮立二等功2次,三等功4次。他面若書生、文質彬彬,但是說起飛行訓練、空戰對抗,就兩眼放光:“只要飛上藍天,自己和戰機就是一個融合體,要做藍天上最狡猾的獵手。”

  據悉,空軍黨委選人用人向備戰打仗聚焦,多名像郝井文、許利強這樣的優秀指揮員、精英飛行員走向新的戰鬥崗位,匯聚起矢志備戰打仗、建功祖國空天的正能量。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