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沒評上院士的屠呦呦 卻拿了比肩愛因斯坦世紀大獎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1月29日 02:11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沒評上院士的屠呦呦,卻拿了這個世紀大獎!比肩居里夫人、愛因斯坦,秒贊!

  來源:環球人物

  “我是搞研究的,只想老老實實做學問,把自己的事情做好,把課題做好,沒有心思也沒有時間想別的。”

  作者:《環球人物》記者

  路琰  李靜濤  朱東君  二水

  今年89歲的屠呦呦,沒想過這輩子能與愛因斯坦、居里夫人等人被共同提名。

  本月初,英國BBC新聞網新版塊“偶像(ICON)”欄目發起了“20世紀最偉大人物”評選,旨在選出對人類當前生活影響最大的傑出人物。

  在14日公佈的“科學家篇”名單中,出現了中國首位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得主屠呦呦的名字,與她一起入圍的還有居里夫人、愛因斯坦以及數學家艾倫·圖靈。

△“20世紀最偉大人物”科學篇候選人。△“20世紀最偉大人物”科學篇候選人。

  值得注意的是,屠呦呦是科學家領域唯一在世的候選人,也是所有28位候選人中唯一的亞洲人。

  BBC列出了她入選的三大理由:艱難時刻仍秉持科學理想,砥礪前行亦不忘回望過去,她的成就跨越了東方和西方。

  雖然目前四位科學家中,得票數最多的爲艾倫·圖靈,但無論最終投票結果如何,屠呦呦對全世界的貢獻毋庸置疑。

  40多年前,她在“文革”中埋首實驗室;40多年來,“出國熱”“博士熱”“院士熱”“SCI(美國《科學引文索引》的縮寫,是科技文獻檢索系統,其收入量是中國科學界重要的評定依據)熱”裏都沒有她。如今,青蒿素這份來自特殊年代的禮物,循着特殊的路徑,把屠呦呦帶入了世界的殿堂。

  代號“523”

  2011年,多年從事中西藥結合研究的中國藥學家屠呦呦,獲得被視爲諾貝爾獎風向標的拉斯克醫學獎,獲獎理由是發現青蒿素。4年後,屠呦呦真的摘得諾貝爾獎,成爲中國大陸第一個自然科學領域的諾獎得主,也是中國諾獎獲得者中唯一的女性。

  自1969年正式接觸抗瘧藥至今,50年的歲月中,屠呦呦的名字一直和青蒿素連在一起。

  1965年,越美交戰,雙方士兵備受瘧疾折磨,裝備落後的越共軍隊更是苦不堪言。當時越南共產黨向中國求援,希望中國幫助他們研製抗瘧藥物。爲了支援越南,也爲了消除中國南方存在的瘧疾疫情,毛澤東和周恩來親自指示,以軍工項目的名義緊急啓動抗瘧新藥的研發。1967年5月23日,國家科委和解放軍總後勤部等部門召開了“瘧疾防治藥物研究工作協作會議”,制定了研究計劃。爲了保密,就以“523”作爲任務的代名詞。

  一年多過去,因爲研究團隊內部缺乏專業精英人才,“523”任務進展並不順利。1969年初,“523”任務的負責人來到中醫研究院(現中醫科學院),希望能得到科研支持,當時39歲的屠呦呦作爲院裏的骨幹也參加了會談。中醫研究院在接受任務後,很快成立了課題組,並任命屠呦呦爲科研組長。

△屠呦呦(左)工作照片△屠呦呦(左)工作照片

  成功,在190次失敗之後

  其實早在“523”成立之前,國內其它科研機構已篩選了4萬多種抗瘧疾的化合物和中草藥,都沒能有令人滿意的發現。

  屠呦呦決定,首先系統地整理歷代醫籍。她四處走訪老中醫,專門整理出了一本包含640多種草藥的《抗瘧單驗方集》,其中就有後來提煉出青蒿素的青蒿。不過,在第一輪的藥物篩選和實驗中,青蒿提取物對瘧疾的抑制率只有68%,還不及胡椒有效果。在其它科研單位彙集到“523”辦公室的資料裏,青蒿的效果也不是最好的。在第二輪的藥物篩選和實驗中,青蒿的抗瘧效果一度甚至只有12%。因此,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裏,青蒿並沒有引起大家的重視。

  但屠呦呦心有不甘。她重新把古代文獻搬了出來,一本一本地細細翻查。有一天,在翻閱東晉葛洪《肘後備急方·治寒熱諸瘧方》時,其中的幾句話吸引住了屠呦呦的目光:“青蒿一握,以水二升漬,絞取汁,盡服之。”爲什麼這和中藥常用的煎熬法不同?

△葛洪《肘後備急方》中對青蒿抗瘧的記載(摘自屠呦呦的諾貝爾獎演講)。△葛洪《肘後備急方》中對青蒿抗瘧的記載(摘自屠呦呦的諾貝爾獎演講)。

  原來古法裏面用的是青蒿鮮汁,而溫度更是提取青蒿的關鍵所在。“溫度!這兩者的差別是溫度!很有可能在高溫的情況下,青蒿的有效成分就被破壞掉了。如此說來,以前進行實驗的方法都錯了。”屠呦呦立即改用沸點較低的乙醚進行實驗,她在60攝氏度下製取青蒿提取物。“1971年10月4日,那是第191號樣品。”

  1972年,屠呦呦在抗瘧藥研究內部會議上報告了她的研究成果。後來,屠呦呦和她的同事們將其命名爲“青蒿素”。著名醫學家、諾貝爾獎得主戈爾斯坦曾說,“發現和發明是生物醫學進步的兩條不同路徑”。青蒿素誕生,屠呦呦完成了發現,下一步便要着手發明,也就是將青蒿素用於臨牀試驗,轉化爲治療瘧疾的有效藥物。

  爲了幫助臨牀實驗,工作人員首先要製備大量的青蒿素。他們買來7個盛水大缸當提取鍋使用,所有工作人員都要三班倒,週末也不休息。屠呦呦因爲每天要接觸大量乙醚,身體的多個系統都受到了損傷。當時正值中醫研究院初創期,條件艱苦,實驗室連基本通風設施都沒有,研究人員只能戴個無法防禦有毒物質的棉紗口罩。屠呦呦一天工作下來時常頭暈眼漲,還因此得了中毒性肝炎,可她依然不肯放棄試驗。

△屠呦呦工作照片△屠呦呦工作照片

  屠呦呦想着儘快驗證青蒿素對人體的藥性和副作用,還和科研團隊成員們以身試藥。因爲之前在個別動物的病理切片中,提取物出現了疑似的毒副作用,有人認爲必須對提取物進行反覆試驗,確保無毒後才能上臨牀。屠呦呦聽聞後,主動要求自己試藥,並且後果自負;獲得領導同意後,她和課題組的另外兩位同事一同在自己身上做起了試驗,最終三人都無大礙。他們還發現比起片劑,青蒿素原粉直接裝膠囊的形式更有效果。

  終於在1986年,青蒿素通過了新藥審批。這顆拯救了人類的藍色小藥片,更被非洲人民稱作是“來自東方的神藥”!

△中國抗瘧藥物——科泰復△中國抗瘧藥物——科泰復

  “呦呦鹿鳴,食野之蒿”

  其實,早在出生之時,屠呦呦就已與青蒿結下不解之緣。

  屠呦呦的故鄉在浙江寧波。在3個哥哥之後出生的她,是家中唯一的女孩,更是家裏的掌上明珠。早在1930年12月30日,父親以《詩經》中“呦呦鹿鳴,食野之蒿”爲其取名。

  她的父親是一名銀行職員,但工作並不穩定,靠出租祖輩遺留的房產作爲主要經濟來源。父親很重視教育,上世紀30年代末,屠呦呦到了該讀書的年紀,雖逢時局動盪,卻依然接受了完整的教育。屠家樓頂有個擺滿各類古典醫書的小閣間,這裏是屠呦呦童年時的閱覽室:《黃帝內經》《神農本草經》《傷寒雜病論》《千金方》《四部醫典》《本草綱目》《溫熱論》《臨症指南醫案》……雖然讀得磕磕絆絆,但這裏成了她醫學夢想萌發的搖籃。

△少女時代的屠呦呦△少女時代的屠呦呦

  1945年,屠呦呦入讀寧波私立甬江女中初中。次年一場災難降臨,她不幸染上肺結核,被迫暫停了學業。那時得上這個病,能活下來就已經很不容易了。經過兩年多的治療調理,她終於好轉並繼續學業。也就是在這時,屠呦呦對醫學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1951年春,屠呦呦高中畢業,考入北京醫學院,選擇了一個在當時比較冷門的專業——生物藥學。她覺得這個專業可以接近具有悠久歷史的中醫藥領域,又符合自己的志趣和理想。大學期間,屠呦呦學習非常勤奮,在大課上表現優異,後來在實習期間跟隨生藥學家樓之岑學習。在專業課程中,她對植物化學、本草學和植物分類學有着極大的興趣。1955年,屠呦呦大學畢業,被分配到衛生部直屬的中醫研究院工作。

△20世紀50年代,在中醫研究院中藥研究所任實習研究員的屠呦呦與老師樓之岑(左)一起研究中藥。△20世紀50年代,在中醫研究院中藥研究所任實習研究員的屠呦呦與老師樓之岑(左)一起研究中藥。

  “三無科學家”

  在中醫研究院,屠呦呦一待就是六十餘載。

  由於沒有博士學位、留洋背景和院士頭銜,屠呦呦被媒體報道爲“三無科學家”。她曾4次申報院士,但都沒有成功。外界普遍認爲,這與青蒿素的發現多年來被強調是集體成果有關。“任何一個發現青蒿素的人想評院士,就會遭到參與項目的其他人反對。所以與青蒿素有關的科研人員都沒有評上院士。”一位知情人士透露。早在屠呦呦獲得科技部科技進步二等獎時,就有人專門到科技部投訴,認爲屠呦呦“將成績獨佔”,還專門指出她在引用別人論文的時候只寫前三個人,後面用“等”代替了,認爲“這明顯是抹殺他人的勞動成果”。

  “好在屠呦呦秉性堅強,對院士評選一事並無多言。她雖然不是院士,但是作爲一個純粹的科學家,她將自己的一生都奉獻給了青蒿素事業。”上述知情人士說。

  在屠呦呦的家中,獎盃和證書數不勝數,但在生活中,屠呦呦被同事們評價爲“爲人低調,而且是長期低調”。

  寧波市科技系統曾經拿到一張屠呦呦的名片,整張名片有大片的空白,上面的內容也很簡單:單位、姓名、職務、地址和電話。她曾和身邊人說:“我是搞研究的,只想老老實實做學問,把自己的事情做好,把課題做好,沒有心思也沒有時間想別的。我這把年紀了,身體又不太好,從來沒有想過去國外,更沒想到要得什麼獎。”

  2017年1月9日,屠呦呦獲得2016年度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這也是該獎設立17年來首次授予女科學家。 2018年12月18日,黨中央、國務院授予屠呦呦同志改革先鋒稱號,頒授改革先鋒獎章。

△習近平爲屠呦呦頒發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習近平爲屠呦呦頒發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

  衆多獎項的背後,是屠呦呦犧牲小我,對中國醫藥事業的無私奉獻。爲了一門心思放在科研上,她甚至將4歲的大女兒送到別人家寄住,把尚在襁褓中的小女兒送回了寧波老家。

  今年年初,屠呦呦在採訪時曾說,“榮譽越多,責任越大,我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在中國,像屠呦呦這樣的老一代科學家還有很多,他們抵得住誘惑、耐得住寂寞、坐得住冷板凳,潛心研究、攻堅克難勇擔當,實屬不易。在他們的身上,不僅有熠熠生輝的科學成就,更有打動人心的人格魅力,這樣的科學家堪稱“國寶”,值得我們代代致敬。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