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假裝在美國的特殊紅通 離奇逃亡之路曝光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1月15日 01:17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假裝在美國的特殊紅通,離奇逃亡之路曝光

  來源:長安街知事

  在百人紅通名單之中,有這樣一位特殊的逃犯:他故佈疑陣,設法從美國寄回信件,讓追逃人員誤以爲他已經外逃,其實本人卻在國內四處藏匿。沒想到因爲上了紅通名單,聰明反被聰明誤,最終加速了自身的歸案。

  他就是廣州市花都區政協原主席王雁威,因涉嫌嚴重經濟違紀,於2013年被立案偵查,提前察覺到風聲的他,立刻逃遁了。

  昨晚,專題片《紅色通緝》最後一集《築壩》播出,王雁威“壓軸”登場。從確定他的行蹤,到最終抓捕歸案,對王雁威的追逃歷程,堪稱曲折離奇。

  王雁威,“百名紅通人員”第97號,廣州市花都區政協原主席,涉嫌受賄罪,2013年6月,他和妻子兩人忽然一起失蹤。不久之後,廣州市委、花都區委收到了一封署名王雁威,從美國寄來的信。

  經鑑定,這封信是王雁威親筆所寫,信上說,“本人因身體病痛攜妻前往美國醫治,並需很長時間才能康復而不能回國參加工作,爲此,特向組織請求辭去所有職務。”

  信確實是從美國寄來的,但王雁威是否真的在美國,追逃人員感到有疑問。

  廣州市紀委監委工作人員董新良說,查找他的出入境信息發現,他並沒有從正規的出入境場所出入過,不是偷渡境外,就是仍然還留在國內,在某個地方躲藏起來了。

  隨後,工作組對王雁威夫婦採取防逃措施,凍結了他的國內財產。同時,工作組在境內外多方調查,過了一段時間發現,這封信是王雁威有意爲之。

  董新良說,追逃人員將一名與王雁威關係密切的人抓捕歸案,後者交代:王雁威“跑路”之前就把這封寫好的信交給他,並讓他託朋友去美國,再把信郵寄回國內,目的就是故佈疑陣讓紀委以爲他已經跑到美國。

  此後很長一段時間,王雁威一直銷聲匿跡,無法找到任何相關線索。大約一年後,又有人從加拿大打來了一個舉報電話,稱在溫哥華喝早茶的時候看到過王雁威。

  王雁威到底是在國外還是國內,一直難以確定。他失蹤兩年後的2015年4月,“百名紅通”名單公佈,將他列入其中。很快,王雁威本人就看到了這條消息。在名單上看到自己照片的瞬間,他深感懊悔當年寫信說自己在美國。

  “自作聰明,沒有那張紙,我也上不了紅通,紅通是對國外的,力度強度那麼大,你還搞一張紙自己說出國了,那不是自己給自己施加壓力。”在鏡頭前,王雁威十分“懊悔”。

  本想轉移視線,結果卻是作繭自縛。被列入“百名紅通”後,對王雁威的偵查力度不同尋常,最終使得他蹤跡暴露。他在國內三年的逃亡之路,和最終被發現和抓捕的過程,是一個相當曲折的故事。

  2013年案發後,王雁威先是找到了一名自己在項目上“照顧”過的商人徐某,在他的一處房子裏躲藏。但徐某擔心被連累,十多天後,他讓一個叫畢文祥的手下,去王雁威藏身的地方趕他們走。

  但畢文祥覺得王雁威曾經是有權的人,說不定日後會有利用價值,於是同意幫王雁威逃亡。他和一名司機開車帶着王雁威夫婦,一行四人先到內蒙,再到湖南,再到貴州、雲南,又轉頭開到遼寧,在每個地方住上一段時間,就換一個地方。

  就這樣,在全國各地奔逃了近一年,不僅顛沛流離,擔驚受怕,而且出逃匆忙,帶出來的錢不多,王雁威決定回到廣州躲藏。他幻想着:只要不出門,在花都跟在內蒙,是一個道理。

  回廣州後,畢文祥在附近農村找了戶人家安排他們躲藏。躲在別人家裏不幹活兒,主人臉色也不好看,王雁威的妻子徐偉華只好跟着幹起了農活兒。“做飯,一千多斤的玉米我一個人扒,還給人家曬花生、種地什麼的,那時候特別特別地難熬。”徐偉華說。

  回廣州後,畢文祥打聽到王雁威的事兒比他想象的要嚴重,便告訴王雁威自己要退出了,於是找來了王雁威原來的司機謝偉志,後者下海經商後多得王雁威“關照”。畢文祥找到他之後,他同意接手。

  謝偉志安排王雁威在花都區邊緣一個小區繼續躲藏。這套房子屬於一個叫畢潘全的商人,是謝偉志的朋友,原來也和王雁威打過交道。在這套位於22樓的單元房裏,王雁威夫婦從2014年10月一直躲到2016年6月。這一年多時間他們連樓也沒下過,生病也不敢去看,都是在家裏熬過去。

  “可能在監獄待得還比那裏好,監獄可能時不時還能出來走動一下。很想見自己的親人,見自己的孩子,就是見不着。離花都那麼近,你都沒辦法回家,那種感受沒有人能夠理解。”徐偉華說。

  王雁威夫婦有一個獨生女兒王靜瑤,在廣州花都區經商,出逃兩年多,夫妻倆和女兒沒見過面,甚至沒有聯繫過。在畢潘全家住了一段時間後,畢潘全提出帶王靜瑤來見見他們,王雁威夫婦雖然怕連累女兒,但難以抵擋強烈的想念,於是同意了。

  見到女兒,王雁威一家三口抱頭痛哭。但他們沒想到,畢潘全之所以讓他們和女兒見面,背後有別的想法。過了不久,畢潘全開口說生意有困難,他和謝偉志先後找到王雁威女兒“借錢”,兩人總共拿走600多萬元。名義上是借,但實際上是什麼意思雙方都清楚。

  紅通名單公佈之後,廣東省追逃辦將王雁威案作爲重中之重,成立專門工作組,經深入調查,發現王雁威涉嫌家族式貪腐,女兒王靜瑤等親屬都曾利用他的職權謀取私利。2016年6月,工作組依法拘捕了王靜瑤等人。

  根據王靜瑤的供述,他們很快鎖定了畢潘全。然而,當工作組趕到王雁威躲藏的小區抓捕時,只當場抓獲了畢潘全。原來,謝偉志聽說了王靜瑤被拘捕的消息,立即將王雁威轉移到了別處。

  工作組很快又抓捕了謝偉志,得知王雁威藏在清遠源潭鎮大山裏的一戶農家中,工作組當即趕往抓捕,王雁威三年逃亡路,在這裏終於走到了盡頭。

  “說實話現在自己要面臨要坐牢,但是我覺得比走結果更好。跑掉又怎麼樣,你還是苦不堪言。那個日子比現在要苦得多。”王雁威“解脫”了。

  2018年1月,王雁威涉嫌受賄一案在佛山中院一審開庭審理。據指控,在1996年至2013年間,王雁威非法夥同妻女收受他人財物摺合人民幣約3571萬餘元。此外,他還被指與花都區內的21名官員有“買官賣官”的行爲。案件未當庭宣判。

  雷霆反腐,雖遠必追,《紅色通緝》紀錄片昨晚收官。

  黨的十八大以來,追逃不止,防逃不懈,讓過去腐敗分子一逃了之的現象不再出現,涉嫌違紀違法黨員幹部外逃勢頭得到了有效遏制。近幾年,新增外逃國家工作人員從2014年的101人,降至2015年31人、2016年19人,2017年爲4人。

  國際追逃追贓的“提速換擋”,將防逃工作擺在了更高的位置。這無異於給幻想外逃脫罪的腐敗分子再次警告,即使跑出去再久再遠也會有人一管到底,即使謀劃再精心縝密也不可能輕易逃脫。

  從2015年起,短短几年時間,伴隨聲勢浩大的“天網”行動,一大批腐敗分子被引渡、遣返、勸返、抓獲,一大批違紀違法所得被收繳國庫。然而,成績的背後是艱辛曲折的努力。正如片中所說:如果能防患於未然,築起防逃的堤壩,將腐敗分子及時擋在國門之內,纔是上策。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