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給總司令當過勤務兵的老人去世 省委書記三鞠躬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1月14日 04:13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給總司令當過勤務兵的老人去世,省委書記三鞠躬

  來源:長安街知事

  日前,離休老紅軍李光因病醫治無效逝世,享年99歲。1月14日,遺體告別儀式在貴州省遵義市舉行。

  汪洋、陳敏爾、張德江、俞正聲、吳官正以個人名義送花圈,並對其家屬表示慰問。貴州省委書記孫志剛等肅立默哀,向老紅軍的遺體三鞠躬。

  長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注意到,這位老人14歲參加紅軍,經歷了兩萬五千里長徵、抗日戰爭、解放戰爭等。離休後30多年來,他將自己的大部分工資扶困助學,幫助1700多名貧困學生完成求學夢。

 老紅軍李光 老紅軍李光

  省委書記向老紅軍遺體三鞠躬

  李光,1920年8月在遵義出生,1934年12月參加革命,先後擔任八路軍總司令部勤務員、連長、副營長等職,解放戰爭中任一野60軍教導團營長。

  1938年7月、1942年2月,李光榮立二等戰功各一次。1950年10月任遵義軍分區武裝部副部長,1964年9月任市政協副主席,1985年5月離休,今年1月12日去世。

  離休以來的30多年間,一向節儉的老紅軍李光,將自己的大部分工資用來捐資扶困助學,幫助1700多名貧困學生完成求學夢,共捐款60多萬元。從2000年起,他先後被確診患直腸癌、重症胰腺炎、皮膚癌,但只要有需要,就去講革命故事、長征精神,從不推辭。

  李光先後榮獲全國老幹部先進個人、全國關心下一代工作“優秀工作者”、貴州省“優秀共產黨員”、貴州省道德模範等稱號,榮登“中國好人榜”。

 今天上午8時,李光遺體告別儀式將在遵義靈鼎山殯儀館9號廳舉行。 今天上午8時,李光遺體告別儀式將在遵義靈鼎山殯儀館9號廳舉行。
 孫志剛等現場悼念 孫志剛等現場悼念

  孫志剛、劉捷、龍長春等省領導和省軍區政委李輝,在哀樂聲中緩步來到李光同志的遺體前肅立默哀,向李光同志的遺體三鞠躬,並與李光同志親屬一一握手,表示慰問。

  他爲朱德、彭德懷做勤務兵

  1934年12月,中國工農紅軍突破烏江天險抵達遵義,14歲的李光參加了紅軍,打的第一仗就是因悲壯而聞名的“婁山關戰役”。面對敵人,他威武奮戰;面對雪山、草地,他咬牙堅持。

  長征勝利後,李光於1937年調到八路軍總部當勤務班長,先後爲朱德和彭德懷做過勤務兵。

  從長征開始,他隨部隊經歷了強渡烏江、遵義戰役、四渡赤水、百團大戰、渡江戰役等,榮獲三級紅星功勳榮譽勳章、三級解放勳章、三級獨立自由勳章。

  李光曾回憶說,“我給朱老總當過勤務兵,親眼見過他和大家一樣,吃粗糠、野菜,偶爾有點肉都讓給戰士們吃。”記憶中的朱老總笑呵呵地握着他的手:“小鬼,能從遵義走到陝北,不簡單嘛!好好幹,革命勝利了,我們還要建設一個強大的中國。”

  艱苦卓絕的長征路,鑄就了李光的錚錚鐵骨。一次去部隊宣講,說好了下午3時開始,部隊的人沒有準時到,李光很生氣:“作爲一個軍人,怎麼能連時間都不遵守?”講得部隊領導下不了臺。

  大女兒李曉容想勸他,領導拉了一把,說:“大姐,老紅軍說得對。是我們的錯,我們堅決改正。”

  李光當老幹局局長几年,家裏沒有一個人沾上他的光。一次李光生病了,李曉容忙於在醫院照顧,自己也病了。爲了圖方便,就“搭車”多開了12元錢的感冒藥。李光知道了,把女兒吼得面紅耳赤的。

  新中國成立後,朱德同志的女兒朱敏來遵義時還專程拜訪了他。“總司令部每到一個地方住下後,朱德、彭德懷等都會詢問房東的冷暖,幫助老百姓幹活,有時候總司令還拿着掃帚和警衛員、勤務員一起打掃院壩。”在李光的記憶裏,老一輩革命家平易近人,全無官架子,時時事事關心體貼戰士和百姓。

  “摳”工資,每年捐2萬元助學

  李光老人心繫貧困學子是有緣故的,戰爭年代發生的一件事成爲了這位老紅軍的終生之痛。那是他擔任營長時的一次戰鬥,上級在夜間下達了“拂曉前撤退”的命令。文化不高的李光竟不懂“拂曉”含義,偏巧文書也不在,他天亮才集合撤退。由於貽誤時機,部隊被敵人包圍,損失不小。

  離休後,李光開始了他的新長征,把他慈愛的目光投向了那些需要幫助的孩子和青年身上,而且堅持了30多年,人們親切地稱呼他爲“義務園丁”。

  遵義市原人大常委會副主任許樹鬆記憶猶新:1994年,市關工委到一所小學組織活動。李光看到孩子們冬天只穿一條褲子,沒穿襪子,馬上買了100套棉衣發下去。“除了親自把100套棉衣送到學校,他同時捐贈了5000元買紅旗、做課桌。”

  從那以後,李光給自己定下計劃:每年要向貧困學生捐款1萬元,2007年,捐款增加到每年1.5萬元,從2010年起,增至2萬元。

  只有李光的家人才知道,老人是如何用微薄的退休工資中把這些錢一點點“摳”出來的。老人多年來不曾添置一件新衣服,一日三餐或是一碗白米飯加一小碟青菜,或是一碗素面條。

  資助別人大大方方,可對家裏的人卻非常摳門。大兒子李建設說,他們一共有六個姐弟,老二在企業工作,家庭比較困難,父親從來都不會資助一分錢。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