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江蘇過期疫苗被免職人員:檢查過 涉事衛生院沒改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1月11日 04:21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獨家丨江蘇過期疫苗被免職人員:檢查過,涉事衛生院沒聽沒改

  來源:紅星新聞

  近日,江蘇淮安金湖縣過期疫苗事件引發關注。

  “管理混亂、工作失職、監管失靈。”1月9日,金湖縣委常委、宣傳部部長周廣峯發給媒體的事件調查通報中稱,涉事衛生院去年多次被查出“疫苗填寫混亂”,“與系統、出入庫賬本記錄不符”等問題,但未能及時整改。作爲疫苗管理部門的縣疾控中心,“沒有督查整改落實”,以致“過期疫苗”不但沒有上報、上交,仍然繼續使用。

 ▲圖據人民日報 ▲圖據人民日報

  實際上,涉事衛生院並不止金湖縣黎城衛生院一家。據家長反映,查詢到的涉嫌過期的疫苗,還出現在金湖縣人民醫院的接種記錄中,甚至鄉鎮醫院接種記錄中也出現了過期疫苗。

  紅星新聞記者收到家長投訴的過期疫苗,有脊灰、卡介苗、百白破、乙肝、流腦、乙腦等一類免費疫苗,還包括水痘減毒、麻腮風三聯疫苗、Hib等自費疫苗。

  目前,金湖縣疾控中心領導班子及相關科室成員已經全部免職,其中,縣疾控中心一科兩位工作人員被立案調查。

  1月10日,縣疾控中心一位被免職的涉事工作人員在接受紅星新聞採訪時說,對涉事衛生院每年有四次檢查,提出過整改意見,但無法對其處罰,“它是獨立法人機構,我們給他們指出問題,他們不改我們沒有辦法。”

  家長反映2011年就有孩子接種了過期疫苗

  一位龍鳳胎的家長髮現,兒子於2013年3月19日接種的批次爲“201109017-1”的乙腦減毒疫苗,有效期至2013年3月6日,過期近半月;女兒於2012年3月20日接種的“2010080301”水痘減毒疫苗、2012年2月6日接種的“20091207-3”Hib疫苗,接種時均過期一個月。

  “我們孩子所在的小學上次大面積出水痘,很多家長就覺得奇怪,接種了疫苗怎麼還會有水痘,這不就是過期疫苗弄的嗎?”一位家長憤憤不平,“過期疫苗就算不致死,但接種的孩子仍無法抵抗這些疾病!”

  目前,紅星新聞記者瞭解到的最早接種過期疫苗的孩子是在2011年,這批孩子如今已經8歲。其中一位家長於2011年9月26日自費接種了批次爲“20090316”的水痘疫苗,查詢顯示,其已於2010年10月8日過期。

▲有家長反映,接種於2011年9月26日的批次爲“20090316”的水痘疫苗有效截止日期爲2010年10月8日 圖右由家長供圖▲有家長反映,接種於2011年9月26日的批次爲“20090316”的水痘疫苗有效截止日期爲2010年10月8日 圖右由家長供圖

  有家長還發現,孩子在2011年接種的疫苗編號竟然還有以2005、2006開頭的。

▲疫苗本顯示,2011年接種的疫苗編號以2005、2006開頭 家長供圖▲疫苗本顯示,2011年接種的疫苗編號以2005、2006開頭 家長供圖

  根據一位家長提供給紅星新聞記者的疫苗接種本,紅星新聞記者看到,孩子於2011年3月21日、5月2日分別接種了批次爲“2006081411”的脊灰疫苗,但通過阿里健康“疫苗快查”、騰訊“安心計劃”、小程序“接種查詢”三種途徑,均無法查詢到該批次疫苗信息。“脊灰疫苗保質期一般兩年,這樣的話至少過期了三年。”該家長說。

  2019年1月1日,有孩子在防保所接種完脊灰疫苗後,家長看到疫苗本上登記的疫苗批次是“201612158”,該批次疫苗早在2018年12月11日過期。而家長在防保所的電腦上看到的批次是“201703049”,於2019年3月26日到期,按此則未過期。

  還有家長髮現,在防保所檔案中,兒子的性別被錯寫成了“女”,疫苗本與電子檔案17次記錄中有10處不同,其中有幾次接種的疫苗批次及廠家都沒有記錄。“現在我該不該相信這本記錄?該怎麼相信?”該家長說道。

  家長稱在縣人民醫院接種了過期疫苗

  據家長提供的涉嫌過期的疫苗記錄顯示,涉事衛生院並不止金湖縣黎城衛生院一家,過期疫苗還出現在金湖縣人民醫院、縣中醫院的疫苗接種記錄中。

 ▲有家長提供的接種了過期疫苗的本上簽名爲“人醫”“中醫” 家長供圖 ▲有家長提供的接種了過期疫苗的本上簽名爲“人醫”“中醫” 家長供圖

  據一位家長提供的在金湖縣人民醫院進行接種的疫苗本顯示,2013年10月19日,孩子剛出生時接種了 “201110057-2”卡介疫苗、“2010030805”乙肝疫苗。同年11月19日,又接種了 “20100415-5”乙肝疫苗。經查詢,這三針疫苗在接種時均已過期。同時,也有家長髮現,孩子2013年在縣中醫院打的三針乙肝疫苗,查詢結果均爲過期疫苗。

  其他鄉鎮衛生院的情況也不容樂觀。據家長反映,其孩子在銀塗鎮接種了20次疫苗,其中14次接種的批號都存在問題,其中有6次都是過期疫苗,另外2次接種都沒有登記疫苗批次,6次接種連疫苗批次都查詢不到。還有一位女士反映,孩子在金湖縣唐港鎮衛生院接種了過期疫苗。

  據金湖縣政府官網介紹,2017年,以鎮爲單位,卡介苗、百白破、麻風基礎、新生兒乙肝12月齡等接種和脊灰疫苗,實服分別達2417人、7834人、2696人、7593人次和8003人次,接種率和服苗率均達100%。

  涉事衛生院院長: 我也是才知道這樣的事情

  1月10日下午,金湖縣人民醫院院長汪泓在和家長的會談中表示,每年約1500-1600名嬰幼兒涉及此次事件當中,“按照七年一個接種週期,(七年前出生)往前推一個週期,總共就是十四年”。爲何幾年前出現了過期疫苗,直到現在也沒解決?汪泓稱表示,自己也是現在才知道這樣的事情。

  1月11日,紅星新聞記者致電淮安市衛計委醫政處,一位工作人員表示,根據屬地管理方法,金湖縣醫院集團歸金湖縣衛計委管理。而金湖縣衛計委工作人員則稱,他們確實負責管理縣醫院集團,但黎城防保所歸醫院集團管理。

  金湖縣疾控中心一位被免職的涉事人員(以下簡稱“涉事人員”)告訴紅星新聞記者,涉事的黎城防保所現在是黎城衛生院的一個科室,黎城衛生院院長由金湖縣人民醫院院長汪泓兼任。黎城衛生院和金湖縣人民醫院都屬於金湖縣醫院集團。

  紅星新聞:疫苗出現這些問題,金湖縣疾控中心作爲疫苗管理部門之前都沒發現嗎?

  涉事人員:縣疾控中心只是負責將疫苗完好地送到防保所,至於防保所什麼時候接種,我們無法監督。黎城防保所平常的管理工作就很混亂,我們此前巡查的時候也給他們提出了整改意見,但他們並未整改。

  紅星新聞:疾控中心的職責是什麼?發現下屬衛生院的違規行爲,爲何不採取行動?

  涉事人員:縣疾控中心是一個副科級單位,對黎城防保所及其所在的黎城衛生院進行監督指導,負責培訓人員。疫苗接種的工作人員必須要考取疫苗接種證,上崗前防疫中心也會對他們進行一系列的培訓,檢查疫苗是否過期,是一定會講解到的。

  我們對黎城衛生院每年有四次檢查,提出整改意見,但無法對其處罰。黎城衛生院是獨立法人機構,我們給他們指出問題,他們不改我們沒有辦法。

  紅星新聞:按正規程序,過期疫苗應如何篩查?發現過期要怎樣處理?

  涉事人員:疾控中心會通知防保所回收,然後集中銷燬。2018年我們找到了一家可以集中銷燬疫苗的公司,同年12月末向金湖縣所有防保所徵收過期疫苗。現在出事的201612158脊灰疫苗,在徵收的時候,其他防保所都有上交未用完的該疫苗,但黎城防保所並沒有上交該疫苗。

  紅星新聞:爲什麼有的疫苗本上沒有批號,還有些批號查詢不到?

  涉事人員:2017年以前的疫苗接種本大多是手寫,有的可能沒寫疫苗的批號,2017年以後的本子是機打,大都有疫苗的批號了。

  肯定不可能存在那麼多的過期疫苗接種,可能是平常工作上的問題。可能是2016年全國疫苗系統出現問題(指受當年暫停藥品電子監管的影響),電腦自動推算下來的,(否則)應該不會出現這麼大的問題。

  紅星新聞:金湖縣每年新生兒數量爲多少?大多在哪裏接種疫苗?

  涉事人員:金湖縣每年的新生兒大概是一兩千人,主要出生在縣人民醫院和縣中醫院,其他階段疫苗接種在鎮、街道等各級衛生院的防保所。

  紅星新聞記者丨藍婧 實習生 文露漪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