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最高法“丟卷”事件:千億礦權案宣判滿1年未執行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1月01日 06:12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最高法“丟卷”事件:“千億礦權案”判決生效一年仍未執行

  來源:南方週末

 ▲(視覺中國/圖) ▲(視覺中國/圖)

  案件當事人趙發琦稱,案件目前有可能中止執行:“本週星期一、星期二(2018年12月24、25日),陝西省高院正式通知我,過完節上班第一天領取中止執行通知書。”

  文 | 南方週末記者 譚暢

  2018年12月29日,當年最後一個工作日。22時28分,最高人民法院微博發佈情況通報,稱微博賬號“崔永元”當天13時32分發博文中並附四張圖片,其中兩張所載內容與目前保存在最高法檔案處的(2011)民一終字第81號案件副卷的有關內容相同,最高法已啓動調查程序。

  此前幾日,前主持人崔永元在微博中爆料,稱在最高法院審理的“陝北千億礦權案”二審卷宗,曾於2016年11月丟失。崔永元認爲,情況通報表明“最高(法)院承認我披露的內容是真的”。

  南方週末記者向最高法新聞處求證,通報是否意味着確曾丟過案卷。“說了嗎?”工作人員稱,應仔細閱讀,準確完整引用通報內容。

  案件當事人、陝西榆林凱奇萊公司法定代表人趙發琦告訴南方週末記者,“陝北千億礦權案”於2017年12月由最高法終審宣判,他們已於2018年2申請強制執行,但至今未得到有效執行。

  趙發琦還稱,案件目前有可能中止執行:“本週星期一、星期二(2018年12月24、25日),陝西省高院正式通知我,過完節上班第一天領取中止執行通知書。” 南方週末記者就此向陝西高院新聞處相關人士求證,截至發稿未獲回覆。

  1

  “一女二嫁”  企業贏了官司卻無法執行

  “陝北千億礦權案”是一起歷經十多年的探礦權合同糾紛,一方當事人是陝西商人趙發琦的凱奇萊公司,另一方是陝西省地質礦產勘查開發局西安地質礦產勘查開發院(下稱西勘院)。雙方於2003年8月簽訂了合作勘查合同書,約定凱奇萊公司出資1000萬元,與西勘院合作勘查陝西榆林橫山縣波羅-紅石橋煤礦(下稱波羅井田)。

  合同簽署後,該協議勘查區的279.24平方公里區塊下被發現儲藏着約19億噸優質動力煤。根據當時的動力煤坑口價估算,這片礦區估價高達3800億元。

  但2005年,西勘院要求終止合同,陝西省發改委則將波羅井田配給一位曾在陝西省政府擔任打字員的女港商,並讓其與西勘院簽訂了合作勘查合同。凱奇萊認爲西勘院“一女二嫁”,遂將其告上法庭。

  陝西省高院在2006年10月作出凱奇萊勝訴的一審判決:2003年原被告的合作勘查合同有效,雙方繼續履行,西勘院支付凱奇萊2760萬元違約金,一個月內西勘院將探礦權轉移到凱奇萊名下。

  西勘院隨後向最高法院上訴,最高法院在2009年11月將案件發回陝西省高院重審,陝西省高院2011年3月推翻原判決,認定合同無效。

  這一次,趙發琦不服,上訴至最高法院。

  最高法院在2017年12月21日終於下達了二審判決書,再一次推翻了陝西省高院的判決,認定合同有效,雙方繼續履行。

  二審宣判後,北京市中聞律師事務所律師劉長接受凱奇萊公司的委託,代理該案的執行。劉長稱,目前,西勘院除支付了判決書認定的1365萬元違約金外,一直拒絕執行判決書要求的雙方繼續履行合作勘查合同書。“2018年2月,我們向陝西省高院申請強制執行,至今,宣判已滿一年,該判決仍然未能得到執行。”

  51歲的趙發琦認爲,判決未能得到執行,與判決內容有關。凱奇萊公司主張的雙方繼續履行協議,包括西勘院將探礦權轉入凱奇萊公司名下,而判決對此未予明確。

  協議第11條約定:對雙方所取得的勘查成果,由西勘院、凱奇萊公司按雙方所佔權益比例成立有限責任公司聯合開發,或由雙方協商,西勘院將所佔權益經法定機構評估後轉讓給凱奇萊公司,由凱奇萊公司獨自開發。

  “由此可知,合同所涉探礦權轉讓是有條件的,即首先由雙方當事人合作完成波羅井田煤礦的詳查與精查,提交詳查與精查報告。……而雙方當事人在履行合作勘查合同書的初始階段即發生爭議,致使雙方合作的詳查與精查工作均未依合同實際啓動。因此,合同約定的轉讓探礦權的前提條件尚不具備。”二審判決認爲,鑑於協議第11條對探礦權受讓人未予確定,其所述探礦權轉讓只能是雙方的意向性表示,而不是正式的合同權利義務。

  趙發琦感覺“被擺了一道”:凱奇萊公司雖勝訴,合作勘查合同書繼續履行,但合同中有實質意義的探礦權轉讓卻無法執行。

  2

  疑似法官爆料  丟卷再換卷?

  2018年12月30日,網上出現一段疑似辦理該案的法官王林清自述視頻,該法官稱,他在準備寫判決書前,發現原存在自己辦公室的卷宗不翼而飛。

  王林清在視頻中稱,“案卷丟失”發生在2016年11月28日,正是最高法審理該案期間。按照王的描述,當他打開工作櫃,準備拿出一審卷、二審卷寫判決的時候,突然發現,“厚厚一摞子的一審案卷都在,而二審的一本正卷和一本副卷竟然不翼而飛了。”

  王林清隨即向最高法民一庭庭長程新文報告,並要求調取監控攝像。“下午2點多,程庭長調取監控回來以後,我趕緊問怎麼樣,有沒有什麼線索。程庭長說,監控錄像能夠顯示出我那天第三次彙報以後,帶着卷宗回到了自己的辦公室,我把卷宗放到辦公室以後,一會我就空着手走出了辦公室……第二天監控就壞了,我一聽就感覺這個事情非常蹊蹺,監控怎麼可能說壞就壞,而且是安裝不久的監控,並且我的辦公室門口有兩個監控,壞一個也不可能兩個都壞呀。”

  網上流傳的王林清自述視頻經過剪輯,僅呈現了上述內容。據《財新》12月30日報道,還有視頻和音頻資料顯示,其後當王林清被要求補捲過程中,他發現丟失的卷宗又莫名其妙回來了,但沒有其中部分關鍵的領導批示、紀要;在王林清與程新文的一段對話錄音中,王林清認爲卷宗的一些重要內容被人偷走了,程新文反問王林清是不是懷疑是他偷的。

  南方週末記者電話聯繫程新文,未獲迴應。最高法院曾通過媒體否認案卷丟失,並歡迎符合條件的人士查閱正卷,但相關新聞隨後被刪除。

  3

  副卷裏有什麼祕密?

  2018年12月28、29日,崔永元微博發佈一則“工作記錄”截圖,似以法院內部人士口吻稱找不到二審卷宗。另一張圖以文字顯示,卷宗遺失後,趙發琦要求閱卷,合議庭無法提供又擔心當事人藉此炒作,故取消原定於2016年12月的二次開庭,努力恢復卷宗中的材料,開庭推遲到2017年1月。

  最高法院29日的通報表明,這兩張圖與卷宗副卷中的內容相同;如發現工作人員違反審判紀律問題,將依紀依法嚴肅處理。

  人民法院的訴訟案卷長期採用“正卷、副卷分立,副卷一律不對外公開”的做法。正卷中歸入的是審判過程中形成的一部分訴訟材料,這些文件可以由當事人、代理律師或辯護人查閱、複製、摘抄。

  根據1991年《人民法院訴訟文書立卷歸檔辦法》規定,副卷內容主要是:法院內的閱卷筆錄、案件承辦人的審查報告、承辦人與有關部門內部交換意見的材料或筆錄、有關本案的內部請示及批覆、合議庭評議案件筆錄、審判庭研究、彙報案件記錄、審判委員會討論記錄等文件。副卷中歸入的材料只限法院內部使用,定性爲審判工作當中的“祕密”,審判人員不得向外界泄露。

  有律師曾撰文認爲,副卷的存在有利於保存真實的歷史細節和證據。

  “陝北千億礦權案”在長達十多年的訴訟過程中,曾遭遇過干預司法。例如,據《中國青年報》2010年報道,在最高法審理該案的過程中,收到一份來自“陝西省政府辦公廳”的函件,稱 “如果維持省高級人民法院的判決,將會產生一系列嚴重後果”,“對陝西的穩定和發展大局帶來較大的消極影響”。

  針對此函件,南開大學法學院副院長侯欣一教授等數位國內法學專家認爲,該函拋棄了政府在市場競爭中應有的公正與中立地位,有利用國家公器爲私人利益服務之嫌。

  知情人士表示,該案副卷中“極有可能”收有這份函件和其他左右法官判決的材料,“本來應該是嚴格保密的。副卷的泄露揭示了該案審理中存在不規範行爲,但泄露本身是有極大風險的”。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