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張家口燃爆事故死傷者多爲司機:常年貨車排長龍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12月05日 15:52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張家口爆炸調查:疏於監管,“定時炸彈”存在已久

  來源:中國新聞週刊

  涉事企業不是第一次發生類似的事故,

  它還因爲對當地環境和水源造成污染而長期被舉報

爆炸之後,河北盛華化工有限公司大門外及周邊區域,一片焦黑。攝影/本刊記者 董潔旭爆炸之後,河北盛華化工有限公司大門外及周邊區域,一片焦黑。攝影/本刊記者 董潔旭

  張家口爆炸調查:危險的罐子 

  本刊記者/胥大偉

  本文首發於總第880期《中國新聞週刊》

  零點41分,接連的兩聲巨響,將貨車司機王海軍震醒。透過車窗,他看見自己車的後方200米處火光沖天。未及穿上外套,他連忙跳下車去,向前方奔逃。

  慌亂中,貨車司機嶽強(化名)幾經努力總算打開了車門,光着身子爬出車,一路狂奔。他的右臉、右臂、臀部還是被燒傷了。

  就在爆炸發生前1分鐘,海珀爾新能源公司電工牛天暉剛剛走出廠區的值班室,他再也沒能回來……

  在1公里開外的大倉蓋鎮梅家營村,村民張世東在夢中被巨響震醒。爆炸的聲浪讓他家的玻璃滋啦作響,屋子裏的電燈閃了好幾下。張世東連忙跑出屋外,往上看“天空都是紅的”。爆炸後升騰起巨大黑雲,空氣中瀰漫着刺鼻的氣味,讓他有種妖魔鬼怪駕臨的窒息感。

  多名目擊者向《中國新聞週刊》回憶稱,爆炸持續了數分鐘,“大的聲響就有四五次”。

  在接連的爆炸聲中,貨車司機孫元被眼前的情形驚呆了:停在公路上的大貨車一溜十幾輛同時着了火,從西邊炸到了東邊。公路邊被炸斷的輸電線,燃燒着在空中劃出條火龍,“我感覺就跟原子彈爆炸一樣。”孫元說。

  爆炸發生後,梅家營村的張峯(化名)立馬開車往哥哥家趕。哥哥家距離爆炸地不遠,讓張峯非常擔心。一路上,濃煙裹着火焰,帶着氣浪,眼前可視距離不足兩米,讓他行進艱難。“火在空中飄浮着走。公路兩旁的樹木從上往下燃燒。地上則流着液體,圓罐附近都是火。”張峯如此回憶。

  張峯決定帶着家人儘快向張家口市區撤離。“要不是害怕那些罐子會爆炸,我們是不會跑的。” 

  他所說的“罐子”, 是指盛華廠區裏的氯乙烯球罐。

  位於盛華化工西北方向的北甘莊村,村裏廣播通知村民儘快轉移,以防有害氣體危害健康。

  據張家口市政府的通報信息,當天爆燃事故發生後,張家口方面調集6個消防中隊、19部消防車和約100名消防隊員趕赴現場撲救。截至12月2日,這起爆燃事故已造成23人遇難,22人受傷,過火的大貨車38輛、小型車12輛。

攝影/本刊記者 董潔旭攝影/本刊記者 董潔旭

  真相羅生門

  爆炸發生後,這起事故的起因卻一時間陷入“羅生門”。

  在事故發生之初,當地安全生產監督管理局辦公室曾有負責人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此次事故原因,系一輛運輸危險化學品的車輛等待進工廠過程中發生爆炸,並引爆了周圍車輛。

  爆炸發生14個小時之後,11月28日下午3時,新華社記者援引張家口市消防和電力部門的說法表示,這起爆炸事故調查的初步原因,爲運輸乙炔的大貨車爆炸,引起化工廠周邊車輛連環爆炸燃燒。而這些乙炔,是盛華旁邊的海珀爾新能源公司在生產氫氣時所需的材料。

  11月28日當天,《中國新聞週刊》聯繫海珀爾公司相關負責人曹維峯,他否認海珀爾與此次爆炸事件有關。他表示,這兩個月內,海珀爾並沒有訂單讓貨車送貨。他告訴《中國新聞週刊》,海珀爾制氫使用電解水工藝,絕不會涉及乙炔。“張家口風能、太陽能資源豐富,我們使用可再生能源的風電,來進行電解水,製備氫氣。”據曹維峯介紹,海珀爾所使用的電解水設備來自於中船718所,這一設備在幾個月前就已經送到廠裏。

  海珀爾的上級公司、北京億華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副總經理於民在接受《中國新聞週刊》採訪時表示,海珀爾項目主要是給京津冀地區燃料電池汽車提供氫燃料補給,目前公司還處於建設和設備調試階段,項目尚未投產。

  曹維峯告訴《中國新聞週刊》,位於盛華路上類似加油站的設施爲“充裝站”,該系統因爲管道閥門設備尚未完全到貨,根本不具備生產條件,所以也就沒有氫氣,更無氫氣爆炸的可能。

  而在當天,盛華化工對媒體否認了事故與該公司有關。“網上拍的那些爆炸照片都不是我們公司的,我們公司沒有受到影響。”盛華化工方面透露,發生爆炸的是該公司南邊的一家新能源企業,而其南面只有海珀爾一家企業。盛華化工辦公室一位工作人員告訴《中國新聞週刊》,爆炸始發車的司機不是該廠員工。

  但隨着調查的深入,事故的原因漸漸浮出水面。

  據中國應急管理部11月30日發佈的消息,初步查明河北省張家口市“11·28”爆燃事故的直接原因是,中國化工集團河北盛華化工有限公司氯乙烯氣櫃發生泄漏,並擴散到廠區外公路上,遇明火發生爆燃。另據當地11月30日的晚間通報稱,涉事企業15名相關責任人已被警方控制。

  氯乙烯是無色、易液化,有醚樣氣味的氣體,易燃易爆,屬於危險化學品,可由乙烯或乙炔製得,主要用於製造聚氯乙烯。據相關資料,盛華化工主要產品有三型聚氯乙烯樹脂、五型聚氯乙烯樹脂、75%片鹼、32%液鹼、液氯、鹽酸等。其主導產品聚氯乙烯樹脂,年產能達20萬噸。2017年9月20日,盛華化工變更經營範圍,將生產氯乙烯加入經營範圍,安全生產許可證有效期至2020年1月15日。

  在盛華化工南門東側,東西向分佈排列着編號爲1-3號的三個圓柱體氯乙烯氣櫃及兩個直徑達15米的白色氯乙烯球罐。據《中國新聞週刊》獲得的信息顯示,三個圓柱體氯乙烯氣櫃中,3號氣櫃未投入使用。《中國新聞週刊》12月1日上午在現場看到,多名身穿制服的工作人員在氣櫃下作業,三個氯乙烯氣櫃外皮均有明顯的黑色燒灼痕跡。

  《中國新聞週刊》獲得的“‘11·28’重大爆燃事故區域示意圖及死亡人員分佈圖”顯示,此次過火區域長度爲658米,氣櫃正南面區域是遇難者集中的區域。

  多位化工安全方面的業內人士告訴《中國新聞週刊》,此次盛華髮生泄漏的是VCM氣櫃,氯乙烯是以氣態的形式儲存其中。一位業內人士告訴《中國新聞週刊》,針對氯乙烯泄漏風險,石油化工行業多設有緊急排放火炬,但氯鹼行業普遍沒有緊急排放火炬,一旦發生緊急情況,基本都是排放到大氣中。

  這位業內人士說,氯乙烯與空氣混合能形成爆炸性混合物,遇熱源和明火有燃燒爆炸的危險。加之氯乙烯比空氣重,氣櫃泄放的氯乙烯會快速下沉,能在較低處擴散到相當遠的地方,遇火源會着火回燃。

  上述多位化工安全方面的業內人士表示,類似此類VCM氣櫃,都有氣體檢測安全報警裝置。《中國新聞週刊》致電盛華化工辦公室、安全處、生產處及張家口安監局相關處室負責人,對方均表示該廠有氣體探測報警裝置,但對當晚氯乙烯泄漏時報警器有沒有響,均表示不知情。

  值得注意的是,在燃爆事故發生5個月前,盛華公司還曾開展過氯乙烯泄漏應急演練。

  在2013年和2014年,盛華化工就曾發生過兩起生產安全責任事故,共導致2人死亡。

  據公開報道,2013年1月3日,河北盛華的望山產業區曾發生一起氣體爆炸事故,造成1人死亡、1人受傷,直接經濟損失80萬元。經調查,事故死者爲李仁智,時年26歲,爲盛華公司氯鹼廠廠長助理。事故原因爲維修作業時違章指揮、操作,導致生產原料發生化學反應,遇火花發生爆炸。最終,盛華公司有7名員工被給予不同程度的經濟處罰。

  2014年6月30日,盛華化工發生一起物體打擊事故,造成1人死亡,直接經濟損失80萬元。根據事故原因分析,調查組認爲這是一起由於操作不當、管理不到位引起的生產安全責任事故。

  今年9月18日,盛華化工有限公司被當地安監部門評爲“危險化學品安全生產標準化三級企業”。

30多輛大貨車在爆燃事故中毀壞。攝影/本刊記者 董潔旭30多輛大貨車在爆燃事故中毀壞。攝影/本刊記者 董潔旭

  “定時炸彈”

  資料顯示,河北盛華化工有限公司隸屬中國化工集團公司下屬的中國化工新材料有限公司。公司位於河北省張家口市大倉蓋鎮梅家營村望山產業園區,是河北省張家口市的經濟支柱企業,全國氯鹼行業骨幹企業,全國化工500強。

  自從盛華2008年在梅家營村選址徵地開始,村民們懸着的心就未曾放下過。

  當盛華在廠區裏建起了兩個直徑達15米的白色氯乙烯球罐時,村民們就更加恐懼了。多位村民告訴《中國新聞週刊》,他們並不知道球罐裏裝的是什麼,但覺得它很危險,是個隨時會爆炸的“定時炸彈”,“如果炸了,我們整個村子都得完蛋。”

  11月28日零點41分,這場災難性的爆炸使得村民們的恐懼達到了頂點。

  “爆炸後,村裏老少男女都在討論這個事。”一位村民告訴《中國新聞週刊》,他們爲此還專門建了一個名爲“防爆大隊”的微信羣,專門討論此事。

  11月29日上午,梅家營的大批村民聚集在爆炸現場抗議,要求有關方面給個說法。“保證安全”和“防止污染”是村民們的核心訴求。

  多位村民反映,每逢夏天、冬天的七點以後,村民都能聞到異味,村裏的飲用水也存在問題。村民們反映,他們的自來水取自地下水,自從盛華化工建廠後,水質越來越差,“水打上來放兩天,就會變黑、變綠”。不少村民選擇買桶裝水喝。“我們年年向上反映,都沒啥迴音。”

  2013年,有羣衆向環保部“12369”熱線投訴盛華化工排放的廢氣廢水污染環境,對固體廢棄物的處置也涉嫌違規。隨後,張家口市環保局責令該基地嚴格落實市政府處理決定,完善污染防治設施,消除現有環境安全隱患,並要求環保部門實行24小時駐廠監管。

  2015年2月15日,盛華公司與陝西宏恩環保科技公司簽訂了危廢處置協議,合同期1年。此舉被認爲是非法處置危險廢物,盛華化工隨即被舉報。2016年1月15日,經當地環保局現場覈實,盛華化工有限公司含汞廢物沒有轉移,仍在企業危險化學品專用貯存庫中存放。

  2018年11月26日,張家口市橋東區政府在其官網上,公開了河北省委省政府第十環保“回頭看”督察組交辦的羣衆舉報環境問題調查處理情況報告。有舉報稱,盛華化工污染北甘莊、梅家營地下水,要求檢測地下水。經橋東區現場調查覈實:該問題反映的情況是梅家營村地下水被盛華化工污染嚴重,無法飲用,該情況部分屬實。另有舉報稱,盛華化工每天晚上生產水鹼,有檢查就不生產,不檢查就開始生產,該情況也部分屬實。

  貨車滯留的隱患

  在此次爆炸的死傷人員中,有很多人是貨車司機。

  11月27日下午5點,貨車司機嶽強抵達張家口市橋東區盛華化工有限公司,等待排隊卸貨。這車煤是他從內蒙古錫林浩特拉來的。如果不出意外,卸煤之後,他就能回到30公里之外的張家口萬全區的家中。

  11月28日凌晨兩點多,嶽強的妻子接到交警隊的電話,說她丈夫“出事了”。

  11月27日下午6點,貨車司機趙成(化名)也從內蒙古錫林浩特拉來一車煤。當他把機動車行駛證壓在盛華化工保安那裏“等號”時,他的前面已經排了100多輛車。“那晚的車太多了,”他回憶說。

  冬季,盛華化工負責給周邊區域供暖,供熱面積可達200萬平方米,對煤的需求量也劇增。在這四五年間,每到冬天,趙成都會從錫盟給盛華化工拉煤。對於大量貨車積壓排隊,趙成早就習以爲常,“最長的一次排隊排了7天。”

  附近的村民告訴《中國新聞週刊》,盛華化工門前大貨車“排長龍”現象,這幾年一直都沒斷過,每天如此。

  爆燃事故當天,盛華化工門前的S310省道、靠近海珀爾公司一側的公路主道和便道停了兩排大貨車,其中大多是運煤車。這些大貨車由西向東排列,等待進入盛華化工東門的貨車通道卸貨。

  多位貨車司機告訴《中國新聞週刊》,盛華化工每天6點開始放車進廠卸貨,到了晚上6點左右就禁止進入了。“進廠時要排隊,進了廠卸貨時也要排隊,一般進去卸一次貨要五六個小時。”趙成告訴《中國新聞週刊》。

  司機孫元告訴《中國新聞週刊》,27日那一天卸貨速度很慢,“一上午沒放進20輛車”。

  《中國新聞週刊》瞭解到,這些貨車司機大多是前一天裝貨,路上走一宿,第二天中午或者下午抵達盛華化工。爲了節省時間,這些司機往往馬不停蹄,在路上能不休息就不休息。

  由於跑一趟來回加上排隊卸貨需要花上四五天的時間,所以這些司機往往選擇來回都裝貨。一趟運輸下來,刨去吃喝、過路費、裝卸費,能賺1千多元。“跑大車的,基本上都是全家老小都指着這輛車吃飯。”

  多位司機表示,他們選擇睡在車裏,一是爲了省錢,二是爲了早點卸貨,害怕“過號”,“遇到事拖個幾天,收入就會受影響。”另一個現實是,盛華化工周邊並沒有旅館。

  這些司機表示,附近的停車場是附近村民開的,停車要收費,每天10塊錢。加上停車場場地小,沒一會就停滿了,沒地可停的貨車只能停路邊。在他們的印象中,這些年來幾乎沒有人來管過他們,“就偶爾有交警過來罰罰款。”

  在每天排隊的這些大貨車中,除了運煤、鹽等工業原料外,還時常有運輸電石的車。電石的主要成分是碳化鈣,是重要的基本化工原料,主要用於產生乙炔氣。電石遇水會立即發生激烈反應,生成乙炔,並放出熱量。按照國家相關規定,電石必須強制密封包裝運輸,但目前大部分電石運輸車並沒有嚴格遵照規定,而只是採用裸運加篷布覆蓋的方式。

  在這個一兩百輛大貨車集聚的“停車場”中,唯一的“安全守則”就是:“貨車和電石車不一起排,一般貨車在右排,電石車在左排。”

11月28日晚上,張家口市政府新聞辦召開新聞發佈會,通報了“11·28 ”爆燃事故有關情況。攝影/本刊記者 董潔旭  11月28日晚上,張家口市政府新聞辦召開新聞發佈會,通報了“11·28 ”爆燃事故有關情況。攝影/本刊記者 董潔旭

  詳細原因待查

  目前,這起爆燃事故的初步原因已經確定,但事故的詳細原因,還有待調查組進一步調查。

  12月2日,河北全省“11·28”重大爆燃事故警示教育大會在張家口市召開。就在同一天,中國國務院安委辦、應急管理部召開危險化學品安全生產專題視頻會議,通報河北省張家口市“11·28”重大爆燃事故情況,分析危險化學品安全生產形勢和存在問題。

  據央視報道,相關部門在調查中發現,盛華化工安全生產管理十分混亂。應急管理部黨組成員總工程師王浩水錶示,氯乙烯氣櫃附近省道上,晚間停放大量的車輛,滯留大量的人員,存在着巨大隱患,(公司)沒有采取任何防止氯乙烯泄漏擴散到310省道上的措施。企業安全生產管理混亂。工人在上班以後玩手機、脫崗等情況非常普遍。工藝管理形同虛設,操作記錄流於形式,裝置參數,僅在交接班時記住幾個數據,也就是不保存記錄,無法查詢過去的操作情況,給事故的分析造成很大困難。

  此外,應急管理部還通報,河北盛華化工有限公司作爲央企中國化工集團的下屬企業,涉嫌隱瞞事故情節,誤導事故調查,社會影響惡劣,再次暴露出企業安全生產主體責任不落實,當地政府安全監管法律不健全等突出問題。

  《中國新聞週刊》查詢到一份河北省安監局在2015年對河北盛華化工有限公司執法檢查情況的通報。通報中列出該企業氯乙烯球罐及氣櫃存在以下問題:一、氯乙烯球罐等危險化學品重大危險源的監測缺少相關氣象參數檢測設施,不符合《危險化學品重大危險源安全監控通用技術規範》(AQ3035—2010)第4.5.1條的相關規定。二、氯乙烯氣櫃排水地溝直接與外部聯通,未處於隔斷狀態,不符合《石油化工企業設計防火規範》(GB50160—2008)第6.2.17條的相關規定。三、氯乙烯氣櫃進口排水閥泄漏嚴重,已將地面腐蝕,而未及時維修。四、氯乙烯單體A球罐底部物料出口管道的手動閥手輪處於損壞狀態,而未及時更換、維修。五、氯乙烯球罐排污管的排污現場存在採用鐵棍疏通的跡象,屬於嚴重違規行爲。

  通報中還指出,該企業存在未設置專門的安全管理機構,配備的專職安全管理人員數量不足從業人員總數的2%、部門專職安全管理人員的專業不符合相關要求;企業安全生產責任制度不完善;重大危險源檔案缺失相關內容;企業崗位操作規範不完善等問題。

  在12月2日召開的安全生產專題視頻會議上,國務院安委會副主任、應急管理部黨組書記黃明提出六點要求,其中就有:對隱患突出、事故多發的,要約談地方政府和有關企業主要負責人;對所有涉及危險化學品的企業一家一家查;組織對全國75家氯乙烯企業氣櫃安全狀況進行排查治理。

  12月2日,在盛華化工東門附近,貨車司機趙成躺在車裏和妻子視頻聊天,這是他一天中最快樂的時刻。由於爆燃事故的發生,他的一車煤何時能卸貨,變得遙遙無期。他已經滯留6天了,每天在車上乾等着,讓他焦躁。

  趙成告訴《中國新聞週刊》,他現在最希望有人能“管管他們”。

  “原來這裏有個小飯店,現在飯店炸了都沒地吃飯。”說完,他對記者擺擺手,矇頭睡去。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