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臺北市選舉結果還未出爐 民進黨“問責風暴”颳起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11月25日 02:11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別了,蔡英文主席

  來源:中國新聞週刊

  風水輪流轉,綠地變藍天

  風水輪流轉,這回贏家輪到國民黨。臺灣政治版圖,一夜之間再度翻轉,從“綠地變回藍天”。

  經過一場臺灣地區史上最長的開票,直到11月25日凌晨,現任臺北市長柯文哲才以3000餘票的微弱優勢險勝國民黨候選人丁守中,取得連任。至此,持續數月的被稱爲臺灣地區領導人選舉“前哨戰”的“九合一”選舉,終於大幕降落。

  據臺灣當局選務主管機關的票數統計,在22個縣市長中,四年前在“九合一”選舉中潰不成軍的國民黨從原本的6席變成15席,民進黨則從原來的13席變成6席,另有1席爲無黨籍。只上臺後兩年,臺灣地區領導人蔡英文就揮霍掉民進黨十年辛苦經營才得來的優勢。

  “九合一選舉”指臺灣地區的“直轄市”市長、縣市長、“直轄市”議員、縣市議員、鄉鎮市長、鄉鎮市民代表、村裏長、山地原住民區區長及區民代表在同一天內選出。此番“九合一”選舉敗局已定後,還沒有等到臺北市的最後開票結果出爐,民進黨內部的“問責風暴”就開始颳起。

  11月24日晚,蔡英文在臺北宣佈辭去民進黨主席職務,以示對該黨在臺灣“九合一”選舉中的表現負責。

  24日晚9時許,民進黨召開記者會,臺灣地區領導人蔡英文宣佈辭去民進黨主席。此外,臺灣地區“行政院長”賴清德、“總統府祕書長”陳菊稍早前也相繼請辭,民進黨“三駕馬車”無一倖免。雖然不排除蔡英文此舉是“應急之舉”,未來她依然又重掌民進黨的可能,但擔任了十年的黨主席之職,卻在她就任臺灣地區領導人兩年的時間裏丟掉,蔡英文本人以及民進黨的政治信譽遭受重創已是不爭事實。

  2008年臺灣領導人選舉中,民進黨大敗,“四大天王”潰散,蔡英文接下黨主席一職,帶領民進黨慢慢打起了翻身仗。而如今,民進黨再次遭遇大敗,蔡英文辭去主席職位。臺灣資深媒體人黃清龍對此分析稱,蔡英文如今辭去黨主席時民進黨的狀況,和她當年當選時如出一轍,蔡英文也就是“時勢造英雄”。

  臺灣地區的“選舉戲碼”如今似乎已經進入“比爛”的政治怪圈:能贏下選舉,更大程度上是拜對手糟糕表現所賜。蔡英文所領導的民進黨苦心經營,終於在四年前的“九合一”選舉翻身上位,並不是因爲民進黨的表現有多好,而是國民黨的糟糕表現讓臺灣民衆心生厭倦。也因此,兩年前當選臺灣地區領導人後,“空心菜”的前景就不被看好,對內民進黨並沒有比國民黨更強的施政能力和施政基礎,對外由於其激進立場,拓展國際空間更是舉步維艱。

  具體到這次“九合一”選舉中,很多民進黨人感到異常困惑的是,階層矛盾、臺灣地位、普世價值等等,這樣的悲情政治牌在過去20年的選戰中幾乎是一打一個準,爲何現在突然全部失靈了;更讓民進黨人吃驚不小的是,在過去20年裏都根基穩固的“綠色大本營”高雄,橫空出世的國民黨“黑馬”候選人韓國瑜卻在短短數月裏,完成了對民進黨候選人陳其邁的逆襲,最終大勝15萬票。

韓國瑜(來源:臺灣《聯合報》)韓國瑜(來源:臺灣《聯合報》)

  年逾六旬卻沒有拿得出手的政治資本,去年9月才空降高雄任國民黨黨部主委;其貌不揚,一副“菜農形象”,甚至公開自嘲爲“禿子”;起點甚低,在今年4月9日宣佈參選時,民意支持率比對手陳其邁低了30多點……但不到半年的時間裏,一個毫無精英氣質的“非典型”國民黨人,卻做到了很多國民黨“世家子弟”們都沒能做到的事,幾乎是以“一人救一黨”,不僅在深綠營地的高雄颳起了“韓流旋風”,還整體拉昇了國民黨的人氣。

  “貨賣得出去,人進得來,高雄發大財”,韓國瑜用淺顯易懂的庶民語言直接切中選民的痛點。高雄雖然在很長時間裏是臺灣第二大城市,但近些年來卻逐漸衰微,經濟發展每況日下,被看作是臺灣經濟發展上“可供犧牲的炮灰”。“貨賣得出去”意味着臺灣農漁等產品可以銷往大陸;“人進得來”也表示大陸人可以來臺。是繼續政治杯葛下的民生凋敝,還是回到發展經濟、民生優先的道路上,在曾經多年失業後好不容易找到賣菜工作的韓國瑜身上,勞工城市高雄的選民們一方面找到了某種共鳴,另一方面剛好民心思變,做一次新選擇。

  此外,由於韓國瑜的低微出身和清廉形象,民進黨常用來攻擊國民黨的“黨國權貴”“富二代”“政二代”等大帽子,不僅扣不到韓國瑜的身上,反倒可以套在民進黨自己的候選人陳其邁的身上。而在被質疑“人生的魯蛇”(Loser)都靠向韓國瑜時,韓國瑜的機智反應和出色口才也成爲有力武器。他很少進行對罵,總能找到親民但又有力量的話語,這次回擊,就用了蘇乞兒的那句名言:皇帝有能,哪來乞丐?

  某種程度上而言,韓國瑜的逆襲和民進黨的潰敗,是用民進黨當年擊敗國民黨的方式,是用非典型的國民黨方式所取得的一種勝利。在“比爛”怪圈的選舉邏輯下,政治敘事也發生着從精英敘事向庶民敘事的重大變化。此番“九合一”選舉中的另外一個新變化是,第三方勢力在臺灣大幅崛起,不支持國民黨也不支持民進黨的中間選民,超過了兩黨的支持者總和。這樣的結果再加上韓國瑜的“非典型勝利”,是很難被簡單歸結爲“藍勝綠敗”。未來的民意走向,仍然搖擺難定。

  也因此,蔡英文就任臺灣地區領導人糟糕的施政經歷,就成爲如今得勢的韓國瑜等各地國民黨“主政者”必須要邁過去的坎。競選中畫出的充滿誘惑力的大餅,到了主政一方時,就是必須背在肩上的沉重擔子。如果不能有效地讓“畫餅”變成民衆的實際獲益,如今的勝勢不過就是幾年後又一次選情翻轉輪迴的新起點而已。

  (鄭雨晴對本文亦有貢獻)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