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爲什麼這條劃分中國的線 對南方和北方人如此重要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11月24日 06:47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深度 | 爲什麼這條“劃分”了中國的線,對南方人和北方人如此重要

  來源:瞭望智庫

  導讀

  這兩天,#南方人第一次見暖氣# 飆上了微博熱搜榜。暖氣有什麼可稀奇?但南方人第一次見暖氣的反應真的很新奇!

  原來,幾位南方同學到北方上大學,第一次見到暖氣,十分的新奇和激動,甚至跟朋友視頻,直播分享這份驚喜。

  微博上不少網友也分享自己身邊的南方人第一次見到北方暖氣的樣子:

  其實,提到供暖,北方人也是一片喜氣洋洋,吉林長春某小區還放煙花慶祝。

  而近幾年,有關南方供暖的議題經常被提到。

  早在2012年的兩會上,全國政協委員張曉梅就提交了《將公共供暖向南方地區延伸的建議》;

  2013年的兩會上,無錫的人大代表認爲當地冬天的溼冷氣候已使許多北方人望而卻步,影響了人才流動和引進,“集中供暖問題已成爲無錫率先實現現代化征程中不可迴避的問題”;

  2018年兩會上,湖北省人大代表周洪仁也提案“國家應從實際出發,重新劃定南北供暖分界線”。

  那麼,南北供暖分界線到底是怎麼來的?南方爲何遲遲沒有集中供暖?

  供暖分界線從何而來?

  春秋時期,晏嬰奉命從魯國出發到遙遠的楚國搞外交。

  面對楚國人的刁難,他不卑不亢地講了句:

  “橘生淮南則爲橘,生於淮北則爲枳,葉徒相似,其實味不同。所以然者何?水土異也。”

  這番話,在兩千多年以前就率先道出了以淮河爲界、我國南北地理、氣候上的巨大差異。

  “長不滿六尺、貌不出衆”的晏嬰使楚

  現在,秦嶺-淮河線是我國的南北地理分界線,這一劃分最早由我國近代著名地理學家張相文提出。

  他在1908年出版的《新撰地文學》一書中明確提出:

  “北帶-南界北嶺淮水,北抵陰山長城。動物多馴驢良馬、山羊;西部多麝鹿犀牛。植物多枳、榆、檀、梨、慄、柿、葡萄。”

  這裏的“南界”,就是南北分界線,北嶺,也多認爲是秦嶺。

  1935年,我國著名地理學家、現代氣象奠基人竺可楨在其《中國氣候概論》中明確說到秦嶺-淮河線。

  現在,秦嶺-淮河線除了是我國的南北地理分界線,還擁有多重地理身份:

  800毫米等降水量線、1月份0℃等溫線、溫帶季風與亞熱帶季風氣候分界線、溫帶落葉闊葉林與亞熱帶常綠闊葉林帶分界線、溼潤與半溼潤區分界線,等等。

  秦嶺-淮河線的地理意義

  關於我國供暖界限的確定,最主流的說法是我國依據蘇聯的氣候計算方法規定:室外溫度5℃以下定義爲冬天。只有累年日平均氣溫穩定低於或等於5℃的日數大於或等於90天的區域,才能被界定爲集中供暖區。當然,這是一個較爲籠統的劃分,具體的劃分還需要與我國的實際情況相結合。

  南北供暖線示意圖(圖源:《南方週末》何籽)

  1957年,爲了更好地與農業生產結合,我國正式採用竺可楨的劃分標準,即以1931年全國各地最冷月的平均氣溫和年降水量所制定的區域來劃分南北供暖線。

  這條線的具體位置爲:東起江蘇北部的蘇北灌溉總渠,向西大體沿淮河干流南側至河南信陽,折向北沿伏牛山—秦嶺分水嶺,至甘肅南部的徽成、武都(現隴南),東西長約2000公里,基本與秦嶺-淮河線相吻合。

  同期,我國參照蘇聯模式,初步建立起住宅鍋爐集中供暖體系,並在北方城市建設了多個熱電廠。

  不過,當時的熱電廠主要爲工廠辦公樓、車間、集體宿舍等供暖,很少爲城市民用建築供應生活用熱。

  比如,1958年,北京建立了我國第一家煤氣熱力公司,主要向中南海和長安街沿線的人民大會堂、革命歷史博物館(現中國國家博物館)等大型公共建築實施集中供熱。

  直到上世紀70年代末80年代初,我國的城市民用建築纔開始集中供暖。

  自此,南北方居民的冬季室溫纔有了較大區別。

  如此劃分供暖區域合理嗎?

  那麼,爲什麼現在南方朋友呼籲重新劃定呢?

  有網友說,以前網絡不發達,南方人不知道北方人的冬天過得這麼舒服——一直以爲南北冬天一樣慘,一覺醒來被子是硬的,一個月只能洗一次澡。

  當然,這些飽含“血淚”的吐槽大抵是玩笑。

  真正的原因還在於氣候變化,60多年前劃定的標準已不再完全適用當下的情況,尤其是秦嶺-淮河線周圍的地區。

  拿河南信陽和駐馬店這兩個氣溫相差無幾的城市來說,信陽橫跨淮河,75%的居民住在淮河以南,所以被劃到了不供暖區;與其相隔不遠的駐馬店屬於淮河以北,就被划進了供暖區。

  圖源:《老樑觀世界》

  還有被劃到了不供暖區的江蘇徐州,實際上,它北面是平原,冬天時,南下的冷空氣可以暢通無阻地進入,基本上跟北方一樣冷。

  圖源:《老樑觀世界》

  湖北的人大代表周洪仁表示,“南方一直處於‘誤會的暖和’之中”。言外之意,南方的冬天並不比北方暖和!

  他認爲,隨着厄爾尼諾現象的變化,南北分界線在南移,冬天長江流域的氣溫已經達到零下8℃到10℃,“由於南方雨水偏多,溼度大,有時看似只有0℃上下的氣溫,實際上遠比北方乾冷的-5℃至-10℃都讓人覺得難以忍受。”

  從氣象學角度來看,溼度對體感溫度的影響還是很大的,溼度每增加10%,人體感受到的溫度則降低1℃。

  這樣的話,以室外溫度5℃以下來定義冬天的劃分方式就有點尷尬了——只考慮到大氣溫度,卻忽略了溼度、風速等可能影響體感溫度的因素。

  以上海爲例,1月、2月是上海全年最冷的季節,平均氣溫爲3-5℃,氣溫小於-5℃的天數約爲4-5天。

  但是,上海冬季溼度較大,一般在60%左右,與之對應的是北方地區平均溼度爲20%左右。按照溼度對溫度的影響可推算,上海的體感溫度實際是1℃到-1℃左右。

  達到這一溫度區間時,北方地區已經開始集中供暖,將室內溫度提高到16-18℃了。

  此外,南方的建築在建造時考慮到氣候炎熱,大多追求好的散熱效果,牆體比北方薄,不利於保溫。

  因此,好多南方朋友表示,冬天要出門暖和暖和,因爲屋裏比室外還要冷。

  南方供暖爲啥那麼難?

  這樣看來,南方部分地區的集中供暖勢在必行了?

  沒有這麼簡單。

  上文提過,2012年兩會上就有政協委員遞交提案,建議南方地區冬天實行集中供暖。

  已過去6年,南方的集中供暖行動依舊沒有完全展開,主要有以下三個原因。

  首先,能源消耗問題。

  武漢是南方集中供暖的先行者。早在2005年,武漢就啓動了“冬暖夏涼”工程,目標覆蓋區域達500平方公里,服務人口160萬人。

  但是,溫暖背後是巨大的能源消耗。在2012年的“第八屆綠色建築大會”上,時任住房和城鄉建設部副部長的仇保興就公開批評:不能把集中供熱盲目地照搬到秦嶺、淮河以南,這對能源消耗是巨大威脅。

  中國工程院院士江億介紹,從長期來看,全國建築總能耗不能超過10億噸標準煤,無論從全球碳減排的要求出發,還是從中國可獲取能源的總量出發,這根紅線永遠都不能逾越。

  2012年,全國建築用能總量已經超過7億噸標準煤。同時,結合中國城鎮化總體佈局,到2020年,全國城鎮化人口將從目前的6.7億增加到10億,每年新增建築面積約在10-20億平方米,節能壓力非常大。

  江院士認爲,將北方模式照搬到南方,中國的能源供給將不堪重負,這關乎國家戰略。

  其次,費用問題。

  政府需要出錢修建基礎設施。

  南方在建設之初沒有考慮到供暖問題,要供暖就要重新加裝管道甚至改建建築,這是一項巨大的開支。

  加之,南方地形複雜,修管道的成本更高;南方的地下水位高,管道很容易被鏽蝕,維護又是一個難題。

  供暖管道  圖源:《老樑觀世界》

  此外,北方的集中供暖,由政府進行補貼,部分單位也會發放取暖補貼。庫叔去年的取暖費是2400多元。

  南方要進行集中供暖,政府的財政負擔及居民個人須繳納的取暖費數額更高。

  再次,利用率問題。

  東北的供暖時間長達半年,華北在100天左右,供暖系統的利用率還是比較高的。

  南方的供暖時間大部分爲40天,部分地區連40天都不到,利用率明顯低於北方,造成集中供暖系統資源閒置。

  南方建築牆體薄,散熱效果好,但不利於保溫,這也會影響到集中供暖的效果。

  此外,集中供暖帶來的環境污染問題等,都需要經過深思熟慮。

  南方採暖怎麼辦?

  肯定不會!

  針對利用率,中國建築科學研究院建築環境與節能研究院院長徐偉表示:

  “南方地區室內溫度低,當然需要採暖,這毋庸置疑”,但沒有必要搞集中供暖,“美國、加拿大等發達國家和我們同緯度的地區,供暖也大都是分散的而不是集中的。”

  具體來說就是集中供暖、分戶計量——將供暖管線,由原來的串聯式改爲並聯式,即每個家庭一個閥門,使用暖氣就可以根據安裝在供暖設備上的計量表收費,不使用則不交費。

  這種供暖方式有很多優勢,可以讓住戶自主決定每天的採暖時間、室內溫度,從而節省能源的消耗。

  此外,這種供暖方式還能解決收費難的問題,誰不交錢就停暖,還不影響其他住戶,更方便管理。

  串聯(左圖)和並聯(右圖)示意圖(有沒有想起被物理支配的恐懼)

  事實上,我國一直在論證這種方法大範圍推廣的可行性,包括北京在內的很多城市也已經開始實施。

  針對能耗,專家們建議,通過政府補貼、社會力量等,讓供暖的能源類型多樣化,減少對煤炭、天然氣等傳統能源的依賴,積極考慮選擇核能、太陽能、淺層地溫能等新型清潔能源。

  具體來看,已經完工的西氣東輸一線、二線工程以及正在建設中的三線工程,保障了南方地區清潔能源的供給。

  在基礎設施改建方面,一些南方城市採取分散式改建,比如合肥、南京、杭州、揚州、南通等已實現部分小區改造升級,進行集中供暖。目前,許多新建的南方小區都自發的建好了供暖管道。

  還有企業就此進行發明創造。上海交通大學教授、製冷與低溫研究所所長王如竹表示,人們有時感覺空調不夠暖和,其實與安裝方式有關——室內機出風口一般離地較高,熱空氣容易集中在天花板附近,除非長期制熱,否則無法顧及下肢的保暖。現在,有企業開發出了出風口貼近地面的空調,可以讓室內的空氣循環更合理。

  中船重工集團第711研究所研究員薛飛則十分推崇“分佈式供能”的模式,也就是在城市的某個片區內建造一個既能發電、又能利用發電餘熱爲商業建築和住宅供暖的綜合能源中心。當然,這就涉及到城市的整體規劃佈局。

  相信,在不遠的未來,南方的朋友們都可以過上溫暖又環保的冬天。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