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提前到瑞典旅店是想賴一個晚上?中國遊客迴應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09月17日 04:12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當事人最新迴應:“我沒有到千里之外碰瓷,這種指控不合邏輯!”

       來源:“中國日報”微信公衆號

  近日,“中國遊客遭到瑞典警察粗暴對待”一事在國內外引發了大量關注。據媒體報道,9月2日,中國遊客曾先生攜父母凌晨抵達瑞典,因爲酒店要下午才能入住,考慮到父母身體不好、瑞典夜裏較寒冷,曾先生向酒店提出在大堂休息的請求。遭拒後,曾先生一家又被警方粗暴帶到離市區較遠的“林地公墓”,目前曾先生一家已經回國。

  事件經國內媒體報道後,引起了全網關注,同時也引發了網友和媒體對事件真相的討論和猜測。

  9月17日,事件當事人曾先生接受了《中國日報》採訪,做出了最新迴應。

  碰瓷?撒潑?

  對於網上的“碰瓷”說、“撒潑”說,曾先生稱,他多次帶父母出國旅遊,瞭解國外規則,從未遇到過類似的困境,他爲自己在當時表現的不理智行爲感到慚愧,但也請大衆能理解一個普通公民在舉目無親的國外看到年邁的父母被警察拖拉、虐待時無助的心理感受。

  “看到父親被丟在地上發抖、牙關打顫,母親崩潰大哭,我當時所有的悲憤、絕望都奔涌而出,我把書包使勁摔地上,俯臥在地上,喊天喊地,但是叫天不應,叫地不靈,”

  曾先生說:“我沒有到千里之外去碰瓷,這種指控不合邏輯。” 他補充說,如果事發後自己能理智一些,及時向中國駐瑞典使館尋求幫助,也許問題就能及時得到解決。

  曾先生告訴《中國日報》,事件從9月2日發生至今,他一直很茫然無助,瑞典警察的粗暴對待給他和父母帶來的傷害猶在,網絡輿論壓力更讓他們一家苦不堪言。

  他稱,自己本是一個想孝敬父母帶父母出國旅遊的兒子,卻在一夜之間成爲在萬里之遙的瑞典遭遇困境不知所措的遊客,一個在國外受到不公正待遇尋求權益保護的中國公民,一個目前處於輿論漩渦中繼續遭受輿論鞭撻的二次受害者。

  提前到達,想“賴”一個晚上?

  事件的起因是曾先生一家人提前了半天抵達旅店。曾先生稱,一行三人當天凌晨抵達,但根據旅店的規定,預訂的房間需當天下午才能入住,即“早到了幾個小時”。

  此前據環球網的報道,曾先生表示提早抵達導致無法入住的情況並不是“有意爲之”,而是訂酒店過程時出現的失誤。他本來計劃是預定1日入住的,但是訂成了2日。如若按照計劃預定的是1日入住,那麼曾先生一家一到酒店就自然能入住了。

  曾先生告訴《中國日報》自己是抵達酒店後才發現訂錯日期了,之前並不知情

  此外, 曾先生還透露了一個新的細節,那就是自己凌晨抵達的原因,其實也是一個意外,都是意料之外的情況。

  根據曾先生介紹,他們原本是9月1號晚上8點到達瑞典首都斯德哥爾摩,結果瑞典鐵路部門毫無預兆取消原定的那班火車,曾先生一家只好趕11點56到達斯德哥爾摩的火車,因而在抵達酒店時已是2號凌晨12:30左右。

  曾先生說,“同行一名新加坡女子可以作證我們到達時間。”曾先生表示,如果按照原計劃8點鐘就能抵達的話,就能早些發現酒店預定失誤。

  而當抵達酒店發現預定日期出錯後,再想多訂一晚,曾先生被旅店告知當晚已經沒有空房了。

  而在事件被報道的最初,有質疑稱曾先生是想“白蹭”酒店大堂,曾先生向媒體介紹,自己提出過兩種有償方案。

  在接受《環球時報》採訪時,曾先生介紹,他向酒店工作人員解釋稱,正在查找附近的酒店,並向酒店提出多種方案:是否可以呆到天亮、在吧檯購買一些食物以換取多待一會、用2日的預訂來換在大堂呆幾個小時,或者允許待到2日下午登記入住。

  在酒店發生了什麼?

  酒店態度突發發生轉變

  曾先生告訴《中國日報》,因爲抵達時已經深夜,酒店大堂當時沒有客人,一開始酒店服務人員是同意他們一家呆在大堂等候的。

  但考慮父母年邁且等候時間長,曾先生出去試圖尋找附近酒店,但未能找到合適的酒店;回酒店途中遇到一個拖着箱子、神色很憔悴的中國留學生,也因爲沒訂到酒店在街上行走,考慮外面天氣很冷(9攝氏度),而且街頭很多鬧事的難民和酒鬼,心理充滿恐懼,想着都是同胞,所以帶她到酒店避寒。

  “也許是他們認爲我多管閒事,剛回到酒店,他們就趕人,讓我們立刻離開,”曾先生告訴記者。

  留學生聞言離開後,曾先生繼續在網上查詢酒店,一個酒店前臺女服務員突然氣沖沖走過來,命令他們一家立即收拾行李離開。

  曾先生說,“這種突然的沒有預兆的態度和冷酷的語言令人驚訝。”考慮無路可走,曾先生提出能讓他們一家暫時呆在酒店大堂的解決方案,包括支付費用,但都被酒店服務員拒絕。

  剛開始並未與酒店人員吵鬧

  不過曾先生告訴記者,在酒店人員提出驅離的要求後,並未與酒店人員吵鬧。“我一直是乞求態度,中間完全沒有和酒店人員吵鬧”,但面對這種無奈的情況,他開始爭辯,請酒店服務員看在兩個老人無處落腳的份上能給予方便,而且承諾他找到酒店就立刻離開,但前臺服務員滿臉怒氣,連說“No,you must go! Now!”(不行,你們必須離開,現在就離開!)。

  碰瓷?還是暴力執法?

  隨後旅店報了警,警察到了後,他向警察解釋了情況,並強調自己是遊客並非難民。但是,曾先生說,他的解釋全部無效,他被警察指使的保安迅速驅離,曾先生配合着出去了。

  然後他看到父親被擡出去,據他母親說,警察在旅店內先將曾先生父親從沙發上拽下來,然後倒着將其拖出去,到旅店門口才換成兩個人擡着。此時,曾先生的母親也從旅店出來,並哭着給躺在地上、已經有些意識不清的曾先生父親喂藥。

  “這時我已經崩潰、失去理智了”,曾先生承認,當時他就和網上流傳的視頻中一樣,把揹包向地下一扔,然後向前撲倒在地上嚎叫。“我當時沒有辦法思考這種方式是否妥當,我只是想控訴警察的作爲,並向路人求助。”也正是在此時,曾先生喊出類似“快來看,瑞典警察殺人了”等話,試圖吸引路人注意。

  曾先生說,幾分鐘後,武裝警車趕到,警察先搶走他的手機,然後他和父母被分別架上三輛警車,警察威脅要給他戴上手銬。

  “我在車上,和他們爭辯,爲何如此兇殘對待我們?我們是遊客,不是難民,也不是恐怖分子,並質問要把我帶去哪裏?他們說森林。” 

  後來曾先生父母告訴他,他的母親被強制反背雙手,他的父親被扔在中巴警車地板上,頭在座位下方,因爲事發時暈過去,後來痛醒,發現警察在擊打他的胸骨區域。

  曾先生說,警車行駛一段時間後,警察把他們丟在一個路口,揚長而去。時此刻已經凌晨3點,飢寒交迫,無法尋路,無路可走,遇到過路好心人,幫助買票,才得以返回城區中央火車站。絕望之際,曾先生打電話向中國駐瑞典大使館求助。

  要求涉事警察道歉

  曾先生告訴記者,瑞典警察處理方式暴力野蠻,置生命安危於不顧;不顧病患的呼救,反而遺棄在荒郊野外,缺乏基本的人道主義。他要求瑞典嚴懲涉事警察,並向其家人道歉;希望瑞典政府依法辦事,切實保障在瑞典中國公民的安全與合法權益。

  曾先生說,父母生育較晚,年齡較大,所以一旦有空,他都會帶他們出去看看世界。“但這次遭遇對他們的打擊很大,覺得很對不起他們。希望以後不要再發生這樣的事情。”

  記者:曹德勝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