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PS與川普合影假冒新華網發文 這個“處長”是誰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09月09日 05:14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PS與川普合影,假冒新華網發文,這位“假處長”是個微商?

  來源:北京日報

  一般來說,假冒僞裝行爲一般都得藏頭露尾,畢竟一旦被揭穿就玩完了。但有些人偏不,相反,他們還要大張旗鼓、極盡渲染。

  “比如最近這位史潤龍,簡歷“逆天”:1998年生人,自我標榜已坐擁20億身家,現任山東省互聯網經濟研究中心處長,並曾被譽爲“扶貧英雄”。你不相信?他有工作照、會場照、名人合影爲證。

  這位史小夥兒PS技術實在不敢恭維,但自吹自擂的膽量那是相當了得。他不僅炮製野雞網站營造名人效應,還蹭上了中央媒體的熱度。有媒體發現,某網站發佈了一篇署名爲“人民日報崔正源”的文章《扶貧攻堅:深刻領會史潤龍同志連帶幫扶思想》,還假冒新華網名義發佈文章《新華網評:“扶貧英雄”史潤龍扶貧金句引發的社會思考》。

  不過,風頭正勁的他很快被啪啪打臉。新華網股份有限公司發佈《鄭重聲明》,稱已第一時間向相關部門舉報,並將根據覈查結果依法追究冒用者的相關責任。

  有人說,史潤龍這是“作”死的,但有一位“假警察”非常低調,卻也出了事。

  他叫王峯,靠着一身網上買來的“行頭”變身人民警察。在過去十多年裏,先後自我“封官”爲市刑警支隊“副支隊長”、浙江桐鄉市公安局“副局長”。

  “他平時很注重“自我修養”,每天穿着警服上下班,還做了假的警察證、肩章、警號牌等,家裏、車上都有,而且經常值班、加班。他看很多警察破案的小說,關注很多公安機關的微信公衆號,特別關注公安破案的新聞,說起相關事情都是侃侃而談。但當別人介紹他是副局長時,他卻只是微微一笑,不說對也不說不對,很有領導的樣子,周邊的朋友和親人都信以爲真,甚至懷孕7個月的妻子都是在真警察上門,才知道枕邊的“副局長”是個假警察。

  如此苦心經營僞裝公職人員,這是種什麼病?

  王峯的解釋是,自己本來就很喜歡當警察,有一次幫哥哥打官司假冒了民警嚐到了甜頭。此後爲了虛榮心,他便一個騙局連着另一個騙局,一發不可收拾。

  史潤龍目前還沒有公開回應,但套路顯而易見:幾乎每一篇自我吹噓的文章,最後都歸結到“魯字牌靚號第一人”。原來,這是爲了賣車牌號、社交號做的“營銷廣告”。說到底,這些人莫不是爲了蹭“官員”的官威,想着打打“官牌”,能給自己臉上貼金,希冀以此爲自己擡轎、爲“生意”添彩。

  有人會問,這麼拙劣的手法,難道不會被發現嗎?

  的確,這二位行騙生涯中不是沒有紕漏。比如史潤龍,PS痕跡如此明顯,稍有常識的人都會起疑心,但相關文章依然能有一定的流傳度;再比如王峯,結婚沒有宴請警察同事,妻子委託他人查證身份發現“查無此人”等等,但都被他以各種理由搪塞過去。許多人常常是信奉“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慢慢地,這些“假冒者”也就堂而皇之行走江湖了。

  如此看來,是“官本位”思想啓發了行騙者,但這又何嘗不是社會大衆的潛在心理?

  “不管哪個時代,人們如何劃分職業,結果有何不同,但有一點不謀而合,那就是無一例外地把‘官’放在第一位。”。即便現在,以官位大小來衡量一個人社會價值的高低、能力大小,也屢見不鮮。在很多情況下,相較於規章制度的明規則,一些人仍然更願意相信影影綽綽的關係網,希望藉此搞定一些麻煩事或者上不得檯面的事。

  而這當然就給了投機鑽營者空間。

  “王峯的“成功”,就有這些因素的助推。據報道,曾經他的一位朋友酒駕了,找到王峯希望“打打招呼”,後來這位朋友真的沒被拘留。人們本能地認爲是“王局”發揮了作用,但其實只是因爲當時這位的酒精含量沒有達到拘留的標準。

  “一直拿他當兄弟,但他卻拿我們當豬頭。”知道真相後,“王局”的親朋們懊惱不已。騙子們的行徑的確可惡,但我們或許也要深思:到底是誰給了他們肆虐的土壤?

  相信規章多於人情,依靠法律而非關係,纔不會給騙子們可乘之機。每個人都堅持“明規則”,社會的正能量才能氤氳而成,“潛規則”終將無用武之地。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