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南風窗:我把性命託付滴滴 他卻說已備好賠償金?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08月26日 00:39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我把性命託付給滴滴,他卻說已準備好賠償金?

  來源:南風窗

  不知“3倍補償”是否會成爲一個網絡新梗,但可以確定的是的是,賠償金可以彌補旅行中遇到的麻煩和困擾,卻彌補不了失去愛女的傷痛。不信的話,滴滴公司可以問問姑娘們的家人,有3倍的補償金是否就可以讓他們的寶貝繼續冒着生命危險使用滴滴?我猜,會被圍攻打斷腿吧。

  他爲什麼要上高速公路?

  當我擡頭髮現自己所坐的滴滴快車即將通過高速收費站時,心頭一緊,腦中快速閃過一條又一條的逃生方案。

  此時是8月24日晚上11點,我剛剛加完班叫了滴滴快車從單位回家。車程不過十幾分鍾,常規路途不會經過偏僻區域,加之廣州城市夜生活豐富,即便到了午夜路上也不會空無一人,此前我並未擔心過晚上獨自叫車回家的安全問題。

  但由於我媽常年“嘮叨式”的安全教育,以及前不久滴滴平臺發生的“空姐姦殺案”,我向來只坐後排,並會時不時看一看地圖導航,以確定自己是否真的是在回家的路上。

  在3秒想出N中逃生方案以後,我鎖定了最可能成功的一條:向收費站工作人員求助。

  聽到這裏,你大概會覺得我是個機智的姑娘。是的,我也這樣認爲。但自誇的同時我必須檢討,在這種可能發生危險的情況下,我身上竟存在一個致命的弱點,這也是很多姑娘都有的弱點:不忍冤枉好人。

  因此,出於尊重,在車輛排隊過收費站時,我向司機提出了我的疑惑,“爲什麼要上高速路?”司機的回答讓我當場想跳車,他說是因爲開錯了路——多麼“完美”的藉口。

  一定是因爲聽出了我的警惕和恐慌,司機開始向我解釋,這條路反而比常規路更近一些,只是因爲要多花1元過橋費,所以一般沒有人會走,他也是因爲不小心轉錯了路口,所以纔不得不走這裏。

  可能是怕被我投訴或立即報警,他解釋的語氣聽起來比我還慌張。剛好此時我手機裏的導航刷新了,上面顯示出的“當前路線”確實並不繞遠,可以直接到達我家。

  略微鬆了一口氣,我的“不忍心”開始勸說自己不要小題大做。就在“不忍心”和“警惕心”爭吵的過程中,車通過了收費站,我失去了最佳的求助機會。我選擇了相信滴滴平臺派給我的司機,毫不誇張的說,賭注是我的生命安全。

  我是幸運的,司機不是壞人,10分鐘後我安全到達公寓門口。而我的“不忍心”讓我免於一場尷尬。

  遺憾的是,另一位樂清姑娘趙某卻沒能受到幸運之神的照顧。

  24日下午1點半左右,女孩趙某在浙江省樂清市虹橋鎮乘坐滴滴順風車前往永嘉縣時失聯。經過警方緊急偵破,25日凌晨4點,犯罪嫌疑人、滴滴順風車司機鍾某在樂清市柳市鎮落網。7點,遇害的趙某遺體被找到

  就在同一天的下午,趙某所坐的滴滴順風車開上了偏僻的山路,她也是位機警的姑娘,發現了處境有些危險,所以給朋友發微信說自己感到害怕。她也是位懷有“不忍心”的姑娘,害怕冤枉司機,所以沒有選擇直接撥打110。

  隨後,悲劇發生。滴滴順風車平臺又多了一樁命案。

  無獨有偶,5月份發生在河南的滴滴順風車司機姦殺空姐的案子,被害者也懷着極大“不忍心”,而後遇害。當時的司機和空姐說了下流話,空姐通過微信和朋友吐槽,朋友勸她下車,她說沒事沒事。

  當我們的“不忍心”成爲了犯罪分子賴以利用的工具,我們是否還能夠相信滴滴平臺爲我們派單的車輛?

  誠然,即便是傳統的出租車公司有嚴格的登記管理章程,也沒有辦法保證每一位員工都不會做出違法行爲。畢竟人心是會變的。

  可問題在於,“有前科”的司機還能接到派單,將不達標網約車歸爲順風車。滴滴公司的行爲,無異於在拿乘客的性命爲賭注去撈錢。

  當我爲自己的經歷感到後怕時,朋友安慰我說:“幸虧你叫的是快車,不是順風車。”聽了這句話,又想到了滴滴平臺上常會出現的“精選司機”字樣,我的情緒瞬間從擔憂變爲憤怒。

  用過滴滴平臺的人應該都知道,叫車種類分爲出租車、順風車、快車、專車、豪華車五種。拋開出租車不講,其他四種的差別主要在於價格和車型。以我從單位回家的路程爲例,豪華車70元、專車50元、快車30元、順風車20元。

  前兩種車型自不用說,從價格便可看出車型高端,司機的素質、服務和社會地位相對較高。但對於多數使用滴滴的工薪族而言,常叫的是後兩種,經濟實惠、方便快捷。

  細心的人會發現,專車與豪華車會被標註“精選司機”四個字,對於高端車輛服務項目配有這樣的標籤並不奇怪。而在快車一欄,竟也有分普通快車與優選快車,兩者的價格差根據距離從幾元到幾十元不等,而平臺上給出區分標準是“精選司機”。

  沒錯,我憤怒的點在於,如果高價格車輛的司機是精選,那經濟型車輛服務難道理所當然存在安全隱患麼?作爲近乎壟斷市場的約車平臺,無論是高端服務還是中低端服務,安全難道不應該是統一的標準嗎?

  兩起命案均爲滴滴順風車,絕非是偶然。

  付更高的價格享受更優等的服務沒有錯,但是安全是基本,是前提,是不能被價格衡量的。如果因爲追求經濟實惠而選擇順風車就要以生命作爲賭注,試問,偌大的滴滴公司企業文化到底是什麼?生命安全是可以用金錢衡量的嗎?

  滴滴公司就“24日溫州樂清女孩趙某乘坐順風車遇害”一事派代表至樂清,遭受害人家屬當面質疑

  可惜的是,出了兩起重大安全事故,滴滴公司依然沒有意識到自己存在着嚴重的理念問題。在網絡上公示的道歉信中,赫然提到“未來平臺上發生的所有刑事案件,滴滴都將參照法律規定的人身傷害賠償標準給予3倍的補償。”好一個財大氣粗!

  頗具戲劇性的是,恰巧在今日,馬蜂窩旅遊網針對訂單錯誤、客服處理不當等問題,向顧客公開致歉。並承諾,從即日起,用戶如遇類似錯誤預定事件,馬蜂窩將給予訂單金額3倍補償。

  不知“3倍補償”是否會成爲一個網絡新梗,但可以確定的是的是,賠償金可以彌補旅行中遇到的麻煩和困擾,卻彌補不了失去愛女的傷痛。不信的話,滴滴公司可以問問姑娘們的家人,有3倍的補償金是否就可以讓他們的寶貝繼續冒着生命危險使用滴滴?我猜,會被圍攻打斷腿吧。

  對於安全問題,從來都是事前防範重於事後賠償。滴滴公司,如果你還是意識不到這一點,作爲獨生女的我縱有天大的膽子也不會再坐你們派的車了。畢竟錢換不回命,我要對自己負責,更要對生我養我的父母負責。

  目前滴滴已宣佈27日起在全國範圍內下線順風車業務,兩名順風車事業部及客服部高管已被免職

  作者 | 南風窗記者 魏含聿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