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藥神”原型陸勇迴應質疑:沒從推廣藥品中獲利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08月10日 02:09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藥神”原型陸勇迴應質疑:沒從推廣藥品中獲利 

  《我不是藥神》因其現實意義引發輿論關注,影片原型陸勇,一家針織用品廠老闆, 慢粒白血病人,先爲自救後爲救人,因銷售“假藥”在看守所100多天後無罪釋放。如今距離這宗“印度仿製藥代購案”已過去三年。陸勇8月10日做客《新浪會客廳》,在訪談中陸勇迴應了網友的質疑,他說,“我就是一個平凡人,我就是一個商人,我是陸勇”。

  實錄原文:

  主持人:《我不是藥神》電影非常火,票房非常高,也是以您的原型創作的這部電影。特別想問問您,看了這部電影之後感覺怎麼樣?

  陸勇:看了這部電影確實也蠻震撼的。因爲主要這部電影反映出我們這個羣體當時一個求生、掙扎就醫,想要活命的一個歷程。也反映出我們國家醫改的進程,2015年到2018年發生了很多的變化,國家改了很多藥品的政策,特別藥品的制度發生了很大的改變,藥品註冊時間縮短,做了很多改變,這個藥進了醫保,像電影最後結尾反映出的這個生存率30%到80%,電影裏面不是很準確,其實是五年的生存率從30%到50%,現在上升到96%。

  主持人:是什麼時候導演有以您爲原型拍這部電影的想法?

  陸勇:2015年5月份有一個編劇韓家女跟我聯繫,通過郵件溝通,看了我的報道改編一個電影,希望這個電影引起對我們這個羣體的關注,希望我授權給他,讓他編一個劇本。當時發了一個郵件,寫在裏面,籤一個字寄給他。 授權書裏面主要講了幾點,我授權給他將我的故事改編成電影劇本,第二個在當時的還沒有命名,他們當時寫了某某電影下面,根據真實故事改編。還有一條對電影形象進行正面的宣傳。第四條,只用於電影,不用其他用途。

  主持人:編劇2015年找您溝通過,想用您的原型來寫劇本,您什麼時候看到過劇本?

  陸勇:我沒有看到劇本,後來授權給他後沒有聯繫過。到了2015年底在網上看到一條新聞就是說叫生命之旅,當時電影界編劇評獎大會得到過金棕櫚獎,我沒有看到劇本,是2017年看到這個劇本,已經改編了很多。我是5月28號看到這個電影,5月28號下午我來到了北京,跟我的朋友一起看了一下這個電影。爲什麼看這個電影?前期跟片方有點誤解,因爲我在2016年4月份的時候看到這部電影預告的時候,還沒有預告片只是一個廣告,徐崢出演神油店的店主,先賺錢良心發現後再幫助。我看到這個廣告的時候當時給我授權真實的本意發生了很大的差異,怎麼改編成這個樣子?我當時跟韓家女聯繫的,韓家女說這部電影劇本賣給了甯浩公司,後期怎麼改的不太清楚。

  主持人:這個片子當中有很多笑點的東西,您可能也不是特別的接受?

  陸勇:對,實際上我們看了這部電影的話,前半部分是比較歡快的,笑點很多。但實際上反映出白血病患者求生的,話題很沉重的,可能覺得笑點有點多。普通觀衆來講,跟他們的角度不同,他們關注這個電影是不是比較精彩,票房一系列的問題,不是我們普通人所想的問題。經過和片方多次溝通以後,實際上講了電影來源於生活,但是高於生活,把你的故事拍成電影的話,就是百分之百變成紀錄片了,紀錄片雖然很真實,但是沒有藝術性,上電影院看的人沒有這麼多了。

  主持人:電影十分感人,不知道您當時看的時候,看到什麼場景,或者是什麼樣的劇情故事的時候也流下眼淚了?

  陸勇:“這部電影我看了4次”。第一次看的時候是5月28號,這部電影還沒有剪成成片的時候,當然已經差不多了。那個電影是兩個小時,現在是117分分鐘,剪掉了一些。我看了電影有感觸,那個患者黃毛開車撞死了,想到我的父親,我父親2005年出了車禍,退休不到一年的時間。如果不是我的生病,他可以多攢下醫藥費健康的活着,享受他的晚年。因爲我的病改變家庭,給了他很多的壓力,所以他想多掙點醫藥費,這是想起我的父親,所以我很有感觸。 第二個,程勇從印度拿了很多藥,在後半部分,兩千塊的藥賣五百塊錢,當時跟思慧說有沒有外省病友聯繫方式,跳出很多QQ羣,那種情景,特別是2004年、2005年差不多的時候,非常強烈的求生慾望,求生的情景。最後出來兩個字希望,大家能吃得起這個藥活下去的希望。

  主持人:我聽說電影片方捐獻兩百萬成立一個基金,這是怎麼樣一個事情?

  陸勇:因爲這部電影主要是描述慢性細胞白血病的電影,也是第一部反映白血病患者這個羣體求生的一些就醫的電影,他們在片方取得收入的時候捐獻一定的錢對我們這個羣體支持也是非常好的事情。最後在我倡議下片方願意捐出兩百萬,這是全體主創人員捐獻出來的,演員和導演,特別正能量的事情。這兩百萬在無錫成立一個慈善基金會,這兩百萬塊錢不是我掌控的,是無錫市一家慈善信託來掌控,每年的收益的話,放到這個基金會來運作,來救助重症患者。我們想每一分錢公開透明來用,也請大家進行監督用好這筆錢,我想每一分錢都有一個去處。

  主持人:特別想問一問,有沒有見過真的吃不起藥非常困難的病友。

  陸勇:這個要根據時間段來算的,現在進入國家醫保大家都能負擔的起,並不像電影產生很悲慘的場景。但是在這個藥上市2002年的時候,沒有進醫保之前確實很悲慘的,這個電影裏面發生了這些場景,包括有離婚的,包括有上吊自殺的,這些都是發生真實的案例,並不是杜撰的。當年一瓶藥23500,是瑞士諾華,2002-2004年,一年醫藥費是28.8萬,還有骨穿檢查、染色體檢查,還要吃中藥,因爲我跟父親、妹妹骨髓沒有對上,經常去配對那個要花錢,算上藥費和治療費一年35萬左右。那時候無錫最好的房子一平米3300-3500,兩年吃掉一套房子。2002-2004年無錫每個月工資兩千多塊錢,北京高一點,吃一盒藥,對於普通人一瓶藥是一年的工資。

  主持人:還有一個問題特別想問問你,劇中程勇去印度代購買回藥,你是通過什麼樣的方式知道印度有有效的仿製藥的?

  陸勇:是2004年錢比較緊張,兩年吃掉70萬,還要做移植,還要準備押金,押金20萬,後續不知道什麼情況,用錢很多,有可能20萬就夠了,那時候未知數,那個時候發現有印度仿製藥,講起來非常有意思的事情,因爲我關注移植,我經常去國外這些白血病網上面跟他們交流,看國外的移植成功率怎麼樣,有什麼樣的移植方案,有什麼新的藥物。在2004-2006年我發現歐洲白血病論壇,寫了一個文章,說印度仿製藥只有原版藥價錢的六分之一,之後通過谷歌網上搜索,查到日本網上藥店這個藥,到日本客戶買到這瓶藥寄給我的時候,就知道印度藥廠的地址,跟印度經銷商聯繫上了,日本賣給我的四千塊錢,從印度買過來三千塊錢,又降了很多。那個時候確實驚喜,每年原來要吃28.8萬,現在四千塊錢,一年不到五萬塊錢,最後發現這三千,八分之一價格減輕了。

  主持人:總理對《我不是藥神》引發的輿論熱議作出批示,要求有關部門加快落實抗癌藥降價保供等相關措施。據國家醫保局最新消息,新一輪抗癌藥醫保準入談判工作預計9月底前完成,擬談判藥品就涉及慢性粒細胞白血病等多個癌種。你認爲這算是改變國家的電影嗎?是否覺得自己也有一份功勞?

  陸勇:這部電影放映了引起大家的關注,也存在醫療這方面的矛盾,政府也關注,特別李總理關注這件事,爲政府點贊,政府意識到這個事情,實際上政府做得事比較多的。現在進入價格談判,我覺得挺好的,不管怎麼樣,最後價格談判下來,受益者肯定是患者,患者都能負擔起,都能吃的起藥,這是大家的希望。藥品進入醫保清單,我本人只是一個契機,一個患者,我沒有那麼大的能量,這是大家的力量,2015年媒體鋪天蓋地的報道,那時候兩會做了提案,他們的作用是很大的,我沒有起這麼大的作用。

  主持人:在電影當中我們看到了,其實在前期的時候,電影當中的人物程勇第一批賣藥是有收入的?

  陸勇:這個他跟我不一樣的,這是我交涉的,第一個,原型我是慢粒白血病的患者,但是主角程勇是一個健康人,這裏面有差異。第二個,他也是很窮困,他父親住院了,自己不如意,他自己想要這個錢,去做這個生意賺了錢。後期通過一系列的事情認識了病友,有去世的原因,所以要幫助大家,所以這裏面還是有很大差異的。但是我這裏面從來沒有賺錢,只是一直幫助我們這個羣體。在看守所135天,挺感慨,我沒有做什麼壞事,我幫助人家,我幫助人家也是錯的嗎?不是警察怎麼對待我,想不明白,我沒有做錯什麼,我也是自救,幫助人家,讓吃不起藥的患者讓他們吃得起藥,讓他們活下去的希望,我做錯什麼

  主持人:有沒有後悔過?如果再來一次還願意幫助他們?

  陸勇:剛開始的話確實蠻後悔的,因爲我自己受點罪就算了,我的母親70多歲了去看我十幾次,一直想求那邊讓我出來,所以我覺得我很對不起我的母親,年齡那麼大了。如果我自己的話,也沒有覺得後悔,因爲我覺得做的事情還是得到認可的,後期有1003個病友爲我簽名,在網上實名簽名,2015年1月份的時候在深圳做一檔節目的時候現場來一個嘉賓,將122個患者的紅手印交給我,確實蠻感動的,做的事情得到這麼多的認可,做的這個事情有意義的,如果再來一次還願意幫助病友。

  主持人:當年沒有被起訴,是因爲從中沒有獲利,此後這些年有沒有在合法的條件下,通過推廣藥品獲利呢?有媒體質疑您近幾年來幫助推廣仿製藥,有沒有這樣的事情出現?

  陸勇:沒有。後期沒有進行推廣藥品,我做的話,我們做什麼,組織患者去印度看病,特別是丙肝患者去印度看病,我們成立了一家跨境醫療公司大概一百多個患者到印度進行治療,效果很好,他們全部治癒了,沒有一個復發的。印度的Natco並不是推廣,我們病友吃這個藥品,吃的很好,效果也很好的,推廣給患者,對我們患者是有益的。

   主持人:媒體說沒有藥店銷售的,生產許可證有疑問。

   陸勇:對這個問題保留看法的。有沒有調查清楚,是否調查清楚,我對這一點都有保留意見。知乎上面在印度工作過中國律師做了獨立性調查,有機會的話去看一下。

  主持人:很多網友會說,現在用一句特別流行的話,(您這)叫做“網紅帶貨”,您聽過這個嗎?

   陸勇:我現在成爲一個“網紅”,以前我不是一個“網紅”,以前我就是一個病人。

  主持人:您現在吃的哪種藥?

  陸勇:我現在吃的Imacy。這個藥吃了八年,是2010年開始吃,吃到現在。副作用每個人是不一樣的,有的人吃這個藥的話可能嘔吐比那個厲害,對腸胃道刺激比較厲害,對於我來講,吃這個藥跟原研藥沒有什麼差距。我上次看了一篇報道,江蘇一家仿製藥寫的,寫了一篇報道,提了一句,無錫吃印度藥是50%,現在降到10%。但是具體人數有多少人吃這個藥不清楚。對於一個患者來講,不是因爲經濟負擔問題的話,這個藥好的話,有效的話,不會輕易去換的,以前換是經濟的原因沒有辦法。

  主持人:其實今天的節目是想要大家瞭解真實的您,也有網友在質疑,我覺得人無完人,有人說你不是藥神,你是商人,怎麼看待這個問題?

  陸勇:我是商人,我不是藥神,藥俠也好,這是大家對我的讚譽也好,認可也好,這是大家對我的看法,我就是一個平凡人,我就是一個商人,我是陸勇。我一直做生意,我就是商人,所謂的商人去賺正道的錢,不是賺違法的錢。主業做針織手套,生意蠻好。

  主持人:在電影當中,主角邀請黃毛來到自己的工廠打工,您自己的工廠有沒有收納和你一樣的病友?

  陸勇:我覺得生這個病根據自己的身體量力而行,雖然吃了藥跟正常人一樣,還是要好好休息,我看很多情況,有的患者覺得自己很穩定了,出去像從前一樣辛勤的去工作了,有的時候還忘記了吃藥,他的病情會反覆的,所以我在此向廣大的病友說一句,還是要服好藥,治療過程中定期做檢查,定期看醫生,然後按時休息,不要太疲勞。因爲疲勞的話對身體不太好。

  支持人:您也到了知天命的年齡,您回憶前半生有怎樣的感慨?

  陸勇:前半生三分之一的時間在跟疾病做鬥爭,也讓我歷練很多,對人生有很多感悟。

  主持人:陸老師心態特別好,加問最後一個問題,有沒有期待後半生是什麼樣的?

  陸勇:以前幫助病友單槍匹馬去幫助,憑自己一人之力做這個事情,因爲電影方捐出兩百萬成立一個基金會,以後我很快建立一個基金會的,不管怎麼樣,雖然這個基金會很小,可能只有兩百萬人民幣,我們需要去管理它,讓每一分錢都是用到幫助患者的用途,讓每一分錢大家都可以看到,完全透明的,可操作的基金會。有了這個平臺,我們以後還能幫助更多的病友,更多有意義的事情。

  主持人:正在收看我們直播的網友們,今天《新浪會客廳》到此全部結束了,也希望大家繼續來鎖定《新浪會客廳》,我們下期節目不見不散。再會!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