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肯尼亞現黃金欺詐 中國人聯合當地人騙同胞上千萬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06月13日 06:31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紅星調查|肯尼亞現黃金欺詐 華人親述小心翼翼還是被騙186萬美元

  來源:紅星新聞 

  黃東昇和王海素不相識,卻在肯尼亞遭遇了套路幾乎相同的黃金貿易騙局。

  在這場騙局中,黃東昇和合夥人總共被騙走了186萬美金;相對警覺的王海則在幾乎要被逼迫籤合同的最後關頭,在當地友人的協助下,逃離了這場騙局,除了往返肯尼亞的機票和當地的一些花銷,沒有大的損失。

  在肯生活了十幾年的肯尼亞華人華僑聯合會副會長王錯表示,他關注這個騙局“大概三四年了,這兩年非常活躍”。

  王錯向紅星新聞介紹,目前已經有幾十人被騙,少則6萬美元到10萬美元,多則高達千萬美元。他曾多次發朋友圈,稱:“提醒各位同胞,天上掉下的黃金真的會砸死人!肯尼亞購買黃金水很深!”而在去年9月,中國商務部就在官網發文提醒大家小心,稱“肯尼亞近期黃金欺詐案件數量上升”。

  肯尼亞的黃金貿易騙局究竟是怎麼回事?黃東昇和王海又是如何陷入了這樣的騙局?近日,他們接受紅星新聞採訪,親述了自己的被騙經過,並想通過自己的親身經歷,提醒更多的人:不要上當!

  1

  在肯華人揭黃金騙局套路

  “豪車接送,親自驗貨,價格低廉”

  非洲盛產黃金,南非是世界上第一大黃金產地,王錯接受紅星新聞採訪時表示,這給大家留下了一種“非洲是黃金產地,滿大街都是黃金,肯定很便宜的感覺”。

  王錯最早聽說這樣的黃金貿易騙局“已經有十年八年了”。他介紹,這樣的詐騙團伙有很多,既有西方人、也有剛果(金)的人,還有肯尼亞當地人,人比較雜,有華人在其中充當中間人(掮客)。詐騙團伙規模大小不一,小的騙些小錢,大的要騙幾百萬幾千萬美元。

  王錯介紹,騙局的套路首先是詐騙團伙會對外發布廣告,稱自己有黃金要賣,然後找一些中間人尋找買家,許諾中間人可以拿到2.5%的佣金。中間人會在這2.5%佣金的驅使下介紹一些朋友來買,這些朋友有的是在當地工作,“有的是從國內帶過來的”。

  在肯尼亞多年,王錯已經聽說了近百起這樣的騙局,“被騙的以華人爲主”。王錯以多位受騙者的具體經歷向紅星新聞還原了此類騙局的大致套路。

▲在交易中核驗黃金  受訪者供圖▲在交易中核驗黃金  受訪者供圖
  1.  第一步,以華人掮客開場。接近買家,取得信任。

  2. 第二步,高檔轎車接送,帶買家去豪華別墅看成箱的黃金(讓買家親自驗貨)。 

  3. 第三步,談合作。黃金中國香港市場價格爲41美元左右1克,這裏的貨主只需28美元左右1克,每克有13美元的利潤。王海告訴紅星新聞,他在去肯尼亞買黃金之前,曾去深圳著名的水貝珠寶市場瞭解過,那裏的黃金貿易一克賺3~5元人民幣已經是比較高的利潤了;有的利潤比較低的,一克只賺五毛錢。

  4. 第四步,談交易。買家只需要交付7%的定金即可(按28美元/每克計算,定金約爲2美元/每克),這7%是在肯尼亞辦理相關出口手續費。3天后貨到中國香港,按市價41美元一克賣出,然後再付93%的餘款。

  5. 第五步,簽訂交易合同,買家付款,付款後飛回中國香港等貨。結果卻發現貨始終不到,買家追問,貨主回買家,文件出了點問題,或貨在迪拜中轉需要辦理文件,麻煩再付10%的費用。這時候,清醒的人會意識到出問題了,不會再付款,損失到此爲止。而還惦記着高額利潤的人,則會繼續付款,最後損失越來越多。 

  6. 第六步,貨主玩失蹤或繼續讓買家打錢。 

  7. 第七步,受害人投訴無門。

  黃東昇和王海在接受紅星新聞記者採訪時稱,他們遇到的騙局與上述套路相差無幾。

  據王錯介紹,有的詐騙團伙爲了取得買家的信任,交易過程中會有律師在場,買家的錢也是打到律師的信託賬戶。交易完成後,再轉給貨主。黃東昇的交易過程中同樣有律師在場,但是發現被騙以後,律師卻避而不見。

  中間人把買家騙到肯尼亞後還會告訴對方,這個黃金生意很多人想做,你得保密。而被騙了的人,好多也不願意對外說,“覺得被騙了不好意思”。

  王海從事的行業有非常多的高端客戶,經過謹慎考慮才決定接受紅星新聞採訪,但在採訪前他強調報道中一定不能透露他的任何個人信息,“因爲黃金(被騙)是我個人的事情,說出來讓大家知道了,對我們整個公司都會有影響。”

  2

  受騙華人親述被騙經歷

  想到是好朋友,以爲沒事

  多年好友介紹的生意,放下戒心

  黃東昇從事國際貿易工作,公司做大宗物資貿易,“也在做金礦和鐵礦方面的生意。”他的合夥人是一名美籍華裔女性,來自美國一家大型公關公司,兩人是多年好友。

  這次黃金貿易是由合夥人公關公司合作了二十多年的一家項目公司的項目經理介紹的,該項目經理是一名美國人,與黃東昇的合夥人是二十多年的老朋友。如果交易成功,這位項目經理可以獲得1.25%的佣金。

  黃東昇說,自己信任合夥人,合夥人信任美國項目經理,這種信任造成了他們對於很多有懷疑的地方都沒有及時去查證,導致了最後的被騙。“因爲都是二十多年的朋友,我們當然相信他。”他曾懷疑過會不會被騙了,但又告訴自己“不會”,因爲“都是這麼好的朋友”。

  王錯聽完黃東昇的遭遇後認爲,這名美國項目經理是給詐騙團伙介紹買家的中間人。但黃東昇在整個交易過程中十分信任這名美國項目經理,直到接受紅星新聞採訪時才表示,“現在,我們懷疑美國項目經理和貨主是一夥的。”

  黃東昇在接受紅星新聞採訪時說,“我們這次犯了很大的錯誤”。他提醒,“你的報道要告訴大家,做生意,再好的朋友,可以招待,可以給折扣,但是生意的流程一步都不能少。”

  去年7月,黃東昇和合夥人就已經準備跟肯尼亞的貨主做交易,但是因爲當時肯尼亞局勢不穩定,他和合夥人11月才飛到肯尼亞去籤合約。根據他提供的資料,貨主是一位名叫Sherry Seepersad的女性,對方稱她的黃金來自剛果(金)。

▲與他們交易的貨主身份資料  受訪者供圖▲與他們交易的貨主身份資料  受訪者供圖

  到了肯尼亞後,黃東昇和合夥人親自檢驗過要購買的300公斤黃金。“裝在6個箱子裏,我們每個箱子裏都拿了樣品出來,用電鑽鑽過,還拿去融化,再凝固。然後再拿到肯尼亞礦業部去做檢查,獲得了礦業部的檢測報告,確保貨品都是真的。”

  小心翼翼,還是被騙

  因爲怕風險,本來預定的300公斤的交易。黃東昇和合夥人決定先只交易50公斤,“這50公斤沒問題,再繼續交易”。

  黃東昇介紹,他們當時和貨主談定的價格是38000美金一公斤,但他們只需要支付6.35%的費用即可。所以他們首次僅支付了大約12萬美元。

  作爲生意人,黃東昇還是處處小心的。他們的錢並不是直接匯給貨主,而是匯給了美國項目經理(中間人)介紹的一名當地律師的信託賬戶,“所以我們已經做得非常小心了。”

▲黃東昇和Sherry Seepersad交易合同首頁複印件  受訪者供圖▲黃東昇和Sherry Seepersad交易合同首頁複印件  受訪者供圖

  50公斤的錢匯完後,美國項目經理卻告訴他們,當地官員告訴他,因爲他們當初預訂的從剛果(金)進口到肯尼亞的黃金是300公斤,從肯尼亞出口出去也必須是300公斤。“所以問題來了,接下來要交250公斤的費用,那我們沒辦法,只能交錢。”

  其實那時候黃東昇已經懷疑可能被騙了,但因爲是好朋友介紹的關係,他們又支付了另外250公斤的預定費用,大約60萬美元。然後他們就看到了貨物打包裝箱,到機場準備出關的照片。“貨要經過比利時、荷蘭,最後來到我們這邊。我們的美國項目經理和貨主先坐飛機過來了,但是等人到了,卻被告知貨被扣留在了肯尼亞內羅畢機場。”

  貨主告訴黃東昇的理由是,機場稱貨物出口必須要申請聯合國的出口許可證,確保這些黃金不是來自於被聯合國列入洗黃金名單的國家,並告訴他們聯合國許可證的費用是5%。

  “6個裝貨的箱子我們都看到了,庫單我們也看到了,但是貨沒到。沒辦法,我們只有再交了5%的費用約57萬美元。”這一次,黃東昇依然是將錢匯入了律師的信託賬戶。

  接下來,黃東昇收到了貨物到了比利時的消息,“有貨物存在比利時信託銀行的存放證明,我們的項目經理也真的看到貨物存放在比利時。”但是他卻再次被告知,他們在比利時還要繳納5%的聯合國出口許可證費用。“那我們也信了,又匯了5%的費用過去,前後兩次一共114萬美金。”

  至此,黃東昇和合夥人一共向美國項目經理介紹的那位律師的信託賬戶匯入了186萬美金。其中他支付了80%,合夥人支付了20%。

  貨主提供的證明均系僞造

  然而,直到今年4月,黃東昇依然沒有收到貨。上個月他和合夥人開始懷疑可能遇到詐騙團伙了,於是通過內羅畢的朋友找到了聯合國駐當地辦理礦物出口證件的官員,將貨主此前給他們的“出口許可證”給對方看。

  結果對方告知他,聯合國的出口許可證是藍色的,他們那個是米黃色,百分之百是假的。而此前貨主發給他們的聯合國辦理出口許可證的網站也被證實是對方僞造的一個假網站。後來他們又通過朋友去查了比利時黃金存放證明,發現那份證明也是假的。

▲貨主提供的出口商證件  受訪者供圖▲貨主提供的出口商證件  受訪者供圖

  此前貨主爲了取得黃東昇的信任,將50公斤黃金交給了律師做擔保。確定自己遭遇詐騙後,黃東昇和合夥人立即聯繫了律師要開箱檢查那50公斤黃金的真假,同時通知貨主要一起出面開箱。“這50公斤也可以賣一百多萬。”

  黃東昇說,如果那50公斤黃金是真的,拿回來少虧一點也好。如果是假的,那麼律師就要負責任,他沒有起到監管好的責任。結果等他和合夥人到了肯尼亞,“貨主一直不出面,我們等了兩天,律師也不出現。”

  黃東昇和合夥人在朋友的建議下,到內羅畢的經濟犯罪中心報了案,“做了筆錄,寫了整整7大張事情的來龍去脈,就像我現在告訴你的一樣。”他對紅星新聞這樣說道。

  3

  差點被騙的華人親述自身經歷

  “每克有幾十塊錢的利潤,難免心動了”

  心存僥倖,飛到肯尼亞

  和黃東昇比起來,王海算是稍微“幸運”一點的。在和貨主第一次見面時,他就覺察到了不對勁,於是在幾乎要被逼迫着籤合同的時刻,他在當地朋友的協助下逃離了這場騙局。

  當時國際市場的金價是276元人民幣一克,貨主給他的價格大概是210元一克。王海打聽過國內黃金貿易,每克利潤3元~5元已經很高了,“每克有好幾十塊錢的利潤,屬於暴利了,所以難免心動。”

  在接受紅星新聞採訪時王海承認,他也知道有時候利潤特別高可能會是一個坑,但他覺得如果不去驗證一下,可能就錯過了一個機會。抱着這樣的心態,他和中間人在去年國慶假期一起飛到了肯尼亞。王海介紹,這位中間人三十來歲,以前在迪拜和中東工作過很多年,是一家公司的商務談判代表,常駐中東,會英文和阿拉伯語。

  正如王錯前述的套路一樣,王海到內羅畢,貨主就派了豪車將他們接到了自己的辦公室,來接他們的是三個“看起來都很精明強悍的黑人,貨主也是一個看起來比較精明的黑人”。

  懷疑上當,發現破綻

  第一次見面貨主向王海介紹了一些自己黃金交易的情況。這個時候,他就已經產生了懷疑。因爲對方稱自己在迪拜、中國香港,很多地方都有買家。而王海也有不少香港富豪朋友,他就提出可不可以看一下貨主和香港買家交易的合同。但對方表示合同在另外一個辦公室,要派人去取。

  對此,王海稱,“我肯定懷疑了,你到我辦公室來,我的合同、我的交易,我隨時可以調出來,不可能放到別的地方去了。”就算是放到別的地方去了,一個小時就差不多能取到,對不對?”結果,貨主在第二天下午三點才又將他們叫到自己辦公室,給了他們三份合同。

  貨主口中的“很多客戶”,合同卻只有三份,這讓王海再次產生了懷疑。同時,他發現合同上的章是新蓋的。

  感覺到威脅,想辦法脫身

  到內羅畢的第一天晚上,貨主邀請王海到自己的別墅吃飯,“很大的豪宅,好多房間那種”。

  當天晚上吃飯,貨主就開始跟王海談價格、交易條款等內容。由於此前已經產生了懷疑,在貨主談到這些內容的時候,王海怕被對方按住強迫籤合同,於是稱自己不是老闆,這些東西需要先跟老闆溝通,“但是他一直催我籤合同。”

  第二天,看完貨主提供的和中國香港買家交易的合同,王海已經確定了對方是詐騙團伙。但晚上貨主方就跟中間人聯繫,說第二天早上就籤合同。而中間人在沒有經過王海同意的情況下,答應了對方的要求。

  第三天一大早,三個貨主一方的黑人就開車到了王海和中間人住的酒店樓下準備接他去籤合同。其中兩個人直接進到了他們住的房間。“我覺得麻煩來了。”王海說,那個時候自己非常緊張,因爲感覺受到了威脅。

  幸運的是,那幾天他正好感冒發燒,中間人和貨主方也都知道。於是,他稱身體難受,拉肚子,要去洗手間。進了洗手間之後,王海馬上聯繫了當地的朋友求助。等朋友派的車到達酒店門口後,王海悄悄拉開洗手間的門出來,卻還是被房間裏貨主派來的人發現了,對方問他去哪裏,他回了句“有點事情,馬上回來”,然後拔腿就跑。

  到酒店門口坐上朋友派來的車後,王海依然怕對方追上來,“他們身上都有槍。”直到車安全抵達了朋友家中,他心裏的大石頭纔算落地。“那一天我都吃不下東西,太緊張了。”

  4

  中國商務部官網曾提醒

  肯尼亞黃金欺詐案件數量上升

  其實,早在2017年9月,中國商務部就在官網發文提醒大家小心——“肯尼亞近期黃金欺詐案件數量上升,礦業部發表聲明”。

▲中國商務部官網發文提醒注意:肯尼亞近期黃金欺詐案件數量上升▲中國商務部官網發文提醒注意:肯尼亞近期黃金欺詐案件數量上升

  文中稱,肯尼亞礦業部發表聲明,肯目前僅有3家公司獲得礦產品交易許可,其他號稱有交易許可的貿易商均爲非法,其中Aurical Kenya有黃金交易許可,而Modogashe Agencies及Match Electricals可開展除黃金之外的礦產品交易。近期,肯出現多起黃金欺詐案件,亦涉及數家中資公司。肯目前並非黃金的主要產地,僅有那約克郡一家大型金礦,以及數家手工礦,東非地區出產的黃金大部分來自剛果(金)。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