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當心!美媒已經開始黑中國新冠疫苗了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8月17日 05:59   環球時報

  原標題:當心!美媒已經開始黑中國新冠疫苗了

  近日,美國彭博社刊登了一篇頗爲噁心的報道,藉着質疑俄羅斯方面新公佈的新冠肺炎疫苗,把咱們中國的疫苗工作也“妖魔化”了一番,不僅給我們的疫苗研發工作扣上了意識形態的大帽子,還宣稱我們研發疫苗是爲了“掩蓋新冠病毒來自中國”的情況。

  這篇彭博社的報道名爲“俄羅斯新衛星疫苗的發佈,令搶發疫苗的風險增加”。

  如下圖所示,乍一看這標題,大家可能會覺得這篇報道只是在質疑俄羅斯方面新發布的一款名爲“衛星-5”的新冠疫苗。

  當然,俄羅斯這款疫苗會遭到質疑也並不奇怪。畢竟這款疫苗是在尚未完成三期臨牀實驗的情況下就發佈的,所以不僅西方媒體對其效果存在懷疑,中國也有不少媒體和業內自媒體號也對該疫苗持謹慎觀望的態度。

  可問題是,除了質疑俄羅斯的疫苗,彭博社這篇報道還用了不少篇幅提到了我們中國的疫苗,並對我們的疫苗研發工作,乃至我們開發疫苗的原因,都進行了極具“妖魔化”色彩的描寫。

  這篇報道的套路是,先通過質疑俄羅斯的疫苗,認定俄羅斯此舉是政治干涉科研,並由此拋出了一個論調,稱俄羅斯此舉給全世界的疫苗研發工作開了一個很不好的頭,會導致其他國家也如此效仿,犧牲疫苗的安全性。

  如此一來,這篇報道接下來便“順理成章”的將話題扯到了咱們中國身上。

  彭博社先是看似“客觀”地宣稱,不少國家的政客其實都和俄羅斯一樣,在加緊研發和推出疫苗,因爲除了想控制疫情,這也能增強政府的形象,掩蓋之前防疫工作中的問題,還拿英國約翰遜當局和美國川普當局做了例子,稱英國首相約翰遜急着研發疫苗是爲了證明英國脫歐是正確的,而美國總統川普着急是爲扭轉大選選情的劣勢。

  但彭博社竟把咱們中國這個最早通報新冠肺炎疫情,最早分享出病毒序列,並最早控制住了疫情的國家,也歸入了英國美國以及俄羅斯之列,稱我們急着研發疫苗也是有政治目的的,是爲了“掩蓋病毒來源的真相”。

  更噁心的是,彭博社之後還專門用了一個單獨的篇幅攻擊我們,稱中國和俄羅斯一樣都在“動用集權政治的力量強行推動疫苗研發”,還說中國在給軍隊注射疫苗的做法就是沒有獲得軍人同意的。

  同時,彭博社稱雖然美國總統川普也想學中國和俄羅斯這樣“拔苗助長”,但多虧美國有着強大的機構性監管制度,才攔住了他。

  但事實卻並非如此。首先,根據中國媒體的報道以及我們記者的瞭解,中國的疫苗研發機構之前與軍隊的合作也是爲了推進疫苗的臨牀實驗,所以僅限內部使用而並非大面積接種,而且軍人們也是自願的,並不是彭博社所謂的“動用集權力量強制推動”。

  其次,說起操守,美國在這次疫情之中的科研操守倒是真令中國人大開眼界。之前被吹上天的“瑞德西韋”,其研發公司Gilead在實驗數據還沒有公佈的情況下就急着宣稱這藥物對新冠肺炎有效,結果被發現只是能縮短住院時間,而並不能降低死亡率。可該藥物還是得到了美國官方的批准,獲得了“緊急使用權”。

  而美國的疫苗公司Moderna,今年5月時同樣是在還沒有拿出數據的情況下就開始炒作起疫苗有效,結果數據公佈後也被發現效果欠佳,產生抗體的實驗者人數實際上很少。該公司的這種做法還引起了美國哈佛大學醫學院一名前教授的批判,稱這是在損害公衆在疫情中對於科學界的信任。

  相比起來,中方的疫苗研發工作一直在相對低調的進行。而且根據我們的瞭解,科研工作者們甚至不希望媒體過多地炒作他們的工作,以免給公衆造成誤導。中國網民和中國的醫學科學界也在疫苗研發的問題上保持着相當冷靜和理性的態度,知道面對新冠病毒這種全新的病毒,疫苗的研發工作不會很順利,需要耐心等待。

  其中,傳染病專家張文宏近日在接受央視採訪時就指出,類似俄羅斯這種沒有完成三期臨牀實驗就通過註冊發佈的做法,可能是因爲這些國家的疫情已經到了緊迫的情況,所以才會啓動這種“緊急接種計劃”,也就是不再等待疫苗三期臨牀研究結果,直接實施接種。

  但由於中國的疫情防控很成功,張文宏認爲國人無需對有沒有疫苗感到焦慮,並建議大家還是拭目以待,等待最終的研究結果出來。

  張文宏所說的這點,也暴露了妖魔化中國疫苗工作的彭博社記者對中國——尤其是中國疫情現狀的無知。比起俄羅斯以及疫情惡劣程度世界第一的美國,已經成功控制住疫情的中國對疫苗的需求並不那麼迫切,所以中國的科研人員更能靜下心去研究疫苗,又何來什麼“集權力量強行推動”或“拔苗助長”呢?我們壓根就不需要這麼做。

  反倒是,如果美國再不好好控制住自己的疫情,光指望着一劑疫苗就能解決所有的問題,才會真正衝擊到新冠疫苗的前景。因爲那影響的不僅僅是安全性的問題,還將扭曲社會和輿論的心態,導致公衆期望值過高,難以再客觀看待疫苗的科研工作,最終會因爲疫苗的一些難以避免的侷限性,而引發對疫苗的盲目否定。這,也才是政治對科學最大的干擾。

  不過,也不排除彭博社的記者是在揣着明白裝糊塗,在幫着美國的藥企打輿論戰,提前先抹黑中國的疫苗科研工作,好給美國的相關企業立牌坊。畢竟,中國政府已經承諾中國的新冠疫苗研發完成並投入使用後,將使其作爲全球公共產品提供給全世界,這等於動了嚷嚷着“疫苗得優先給美國”,並盤算拿疫苗賺錢的美國政府和企業的蛋糕。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