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澳大利亞反華記者的無恥 終於輪到臺灣人體會了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1月09日 06:04   環球時報

  原標題:猛料!終於輪到臺灣人體會澳大利亞反華記者的無恥了

  昨天,在王立強事件上沉默了快一個月的澳大利亞媒體,突然又跳出來爆出了一條“大新聞”,稱王立強在去年聖誕節期間被人“死亡威脅”了。

  這些澳大利亞媒體還宣稱,威脅王立強的是一名姓孫的中國大陸商人,還有來自中國臺灣的國民黨副祕書長蔡正元。

  然而,就在今天上午,蔡正元專門針對此事召開了記者會,不僅對澳大利亞媒體的報道做出了回擊,還爆出了極爲勁爆的猛料!

  耿直哥先給大家簡單介紹一下澳大利亞媒體那篇王立強遭“死亡威脅”的最新報道的主要內容。

  這篇報道由多次炒作“中國滲透澳大利亞”的澳大利亞記者Nick McKenzie,以及一個自稱是“澳大利亞政策研究所研究員”的記者周安瀾(Alex Joske),在澳大利亞的《時代報》和《悉尼先驅晨報》所撰寫。

  這篇報道的核心內容,則是宣稱王立強在去年聖誕節期間,遭到了來自中國國民黨副祕書長蔡正元和大陸商人孫天羣的“死亡威脅”。Nick McKenzie和周安瀾在報道中稱,蔡和孫威脅王立強錄製一段視頻,並要求王立強不僅要在視頻中撤回之前在澳大利亞媒體上的所有說法,比如他是間諜和香港商人向心是間諜頭子等言論,他們還讓王立強指控民進黨行賄給他,以此干涉臺灣馬上就要開始的“大選”。

截圖來自《時代報》的報道截圖來自《時代報》的報道

  根據周安瀾和Nick McKenzie的說法,如果王立強照做,那麼他的債務就會被孫天羣還清,並能確保他安全回到大陸,蔡正元還會安排他在臺灣得到國民黨的保護,而如果他拒絕,他就將被引渡回中國,並被殺死,他的家人也會被威脅。

截圖來自《時代報》的報道截圖來自《時代報》的報道

  不僅如此,周安瀾和Nick McKenzie還在報道中稱,蔡正元和孫天羣都接受了他們的採訪,都證實了他們聯繫過王立強,孫天羣還承認給王立強寫了一段發言稿讓他錄製視頻,並承認被王立強指控是間諜頭子的香港商人向心曾爲大陸軍方工作。但蔡正元否認讓王立強誣陷民進黨,孫天羣則否認對王立強進行“死亡威脅”。

截圖來自《時代報》的報道,此處請各位留意報道中這極爲簡短的三小段採訪孫天羣的內容,因爲後面會“反轉”截圖來自《時代報》的報道,此處請各位留意報道中這極爲簡短的三小段採訪孫天羣的內容,因爲後面會“反轉”

  耿直哥相信,許多不明真相的外國羣衆看到這麼一個報道後,一定會產生這樣一個印象:一個國民黨的資深政客,竟然和一個大陸的不明商人勾結在一起,威脅一個叛逃澳大利亞的“中共間諜”,讓他去污衊民進黨,去幹涉臺灣“大選”,這太可怕了!

  然而,就在今天上午,在Nick McKenzie和周安瀾的報道中被點名提到的國民黨副祕書長蔡正元,卻召開了一個極爲精彩和勁爆的記者會,並公開了大量與上面這兩個澳大利亞記者所撰寫的內容完全不同的信息與證據。其中,一段孫天羣接受那個周安瀾採訪的完整電話錄音,以及蔡正元和王立強的一段視頻通話錄像,更是信息量巨大!

  蔡正元披露王立強更深層次的背景關係

  首先,蔡正元先通過大量文字材料,更加清晰的講述了王立強的背景,稱1993年出生在福建光澤縣的王立強,2011年在安徽財經大學學繪畫專業。2015年時,王立強詐騙了一名想讓孩子去大學唸書的家長,宣稱自己可以爲該家長走關係,結果案情敗露,他於2016年被判緩刑。同時,在2016年春節的時候,王立強又通過他在光澤縣老家教他畫畫的老師,認識了上海一個名叫陸趙亮的商人。蔡正元說,王立強會認識陸趙亮,是因爲教王立強畫畫的高中老師,是陸的妻子的舅舅。

  之後,蔡正元說,王立強與陸趙亮處熟了之後,便拜託陸趙亮給他在上海找個工作,陸就安排王立強當了自己的司機和助手,開始去上海上班,然後又在2017年時結實了自己繪畫家教班的一個學生,名叫方人玉。後來方人玉去澳大利亞留學,王立強便是以留學生眷屬的方式,去的澳大利亞。

  這裏,蔡正元在說到王立強2015-16年時的經歷時,還特別諷刺說,這個當時在福建和上海的王立強,又怎麼可能會如他自己所說,跑到香港去指揮什麼“銅鑼灣書店”事件。

圖爲蔡正元在記者會上公佈的“人物關係網”圖爲蔡正元在記者會上公佈的“人物關係網”

  接下來,蔡正元提到了因爲被王立強誣陷爲“中共間諜頭子”,目前正被臺灣當局扣留的香港商人向心。蔡正元說,陸趙亮與向心是合作伙伴,並且是向心公司的股東。所以王立強之前給陸趙亮當司機,送陸去見向心時,自己見過向心一兩面。但因爲王立強只是個小人物,向心並不認識他。

  蔡正元拿出的材料還顯示,在2017年1月21日時,陸趙亮發現王立強也在騙他的錢。當時王立強騙陸趙亮說光澤縣有一個學區房,他有關係可以便宜買下來給陸趙亮家人投資用。陸趙亮當時因爲不知道王立強之前的詐騙的情況,又因爲在自己這裏上班的王立強還比較勤快,就信以爲真,給了王立強100多萬人民幣去買房,結果騙局也敗露了。當時王立強只得還錢給陸趙亮,並撰寫了悔過書,這個悔過書的複印件蔡正元也拿出來進行了展示,同時還有王立強的身份證件。

  說到這裏時,蔡正元又調侃說,王立強之前對澳大利亞媒體謊稱他2017年在香港非法“佔中”事件中擔任情報指揮官,可實際上他那時正在給陸趙亮寫悔過書呢。

圖爲蔡正元在記者會上公佈的王立強在2017年時寫給陸趙亮的悔過書圖爲蔡正元在記者會上公佈的王立強在2017年時寫給陸趙亮的悔過書

  蔡正元繼續表示,2018年時,王立強離開了陸趙亮的公司,自己開了一個公司去騙錢,但經常會打着陸趙亮的名義,儘管該公司和陸趙亮沒有關係。再後來,在2019年2月時,王立強又騙了一個姓段的人,說自己可以用很便宜的價格買到進口汽車,姓段的這個人信以爲真,就給了他460萬去買。這個騙局在暴露後,王立強趕在當年4月被上海警方立案之前就跑掉了。

  “從頭到尾,他都是一個跟共產黨的情報機關沒有關係的(人)”,蔡正元說。

  向心的另一個商業夥伴爲救向心才找到王立強

  同時,澳大利亞的Nick Mckenzie和周安瀾這倆記者昨天在報道中提到的那個大陸商人孫天羣,根據蔡正元的說法,也是向心的合作伙伴和公司股東。所以孫天羣之前就認識王立強的前任老闆陸趙亮。在向心出事後,他又通過陸趙亮得知了王立強的聯繫方式。

  在王立強誣陷向心,導致向心被臺灣當局非法扣留後,蔡正元說,孫天羣和陸趙亮爲了救出向心,進行了不少的溝通和商量,這些溝通內容蔡正元也都有電子檔證據。蔡正元還在記者會現場播出了一小段孫天羣當時找陸趙亮詢問王立強情況的錄音,其中可以清楚地聽到孫天羣在詢問陸趙亮王立強的情況,孫還說因爲香港公司那邊沒人認識王立強,所以才問到陸這裏。陸趙亮則回答說王立強是妻子老家的人,是他2016年回老家時認識的,因爲王立強想來上海工作,就安排了他的工作。這段錄音也印證了蔡正元之前所描述的王立強的情況。

  而在兩人想辦法營救向心的這個過程中,孫天羣得知自己的一個朋友認識臺灣的蔡正元,便通過這個朋友請求蔡正元幫忙。由此,蔡正元參與到了此案之中。

  蔡正元說,在這之前他既不認識孫天羣,也不認識向心或陸趙亮。而對於來自孫天羣的請求,蔡正元表示他當時告訴孫說:既然你和陸趙亮都認識王立強,可以找王立強錄製一個視頻澄清向心的事情,說明事情的來龍去脈以及向心不是間諜頭子,他認錯人了,不就好了。

  於是,孫天羣開始和王立強展開了相關的談判。

  王立強:民進黨答應給我一筆錢,讓我咬出一個人

  蔡正元說,雖然他對於孫天羣與王立強談判中的具體內容所知不多,但他大致知道王立強要求孫天羣給他一大筆錢,他才會發表爲向心澄清的內容。孫天羣則斥責王立強說,你想要申請政治避難拿身份可以,可你爲什麼要牽扯向心。

  這時,根據蔡正元的說法,王立強竟然告訴孫天羣說:沒辦法,民進黨答應給我一大筆錢,讓我咬出一個人來。

  接下來,蔡正元又公佈了一段電話錄音,正是耿直哥前面提到的那倆澳大利亞記者之一的周安瀾,打給孫天羣的採訪電話。蔡正元還在記者會上這段總長約15分鐘的完整錄音,大家戳下面這段視頻就可以看到這段錄音的內容。

  耿直哥這裏要說的是,從這段採訪錄音來看,孫天羣清楚地告訴了周安瀾他是爲了救向心才找到了王立強,而且清楚地表示他救向心這事與中國政府沒有任何關係,孫天羣還明確地表示是王立強自己說出了民進黨給他錢和可以給他提供保護的內容,孫天羣只是按照王立強說的情況寫了一個發言稿,讓王立強自己再念一邊這些情況。

  孫天羣還對周安瀾明確表示,雖然向心曾經在大陸一個有軍隊背景的單位工作,但他早在20年前就已經離開了,如今他與大陸政府和軍方沒有任何關係,否則他也不會因爲在大陸牽扯到其他的金融詐騙案中,並被這些安檢搞得很狼狽了。另外,孫天羣還在錄音中多次斥責王立強用謠言坑害無辜的向心夫婦。他對周安瀾說:“王立強怎麼說民進黨都沒關係,因爲這與我們老百姓沒有關係,但他把向心夫婦兩個人害在臺灣回不來,不道義好吧!”

  可如果各位拿着這段周採訪錄音,再去對照前面我們提到的周安瀾和Nick McKenzie所撰寫的報道,就會發現這兩個澳洲記者幾乎完全刪掉了採訪中孫天羣說出的所有對王立強、民進黨以及澳洲媒體的報道“不利”的內容,尤其是孫天羣明確指出“民進黨答應給錢的內容是王立強告訴他的”這個信息。結果,原本15分鐘的採訪,在他們的報道中只剩下了很短的三句話。而且這倆澳洲記者還將孫天羣澄清向心身份的內容斷章取義,刪掉了孫天羣明確表示向心早已不在軍工口工作的事情。

  也難怪,蔡正元也在發佈會上感嘆說,“澳大利亞的媒體也和臺灣媒體一樣,很偏頗,只採取他要的(內容)”。他還進一步抨擊澳大利亞媒體說:王立強是不是間諜,他們不答了,向心是不是間諜頭子,他們也不講了。

  上圖中這三句話,便是周安瀾和Nick McKenzine從15分鐘的採訪中“精挑細選”後裁剪出來的內容,原本採訪中所有對他們的報道、對王立強以及對民進黨不利的內容,都不見了

  耿直哥進一步檢索後還發現,採訪孫天羣並將他說的內容大段刪減、隱瞞採訪實情的那個周安瀾,背景可不一般。他師從澳大利亞極度反華的學者Clive Hamilton,後者曾出書宣稱中國在“悄悄入侵澳大利亞”。在這位“老師”的薰陶下,周安瀾自己也多次在澳大利亞媒體上發表過炒作中國“滲透”澳大利亞的言論,甚至於澳洲一些華人羣體發表支持中國統一,反對港獨臺獨的言論,都會被他“掛”出來,暗示這是“滲透”澳大利亞。

圖爲周安瀾的老師Clive Hamilton撰寫的反華書籍,稱中國在“悄悄入侵”澳大利亞圖爲周安瀾的老師Clive Hamilton撰寫的反華書籍,稱中國在“悄悄入侵”澳大利亞

  曾在臺灣“國立師範大學”唸書的周安瀾,還經常在社交媒體上對“臺獨”和前不久在香港鬧事的黑衣暴徒表示支持。而且周安瀾似乎很討厭別人質疑他,之前他在“王立強案”的另一篇報道上鬧出了一個常識性錯誤,可當有人指出了他的問題後,他竟立刻拉黑了質疑者。

 圖爲周安瀾,Alex Joske 圖爲周安瀾,Alex Joske

  所以,澳大利亞《時代報》讓這麼一個立場根本完全偏頗的人擔任“記者”,並與Nick McKenzie一起撰寫王立強的報道,這到底是想報道“客觀真相”,還是想進行某種反華的政治操作呢?

  而且這篇報道出現的“時機”如此臨近臺灣的“選舉”,更令人不得不對周安瀾這樣澳大利亞反華人士,是不是想利用澳大利亞的媒體平臺公然干涉臺灣的選舉,助力民進黨? 這背後又有沒有民進黨對他們的利益輸送呢?這又是不是民進黨對澳大利亞內部事務的一種“滲透”和“干涉”呢?

  截止目前,這個周安瀾並未就蔡正元的發佈會裏所說的內容給出回應,他也沒有就爲什麼他採訪孫天羣的錄音內容和他的撰寫出的報道中的內容偏差如此巨大做出任何解釋。但不論他會怎麼說,耿直哥這裏都得提醒大家一句:以後接受任何西方媒體採訪,都必須得錄音。因爲其他一些西方媒體的記者,也很喜歡把你對他們說的話斷章取義,各種歪曲,所以必須留好證據。

  蔡正元:問王立強有沒有拿民進黨錢,他沒有否認

  另一方面,蔡正元在他的記者會上還公開了一段他與王立強早前通話的視頻錄像。

  視頻中可以清楚地看到,當蔡正元問王立強民進黨給他錢的事情真相如何,王立強並沒有否認此事,而是支支吾吾的表示電話裏不方便說這件事。

  同時,王立強還對蔡正元表示,他會給孫天羣想要的內容,但要先儘快滿足他的“要求”,蔡正元則回應說你只要說出實際情況就好。

  以下是這段視頻的內容,大家感受一下:

  視頻播放結束後,蔡正元表示王立強口中的條件,便是讓孫天羣給他一筆錢。蔡正元還推測,或許是孫天羣與王立強最終談崩了,才有了澳大利亞媒體昨天的那篇報道。

  民進黨忙“闢謠”卻反“露餡”

  另外,就在今天下午,民進黨方面也召開了記者會,否認他們給過王立強錢。

  但尷尬的是,相比起蔡正元記者會上大量的實錘錄音和視頻,民進黨方面拿不出任何證據,只能用澳大利亞那篇已經被證明根本不可靠的報道在臺灣記者面前繼續炒作“陰謀論”。

  更逗的是,民進黨爲了“抹黑”希望解救向心的孫天羣而拿出的一份資料,反而進一步證明了被民進黨非法扣留的向心,根本不是間諜。因爲這個資料清楚地寫到:向心和孫天羣,近幾年在大陸被曾捲入到詐騙案之中。

  此前,耿直哥就曾在介紹向心的報道中介紹過向心被捲入詐騙案的事情。孫天羣在大陸牽扯到疑似“詐騙”案件的信息,百度搜索引擎上也可以很容易地檢索到。

  可之前臺灣民進黨的一衆喉舌媒體,以及圍繞在民進黨身邊的反華網站,可不是像今天這麼說向心的。當時,在我們指出向心曾捲入詐騙案,不可能是所謂的“間諜頭子”後,他們卻宣稱我們的報道是在“卸磨殺驢”,說我們是因爲向心“暴露”了,才“拋棄”了向心,說他涉及“詐騙案”。

  所以,如今民進黨爲了證明自己沒給王立強錢,反而不慎暴露了向心根本不可能是“共諜”的證據,這恰恰說明民進黨這種用一個謊言卻掩蓋另一個謊言的戲法,早晚會自己敗露,自己抽了自己的臉。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