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香港警方突然換了打法 暴徒開始“哀嚎遍野”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11月18日 08:12   環球時報

  原標題:香港警方突然換了打法,暴徒開始“哀嚎遍野”!

  黑衣蒙面暴徒17日開始聚集在校內,與警方對峙。他們點燃了紅磡大橋,又瘋狂地用燃燒瓶襲擊了警方的武裝裝甲車。

  有報道稱,暴徒們投出了上千枚汽油彈。

  然而讓他們想不到的是,香港警方突然換了打法。

  在警告所有無關人員立即撤離學校之後,他們只圍不攻,出來一個抓一個,有正規記者證明的除外。

  甕中捉鱉,只等投降。

  這讓黑衣暴徒們急瘋了。

  香港警方17日發佈警告稱,理工大學一帶的暴力行爲已達暴亂程度,任何留守並協助暴徒的人都可能犯暴動罪。

 警方一輛裝甲車遭到暴徒燃燒彈襲擊。 警方一輛裝甲車遭到暴徒燃燒彈襲擊。

  到當天晚上8點多,警方完成部署,徹底控制了香港理工大學的所有出入口。所有人只能從警方指定的Y門出去——警車就在門口。

  18日凌晨三點半,警方再發聲明要求所有人離開。

  黑衣蒙面的暴徒、不聽警方勸阻的“熱心市民”,還有一些身份不明的“記者”被圍困在校內。

  他們繼續瘋狂地用各種致命武器攻擊警察,還威脅要使用化學殺傷性武器。

  警方隨後表示,示威者如果再繼續用汽油彈、弓箭、汽車或任何致命武器襲警,警方有可能選擇實彈還擊。

  不久後,理工大內的暴徒就開始哀嚎遍野。

  從17日夜間到18日,他們開始四處求援。

  比如,有人發帖稱自己打電話找了英國駐港領事館,對方直接把電話轉到了倫敦辦事處。發帖人說自己在電話裏表明自己是英國海外公民護照持有者(其實就是二等公民證),希望得到英國的領事保護。

  然而得到的回覆是,請直接聯繫香港辦事處,並根據香港法律解決問題。

  發帖的暴徒開始覺得原因可能是“我英語太差”,但後來越想越氣,最後得出“結論”,中國是兩坨屎,英國也是一坨屎,最後還是要求助美國才行。

  網友:美爹在線等保護費。

  還真有人信。

  不少暴徒在網上呼籲美國派遣特種部隊前來營救。

  甚至有暴徒喊話說,有美國參議員在校內,警方使用武力要“小心點”。

  他們可能還不知道,不少美國參議員就連香港究竟在世界地圖的哪個位置,都不太搞得清楚。

  還有人給蔡英文寫信,希望蔡英文幫他們向國際社會施加壓力。

  你沒看錯,他們說希望蔡英文向國際社會施加壓力。

  還有人在網上發視頻說自己不是恐怖分子,不想坐牢。

  說着說着就哭起來了……

  還有一男一女爬上地鐵天台,高呼口號,很悲壯。

  但尷尬的是,喊完口號後,他們下不來了——儘管天台離地面只有兩三米。

  最後他們是被警察叔叔抱下來的……

  暴徒們在18日凌晨幾次試圖逃跑突圍,但是都沒有成功。

  他們在網上發出很多“求救貼”。

  比如,希望市民給他們送食物和各種補給,但是周圍的路都被自己給堵上了。

  他們又說,用無人機空投也行。

  還威脅說到18日零點就會有幾萬人前來支援,然而18日都快過完了,只來稀稀落落的百餘人。

  很多在網上表示“聲援”的人,第二天老老實實上班去了。

  急瘋了的暴徒們盼援軍盼得眼睛都直了。有人威脅說,不來救我我就自殺!還有人威脅泛民議員:如果你們不來救我,我就投票給建制派!

  理工大場外也並沒有閒着。

  有幾個泛民議員和牧師急急忙忙趕往一線,試圖和警方談判。

  被警方嚴厲警告後,他們選擇明哲保身,退而打悲情牌。

  其中一人轉過頭對着記者的鏡頭說,犯了法肯定要受到懲罰,希望警察逮捕的時候溫柔一點……

  理工大的一個校董也跳出來爲暴徒開脫,說着說着還面對鏡頭哭了。

  但是哭了半天,也沒擠出眼淚。

  旁邊的助手錶情亮了:

  此刻,遠在美國的羅冠聰正舒舒服服的躺在牀上玩手機,動動手指發個貼,讓暴徒們繼續“撐住”。

  18日,少數暴徒仍在負隅頑抗,警方依然對理工大隻圍不攻。

  警方實彈裝備開始登場。

  實在大快人心。

  “警方請目前仍留在理大的人停止使用暴力,並出來投降。”

  被困的暴徒內部開始出現分歧,有人想出去,有人想留下。

  “我們已給予暴徒充分時間和警告讓其離開校園,但有些暴徒堅持留在校園範圍內,在這種情況下,警方開始採取行動。”

  警方表示,在剛剛過去的週末,警方共拘捕154人,其中 103名男性,51名女性,年齡在13—54歲之間。

  更令人鼓舞的是,香港警隊19日即將迎來新“一哥”,那就是現任警務處副處長、警隊“二號”人物鄧炳強。他被外界稱爲香港警隊的“強硬派”人物。

  鄧炳強曾於內地和海外多所學院受訓,包括美國聯邦調查局國家學院、上海浦東干部學院、中國人民公安大學、英國皇家國防學院、以及國家行政學院。

  暴徒和黃絲們對鄧炳強不僅不陌生,還感到一些恐懼。因爲在2014年非法“佔中”期間,他就強力處置過違法事件。在反修例風波中,他也一直處於“日以繼夜、夜以繼日”的工作狀態。

  有媒體說:“鄧炳強上任,示威者從十八層地獄到第十九層地獄。”

  在過去這些日子裏,維護秩序的警察被瘋狂攻擊。

  僅僅因爲表達了愛國,就被火燒,至今生命垂危的李伯。

  無辜的清潔工羅伯被暴徒們砸中後不幸去世。

  警方的剋制被他們視爲軟弱,他們一步步升級自己手中的武器,越來越瘋狂地發泄。

  他們中大多數是年輕人,行動敏捷,但思維上卻仍停留在巨嬰階段。

  他們口口聲聲喊着被港府所逼,因爲港府沒有回應他們所謂的“五大訴求”。

  而德國之聲的主持人在採訪一名“學生代表”時忍不住說,港府事實上回應了,它只是沒有答應你們的訴求而已。

  “學生代表”張口結舌。

  他們也不願對自己的行爲負責,只是因爲“不想坐牢”。

  如果將來有一天,他們突然意識到,自己人生中最美好的時光都給別人當了炮灰,剩下的只有瘡痍,又會作何感受?

  文中圖片來自微博等

  執筆/花叨叨

  來源:補壹刀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