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不畏強權"的美國學術界給政府跪了 中國學者怒了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5月29日 07:20   環球網

  原標題:“不畏強權”的美國學術界也給政府跪了!北大清華學者怒了

  自美國政府在10多天前對華爲下達了最野蠻的一直封殺令,將華爲及其數十家關聯企業納入了一份對美國國家安全存在威脅風險的“實體名單”後,中國人的三觀也在這10多天裏不斷被刷新。

  比如,曾經被媒體吹捧的敢對抗美國政府和“不作惡”的一些美國企業、還有某些自稱自己是“無國界”的國際標準組織,都紛紛在美國的禁令下第一時間與華爲劃清了界限。

  但就在今天,中國人又再次震驚地發現,曾被認爲是“最不可能被政治干涉”以及“最無國界”的一家國際學術組織,也在美國的禁令下屈服了。

  這家組織名叫電氣和電子工程師協會,簡稱爲IEEE,是當今世界電子、電氣、計算機、通信、自動化工程技術研究領域最著名、規模最大的非營利性[跨國]學術組織。

  在今天上午的時候,中國的微博和微信朋友圈裏先是曝出了一張疑似IEEE發給其學術期刊編輯的郵件截圖。

  這封郵件宣稱,由於華爲被美國政府列入了禁止提供技術和產品的“實體名單”中,華爲的專家和員工今後將不能再參與任何IEEE學術期刊的編審工作,否則會招致很嚴重的法律後果。

  這封疑似來自IEEE郵件還表示儘管華爲的員工可以繼續留在編委會中,但強烈建議收到這封郵件的編輯們給其他編輯發郵件通報此事,告訴他們不能再讓華爲的人蔘與期刊編審工作的這一情況。

  但在耿直哥看來,這封疑似來自IEEE的郵件中最抓人眼球的其實是這句話:“IEEE只能服從美國政府的禁令,別無他法”。(We have no choice but to comply)。

  因爲這句“必須服從”的可怕表述,之後又出現在了第二封疑似發自IEEE的郵件截圖中。而且這封郵件除了繼續要求IEEE期刊的編輯不得再使用任何來自華爲及其關聯公司的人蔘與期刊編審工作,並強調“必須服從”(We must comply)外,更讓人“不寒而慄”的地方在於:寫出這第二封郵件的人,竟然是美國麻省理工大學(MIT)一位名叫Eytan Modiano的教授,他同時也是IEEE旗下一本期刊的副主編。

  這也就意味着,一直被歌頌爲“不畏強權”“不畏政治”的美國學術界,如今看來已經開始跪倒到在美國政府打擊華爲的禁令面前了。

 ▲難道美國政府和學術界已經被“九頭蛇”上身了 ▲難道美國政府和學術界已經被“九頭蛇”上身了

  不過,這一現象在耿直哥看來也並不奇怪。因爲早在7天前的5月22日,也就是美國政府對華爲的封殺令下達6天后,IEEE其實就已經發布了一份聲明,表示美國政府的這一封殺令也適用於IEEE,所以如果成員不想被起訴甚至蹲監獄的話,就“必須服從”(must comply)。

  這封聲明當時也已經明確給出瞭如果與華爲“劃清界限”的方法,其中就包括今天引爆中國網絡的內容,即要求IEEE各期刊都不能再讓華爲的員工和專家參與編審工作,因爲這也會涉及禁令所涵蓋的技術交流層面的內容。

  同時,IEEE在當時這份聲明中還給出了許多其他方面的要求,比如華爲的員工將不得參加IEEE涉及技術領域的研討會或是非公開會議。但華爲的員工和專家可以繼續向IEEE提交他們的論文。

  因此,雖然目前IEEE還沒有官方確認今天流傳在中國網絡上的這兩封郵件的真實性,這兩封郵件的內容與這份IEEE官網在5月22日發佈的聲明的“一致性”,其實已經一定程度上可以證明兩封郵件的內容了。

  而耿直哥的同事也從一位要求匿名的華爲員工處得知郵件是IEEE發的,因爲他得知一位身爲IEEE會員的高校教授也收到了相關郵件。

  當然,作爲一個跨國學術組織,IEEE如此向美國政府對華爲不公平的打壓低頭,並要求成員“必須服從”(must comply)美國政府禁令的做法,也引起了許多學者的不滿。

  目前,中國北京大學信息科學技術學院的教授和博士生導師張海霞女士,以及清華大學計算機科學與技術系副教授劉奕羣,都已經公開表態將辭掉IEEE的相關學術職務,並表示不會再讓自己的學生投稿任何屬於IEEE的期刊,兩人在信中也都表達了對於IEEE會被政治干擾的失望。

  在中國的知乎網上,也有不少中國學者表示對IEEE的做法很失望甚至憤慨,其中一些人希望IEEE撤銷對華爲的封殺,一些人則表示會暫停支持該組織。

  奇怪的是,儘管此事目前在中國已經炸鍋,西方主流媒體到目前卻是一片“寂靜”,截至發稿時,耿直哥沒有看到一家西方主流的大媒體對此事的報道,更別提追問IEEE爲何會向不公平的政治打壓低頭了。

  但一些關注到此事的普通外國網民倒是在對IEEE的做法表達了不滿和譴責,認爲這種學術向政治低頭的做法太low了,一些國外的IEEE會員還表示他們也將退出IEEE表示抗議。

  也有人認爲此類事件充分說明了這些所謂的跨國學術組織或國際標註組織若想做到真正的中立,就應該把總部辦出美國。

  但不論西方媒體會不會對此事選擇性“失明”或是“裝傻”,這件事都將會對原本存在互信和大量坦誠合作的中美科技學術圈帶來很大的打擊,也會對IEEE今後的發展,尤其是在中國學者心中的形象帶來衝擊。畢竟,中國科學家以及華爲這樣的中國企業此前爲IEEE發展做出了大量的學術貢獻,並提供了大量的資金支持。

  最後值得一提的是,其實美國學術界裏對美國政府打擊華爲政策的低頭的,並不只是IEEE一家。根據自媒體賬號“知識分子”的說法,早在美國封殺華爲的禁令發佈前,包括牛津、斯坦福、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麻省理工學院在內的等世界頂級名校就已經因爲美國政府對華爲持續的妖魔化炒作而相繼暫停或終止了與華爲的合作。

  但我們中國人其實並不希望這種撕裂和對立。耿直哥還記得中國外交部發言人陸慷曾在27號的記者會上表示,中方始終認爲,人員往來與人文交往是促進中美各領域交流與合作的基礎,符合兩國人民的共同利益,不應被政治化和無端限制。

  “我們希望美國政府有關方面能夠迴歸理性,尊重民意,多做有利於增進中美人民相互瞭解和友誼的事情”,他說。(耿直哥 徐可越)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