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這家臺灣企業 有可能卡華爲的脖子嗎?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5月20日 06:31   環球網

  原標題:這家臺灣企業,有可能卡我們的脖子嗎?

  文/刀小胡、叨炸天&斬魄刀

  美帝以舉國之力,並脅迫其他國家,打壓中國一家民營企業,對華爲造成了空前壓力,但同時也堪稱是華爲的榮耀。歷史上,還有哪一家企業有這種待遇呢?

  在一些國家及企業,在美帝壓力之下,相繼做出策應舉動後,一家臺灣企業的態度,就變得受人關注了。它就是臺灣積體電路製造股份有限公司,簡稱“臺積電”。

  在行業圈子裏,臺積電的江湖地位,以及它對華爲的重要性,不必贅言。它被普遍看作是華爲在這場“生存戰”中的關鍵一環。臺積電17日表態說,儘管正在評估華盛頓決定的影響,但將暫時維持供應。這一表態給外界留下了想象空間。

  臺積電傳奇

  來自於中國臺灣地區的臺積電是全球第一的芯片代工企業。IC Insights數據顯示,臺積電在芯片代工市場的份額高達51.6%,佔據了超過半數的芯片組裝市場。

  臺積電已能夠實現7納米芯片的量產,在技術上是首屈一指的。要知道,華爲最新旗艦機P30使用的7納米麒麟芯片就是臺積電代工的。一旦臺積電與華爲切割,將會對這一旗艦機型的銷售產生重大打擊。也就是說,在庫存消耗完後,華爲P30可能將無法繼續生產。

  也許有人會問,華爲不是有海思嗎?不是還有“備胎”芯片嗎?

  這就需要先了解一下半導體產業了。首先要說,隨着芯片發展越來越複雜,如今芯片製造行業已經形成完整的產業鏈,芯片從設計到生產關鍵零件、組裝、投放市場,流程早已分離。

  有些公司只設計,成了純粹的芯片設計公司。如,美國的高通、博通、AMD,中國臺灣的聯發科等。華爲海思就屬於芯片設計公司,他們就像建築師設計圖紙,但具體蓋房子得依靠施工隊。

  還有一類只製造、不設計的芯片代工廠,這就相當於按照圖紙蓋房子的施工隊。對臺積電來說,它負責的就是代工組裝這個環節。

  這意味着,海思和臺積電分工不同,無法相互替代。

  將設計變成實物的過程叫作晶圓代工。與服裝加工、房屋建造不同,晶圓代工廠看似處於產業鏈的低端,但技術卻相當高,是納米級別的操作。

  而臺積電不僅是晶圓代工模式的首創者,也是這一領域公認的“領頭羊”。作爲全球最大的晶圓代工半導體制造廠,臺積電在2018年上半年的全球市場佔有率甚至達到56%。

  能佔據一半以上的全球市場,當然還是歸功於它牛逼的芯片製造技術。

  還是以華爲P30使用的7納米制程芯片爲例。既然海思是設計公司,那麼國內有沒有與類似臺積電的晶圓代工廠呢?

  當然有,中芯國際就是這樣的企業,但不得不說,它在技術上還跟臺積電差了一大截。

  最直觀的例子就是,中芯國際預計今年量產14納米制程芯片,12納米工藝開發剛剛進入客戶導入階段。這是什麼概念呢,就是隻能支撐華爲目前的中低端機型。對於P30,還有將來的Mate30這種高端旗艦機型無濟於補。

  有業內人士分析,儘管中芯國際“下一代研發進度喜人”,但這下一代是10納米還是7納米還未透露,至於到量產,還是需要幾年時間。而臺積電的5納米已順利試產並計劃明年量產了。

  可能切割嗎?

  面對美方的來勢洶洶,華爲不會沒有一點準備,但這場戰役中一大不確定性來自臺積電。

  美國人必然會給臺灣和臺積電壓力,這就非常考驗臺積電管理層的判斷水平了,在歷史的十字路口,臺積電能否做出正確的選擇?

  從目前的情況看,臺積電在5月17日晚上率先表示:“內部已建立一套完整系統,經初步評估後,應可符合出口管制規範,決定不改變對華爲的出貨計劃,將繼續出貨華爲;不過,後續仍將持續觀察與評估。”

  可以看到,臺積電的態度是積極又謹慎的,對後續發展還要繼續觀察及評估,

  對於臺積電來說,華爲是它的大客戶之一,如果可以,它當然願意遠離政治,好好做生意。但現實情況是臺積電芯片組裝過程所需要的設備、技術和工藝等,都掌握在歐美手中。如果美國繼續對華爲極限施壓,臺積電很可能退無可退。

  首先,我們知道,光刻機是製造芯片的關鍵設備,而臺積電的光刻機幾乎都是從歐美進口的。 

  目前全球半導體前道用光刻機的生產廠商主要有ASML、Nikon和Canon,其中尤其以ASML爲佳,一家獨佔7成的市場。

  要知道,歐美在賣這些設備出去的時候都是要求籤很多限制性條款的,比如說發生什麼情況你要怎麼做,如果你違約,訴訟能夠告到公司破產爲止。臺積電也簽了這樣的協議,因此歐美如果援引限制條款不讓臺積電代工的話,臺積電無法拒絕,否則將面臨鉅額訴訟。

  第二,組裝是個很複雜的流程,而臺積電現在組裝涉及到的工藝專利又牢牢掌握在英國ARM公司那邊。而ARM公司也在去年美國製裁中停止了與zhongxing的商業往來與合作,因此一旦歐美想在組裝工藝上施壓,臺積電很可能無計可施。

  最後,從臺積電的股權佔比來看,它還是一家主要由歐美財團控股的企業。臺積電起初是飛利浦公司在臺灣建立的合資工廠,後來飛利浦逐漸退出,不斷又有新的西方財團注資,逐漸形成現在的股東格局。

  因此,如果我們做最悲觀的推演,臺積電這家從各方面都受制於歐美的芯片代工廠,存在頂不住壓力的可能性。

  但如果失去華爲這個超級大客戶,對臺積電同樣意味着切膚之痛。對臺積電來說,這將是一個極其艱難的抉擇。

  對於華爲而言,要在短時間內找到臺積電的替代並不容易。芯片製造工藝越來越高深,能夠掌握這個工藝的企業已經越來越少,而且芯片製造最要命的就是設備很貴,這麼貴的設備需要走很大的量才能把成本攤下來。

  臺積電通過佔領全球50%的市場份額才把成本最大限度的降下來,當前大陸的中芯國際要趕上臺積電還有點心有餘而力不足。 

  不容迴避

  情況就是這麼一個情況,這是不容迴避的。最現實的應對,應該做好最壞的打算和各種準備,同時向最好的情況努力。

  美帝以莫須有的罪名,打壓一個民營企業,在道義上無法自圓其說。如果在脅迫之下,做了美帝的幫兇,必將是一個歷史的污點,這對任何國家或者企業都是這樣。而如果能夠堅持獨立判斷,短期內可能承壓,但從長遠看,樹立了正面的國際形象,這是一個有底線的企業所看重的。

  形勢確實比較嚴峻,但我們也不必悲觀。這次讓我們對一些領域的差距,有了更切身的認識,但也不必因此妄自菲薄。這些差距,正好爲我們接下來的奮鬥指明瞭方向。從歷史的大軌跡看,這個差距是在縮小的。我們確實在一些地方受制於人,被人卡了脖子。同時,並不是說,我們就沒有可以威懾別人的武器。

  這個世界本來就是相互依存,並且相互制約的。如果我們只朝着一個方向看問題,就會鑽進死衚衕,要麼狂妄,要麼自卑。而我們的目標是做一個不卑不亢,堂堂正正的中國。

  對最壞的情況做好準備,不是悲觀,而是積極有爲的態度。天塌不下來,讓我們相信,huawei沒那麼脆弱。中國崛起,更不會那麼脆弱。

  凡是不能將我們打倒的,都將使我們更強大。

  (文中圖片均來自網絡)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