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大年初一 澳大利亞又幹了一件特別噁心的事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2月08日 08:10   環球時報

  原標題:大年初一,澳大利亞又幹了一件特別噁心的事

  大年初一,是咱們華人春節中最重要的一天,因爲這象徵着新一年的開始,應該有新的氣象,新的好事發生。

  然而,澳大利亞政府卻在大年初一這天,幹出了一件令衆多國人以及海外華人都很震驚的事情:他們竟然把一位給澳大利亞投資了數十億財富的中國香港企業家封殺了——不僅不許他進入澳大利亞,甚至還將他的綠卡取消了!

  而更令人噁心的,是他們給這位華人企業家安插的“罪名”……

  先給大家簡單介紹一下這位華人企業家吧。他叫黃向墨,祖籍潮州揭陽,是玉湖集團的老闆,在中國內地、香港等地都有長期經營與投資。同時,這位黃老闆精明能幹,又樂善好施,所以他不僅是胡潤中國慈善排行榜的常客,業務也早早走出大中華地區,在澳大利亞、泰國等海外市場均有涉足。

  其中,澳大利亞是這位黃老闆最用心經營的海外市場,他不僅在該國投資數十億澳元,聚焦商業地產及農業漁業,還給當地的學術機構和高校多次捐款,鼓勵這些機構多在科研、教育以及中澳關係方面下力氣。

  在2011年時,他還偕全家移居該國,一方面爲了更好地在當地拓展業務,另一方面也是因爲他很喜愛澳大利亞良好的空氣環境和簡單樸實的生活方式。

  當時,澳大利亞的政客們對於這麼一位華人富商的到來十分歡迎,有不少來自澳大利亞朝野兩黨的政客更上門找黃向墨的“拉贊助”。而一直認爲華人應該積極融入澳大利亞主流社會,多參政議政的黃老闆自然也慷慨解囊,給他們提供了不少政治捐款。。

  不僅如此,耿直哥還從熟悉中澳關係的澳大利亞人士處得知,黃向墨還曾在中澳兩國的自貿協定談判期間,給予了澳大利亞時任總理阿伯特、貿易部長安德魯·羅布(Andrew Robb)等政要相當有力的幫助,協調雙方,爲這個歷時10多年的漫長談判最終達成發揮了重要作用,這個協議對於兩國——尤其是澳大利亞來說含金量很高。

 圖爲黃向墨和前澳大利亞貿易部長安德魯·羅布 圖爲黃向墨和前澳大利亞貿易部長安德魯·羅布

  可正所謂“人怕出名豬怕壯”,這麼一位在澳大利亞公共事務中如此活躍的華裔商人,很快就招來了澳大利亞的反華和排華勢力的厭煩,並遭到了一輪輪的瘋狂詆譭。

  他們先是編排黃向墨是爲了躲避中國國內的“反腐”而向海外“轉移資產”的“中國逃犯”,卻發現他在中國並沒有“出事”,還總能以正面形象出現在中國的主流媒體。於是,他們又開始在澳大利亞的主流媒體上不斷栽贓他是中國政府派來“滲透”澳大利亞的“特工間諜”。(詳見:外媒自己都糊塗了:這個人到底是中共間諜,還是中國逃犯?

圖爲澳大利亞媒體對黃向墨發動的“間諜”指控圖爲澳大利亞媒體對黃向墨發動的“間諜”指控

  當然,除了一些捕風捉影的陰謀論,這些指控本身都缺乏證據,所以黃向墨在過去這些年裏雖然也一直在被澳大利亞媒體瘋狂地抹黑着,卻也能繼續安穩地待在澳大利亞。

  其間,黃向墨本人也曾回擊過這些指控,比如他曾經把一家炒作他是間諜的主流媒體告上法庭,令這家報紙不得不發佈聲明,澄清說沒有暗示他是間諜和滲透澳大利亞的意思,又比如他還曾表示如果澳大利亞懷疑他是“間諜”,懷疑他在“滲透”澳大利亞政壇,那大可以讓該國政客把從他這裏討要的“政治捐款”退回來。

  可結果是幾乎沒人退錢。

圖爲澳大利亞主流媒體《太陽報》發佈的關於黃向墨的澄清聲明圖爲澳大利亞主流媒體《太陽報》發佈的關於黃向墨的澄清聲明
圖爲黃向墨與澳大利亞前總理特恩布爾圖爲黃向墨與澳大利亞前總理特恩布爾

  一位熟悉黃向墨的知情人士就對耿直哥吐槽說,澳大利亞某些排華勢力和媒體記者對於黃向墨的這種抹黑,已經可以說是一種很嚴重的“癔症”了。

  這位知情人士質問說:“你見過哪個間諜會拖家帶口去一個國家定居,並給這個國家的發展投入自己數十億資產的?如果真有這種間諜,恐怕每個國家都要爭搶了。”

  然而就在這個大年初一,澳大利亞政府還是做出了一個令人既震驚又噁心的決定,他們不僅駁回了黃向墨延誤多年的公民申請,還將他在澳大利亞的綠卡也一併取消了,就這樣將這位爲澳大利亞的經濟和中澳經貿關係的發展貢獻頗大的華人企業家“封殺”了。

  根據澳大利亞本地媒體的報道,澳大利亞政府的這個決定,是澳大利亞的情報機關(ASIO)在對黃向墨調查了2年後做出的,可在這些媒體報道中,澳大利亞情報部門給出的理由卻非常含糊:沒有說他違法,也沒有說他從事間諜活動,僅僅是“懷疑”他“性格有問題”。

  什麼“性格問題”呢?

  耿直哥從一位熟悉該調查的知情人處得知,澳大利亞情報部門經過對黃向墨長達2年的調查乃至“非法監聽”後,並沒有發現這位華人企業家有任何違法行爲,也沒有找到任何他從事間諜活動的證據。可似乎是迫於澳大利亞國內外的某些壓力,騎虎難下的該國情報部門最終找了一個很荒謬的理由給黃向墨“定了罪”——這個罪名便是他擔任了“大洋洲中國和平統一促進聯盟”的主席。

  該知情人士透露,澳大利亞的情報部門的邏輯大概是:因爲這個社團是支持臺灣與大陸和平統一的,而這恰恰是中國政府的政策,所以在這麼一個組織裏擔任會長,就說明黃向墨心向中國,那他就很可能會對澳大利亞“不忠誠”,就會對澳大利亞的國家安全“構成威脅”。

  可尷尬的是,這個“大洋洲中國和平統一聯盟”根本就是在澳大利亞合法註冊的社團。該知情人士表示,如果澳大利亞方面懷疑該組織對澳大利亞的“不忠誠”,爲何不取締呢?

  更重要的是,該知情人士還透露,自從與北京建交以來,澳大利亞歷任政府都承認一箇中國政策,一直都支持臺灣問題和平解決,所以支持兩岸和平統一的“大洋洲中國和平統一促聯盟”根本就不存在牴觸,反而是完全符合澳大利亞一貫立場的。這又何來對澳大利亞“不忠誠”,甚至被認爲會威脅到澳大利亞的“國家安全”呢?

  其實,就在今年年初,黃向墨在一篇名爲《海外華人就是應該理直氣壯促進和平統一》文章中已經很清楚地介紹了他爲什麼支持中國的和平統一:因爲這不僅有利於中華民族、有利於海外華僑華人,也符合海外華人各自居住國的外交政策及國家利益。

  所以,那位知情人士認爲澳大利亞政府用這麼一個“莫須有”的罪名去搞黃向墨,實在是手段下作,更讓人懷疑澳大利亞還是不是一個崇尚言論自由、多元價值觀以及法治的國家。而且他擔心這還會給澳洲國內傳遞出一個混亂的信息:如果與澳大利亞外交政策完全一致的行爲,也要遭受無妄之災,那麼這澳大利亞的外交政策還算不算數?該國的情報機關乃至政府到底是服務澳大利亞利益的,還是其背後另有操盤手?

  另外,有澳大利亞主流媒體的記者還發現了一個充滿諷刺意味的細節:就當澳大利亞政府趕在大年初一對黃向墨下手的時候,該國總理莫里森卻來到了一處該國重要的亞裔聚居區給當地華人拜年,可他這番“作秀”所選在的商場恰好就是黃向墨的產業,當地政府和民衆還在期盼其升級改造能給當地帶來更多就業機會…。。

  對了,這位澳大利亞總理髮布這一消息的“微信”平臺,幾周前也剛被澳大利亞媒體打上過“間諜”和“滲透”的標籤……

  話說回來,一位瞭解黃向墨近況的知情人士告訴耿直哥,雖然黃向墨本人對澳大利亞政府的這一決定感到吃驚,他也已經被這麼多年澳大利亞官方和媒體持續的污衊和詆譭搞得身心俱疲。所以他已經將在澳大利亞的業務和股權、職務轉交給自己的家人,接下來他本人會將工作重心轉移到其他懂得尊重他人和珍惜人才的地方。

  最後,耿直哥得知黃向墨剛剛已經就此事發布了聲明(詳見本文最下面的“閱讀原文”)。他在聲明中向澳大利亞的政客們提出了一個非常合情合理的呼籲:你們什麼時候把從我這裏索要的政治捐款退還給我?我好捐給慈善機構——實際上,相當一些澳大利亞媒體此刻也在這樣呼籲說:你們既然覺得黃是間諜,就趕緊把錢退給人家吧?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