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中國遊客在俄羅斯不文明?親歷感受讓人一言難盡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10月12日 03:44   環球時報

  原標題:中國遊客在俄羅斯不文明?親歷感受讓人一言難盡

  剛聽到一個新消息:俄中之間旅遊團體免籤新協議草案已經制定完成。這意味着,在不久的將來,無論是中國遊客到俄羅斯,還是俄羅斯遊客到中國,都會更方便了。

  據統計,去年中國赴俄遊客達150萬人次,俄羅斯赴中國遊客則達230萬人次。這麼多遊客往來,難免會出現一些令人尷尬的問題。前不久,刀哥難得隨團到俄羅斯旅遊,感受可謂一言難盡。

  克里姆林宮的新政

  今年9月4日,俄羅斯發行量較大的報紙《莫斯科共青團員報》發表了一篇文章稱,鑑於中國遊客的種種不文明行爲,克里姆林宮博物館將加強管理。在遊客進入克宮之前,導遊和翻譯人員必須向遊客解釋參觀行爲準則。並要特別向他們強調,這些紀念物對俄羅斯人來說都是聖地。

  在遊客離開之前,導遊和翻譯人員必須一直陪同遊客,並提前告知他們廁所的位置,如果在參觀過程中未陪同遊客,導遊將被剝奪在克宮參觀的權利。如果相似的情況第二次發生,就剝奪導遊的執照。

  刀哥“領教”了克里姆林宮的這項新政。

  新政具體是個什麼意思呢?凡是有中國旅行團要遊覽克里姆林宮,必須由兩名中國導遊帶隊到宮門口與兩名當地安排的俄羅斯導遊匯合,四個導遊,兩個在前兩個在後“押送”中國旅行團入內參觀。

  參觀全程,這兩位俄羅斯導遊別的什麼事也不幹,就是不斷提醒中國導遊她看到哪個中國遊客壞了規定越了界;從頭至尾,她們只在接頭的時候看着我們打了一聲招呼,中文的“你好”。

  說實話,刀哥在世界各地聽過各色皮膚的人對刀哥說過中文的“你好”,在克里姆林宮聽到的這一句最不是滋味。

  刀哥團隊的導遊介紹說,克里姆林宮也加強了對導遊的管理,所有中國導遊都要集中到克宮旁的一個小黑屋裏考試,內容是克宮和俄羅斯的歷史。在帶團過程中,克宮安保人員可以隨時隨地點住一箇中國導遊“問話”,抽查他的克宮知識。

  據說,就有一個不會俄語的中國“黑導遊”(俄羅斯媒體稱爲“灰色導遊”)帶團到克宮,當地安排的俄羅斯導遊問他會不會俄語,他點頭,知不知道規定,他也點頭,結果進去被安保人員點住一問三不知,當場把導遊執照給剪了。

  中國遊客的大小便

  爲什麼克里姆林宮要針對中國遊客定下如此嚴格的規定,據《莫斯科共青團員報》的說法,是中國遊客在克宮“頻繁”的不文明行爲,而最近的一起是一位中國老人在克宮內的天使報喜大教堂小便。

  天使報喜大教堂

  已有500年曆史的天使報喜大教堂是俄國沙皇和王室舉行洗禮和婚禮的地方,這座建築對俄羅斯人意義不言而喻。根據導遊的說法,這位老人當時因爲內急,選了大教堂一處平時不大來人的牆角方便,可偏巧那時正好有一隊旅行團沒有走正常線路,把已經脫下褲子的老人看個正着。

  不像一些西方媒體,《莫斯科共青團員報》以及《觀點報》的報道還是儘量做到了平衡,根據他們的說法,這位老人的歲數的確不小,並且當時身體確實不太舒服,生了病。

  不過,導遊介紹說,克宮的嚴格規定還另有隱情,他們導遊圈內的說法,有人帶的團裏有大媽在克宮內正對總統府的花園內“大號”,在被安保人員發現後,大媽的兒子還跟安保人員起了衝突。

  可嘆的是,大媽解“大號”的位置離廁所只有百米距離。

  導遊的這個說法,刀哥沒有在俄羅斯的網絡和媒體上找到,不過按照《莫斯科共青團員報》所說,天使報喜大教堂的事在克宮不是一次兩次地發生(導遊說這已經是今年這一年內的第12起),在俄羅斯著名旅遊景點內也不是一次兩次地發生。

  2016年就曾傳出一位中國遊客在葉卡捷琳娜宮皇宮大廳的硬木地板上給孩子把尿的事。

 葉卡捷琳娜宮皇宮大廳 葉卡捷琳娜宮皇宮大廳

  導遊也無奈地笑笑說,他帶的上一個團有孩子正要這樣在克宮如廁,嚇得他一個箭步拿着礦泉水瓶遞了上去。

  爲何在俄羅斯找不到廁所

  爲什麼中國的老人和孩子在俄羅斯找不到廁所?

  俄羅斯媒體並沒有把這一味歸結於中國遊客素質,他們援引俄羅斯網友的話說,俄羅斯確實存在廁所少的問題。這對於中國老年遊客來說確實是不方便的。應當考慮解決這一問題,不要一味指責他人。

  刀哥在此行中也發現,莫斯科和聖彼得堡兩地的旅遊基礎設施準備,在大量來自中國和歐洲的遊客面前,確實有不周到、跟不上的方面,尤其是廁所不足。

  俄媒還援引了中國導遊的分析說,老人隨地大小便大多是因爲身體不適。在俄羅斯,亞洲人不得不吃自己平時不怎麼吃的食物,酒店的標準早餐包括酸奶,奶酪,麥片,亞洲人的消化系統可能接受不了這些食物。在中國的俄羅斯人可能也會出現同樣的問題。

  早前,導遊一般會將中國遊客帶到中國餐館吃早餐,但後來這個做法幾乎被拋棄了,因爲要提早去酒店接遊客,帶他們去另外一個地方吃飯,之後才能去遊覽。畢竟在酒店用餐更方便快捷。

  此外,在中國遊客剛剛開始到俄羅斯旅遊時,大多數是30至40歲的人。現在65歲及以上的中國遊客也紛紛前往俄羅斯。在一個普通的旅遊團中,這個年齡段的至少有10人。其中兩三個年齡很大,甚至走路都困難。(刀哥所在的團最大年齡83歲)

  對俄羅斯來說,這是不尋常的:在俄羅斯,一個70歲的男人往往是貧窮的,他不能去任何地方。而中國人則更加活躍,他們喜歡看世界。中國人喝很多水,經常去廁所,相信這有助於清潔身體。但他們不習慣忍受。對於兒童來說尤其如此。俄國媒體介紹說,在中國,孩子被稱爲“小皇帝”,“實際上一切都是被允許的”。

  聖彼得堡當地媒體則介紹說,如果發生了不文明的事,博物館和隨行團隊的管理部門會盡量不公開,因爲俄羅斯旅遊業希望吸引更多的中國遊客。

  俄媒援引聖彼得堡漢語導遊翻譯協會會長巴爾卡切娃的話說,中國人並不是故意這樣做,只是他們的日常習慣不同。

  可理解性錯誤?

  從這些報道中可以看出,俄媒並沒有簡單將個別中國遊客的行爲簡單蓋上不文明的標籤,客觀地說也應如此。

  在廣西師範學院何一飛、李豐生爲中國人出境遊撰寫的文章中,將這種現象稱爲“可理解性”錯誤。

  不能簡單地就說“可理解性錯誤”是不文明的或者不道德的,從主觀上說,旅遊本身就是一種放鬆,在“無姓名、無責任、無約束”的環境下,人本來就可能放鬆自我;從客觀上說,旅遊目的地設施跟不上、缺乏人性的科學的管理,對中國人習慣地不瞭解,以及導遊的引導講解告知不夠,都是可能造成遊客犯錯的因素。

  也不能以少數人的行爲來給大多數中國遊客戴帽子,根據2014年攜程組織的100多萬跟團與自由行遊客出境旅遊數據調查發現,發生惡性不文明事件的情況非常少見,比例低於萬分之一。

  而根據刀哥自己的經驗,以往刀哥在國外看到中國遊客不文明行爲的現象比較少,是更多的採用了自由行這種方式,而這次赴俄難得地選擇了跟團遊,見到的“不文明”現象也多了些。

  爲什麼跟團遊容易“不文明”,一方面人都有從衆心理,在團隊當中更容易放鬆,另一方面一個大團體目標的不文明現象在當地引起的負面效應也更大。

  選擇跟團出境遊的,大多是一些不熟悉上互聯網查攻略、不會外語,子女忙於工作不能陪伴的老人。他們或許從未上過西式高級餐廳吃過一頓飯,也就不熟悉西方人都是小聲說話進食的規矩;他們或許從未搭乘過地鐵,也就不知道在莫斯科長長的地鐵扶梯上應該靠右行來給着急的行人讓出左邊的習慣。

  這個世界上大多數旅遊聖地的傳統配置,幾乎都曾經是爲服務西方人而設置的,從旅館早餐到景點的士,世界旅遊的規矩是西方人早定下的。而老人們適應和習慣西方習俗的經驗和能力,比年輕人弱得多。

  在這方面,我們也不能忍心指着他們簡單說一句,真不文明。

  慢一點,耐心一點

  但刀哥還是想在這裏說幾句話。

  中俄兩國有傳統友誼。一對素昧平生、言語不通的中國人和俄國人,可以用相同的旋律最快地找到共鳴。這是中國七十八十歲的老人們可以忍受十幾個小時的飛機也要去俄羅斯看一看的理由。

  在我此行所見之中,俄羅斯人不能不說沒有考慮到這點,莫斯科紅場俄羅斯國家歷史博物館大門上貼的各國語言指示牌中,英文的是“welcome”,中文的卻是“中俄友好”。

  這也是每個準備去到俄羅斯旅遊的中國遊客,心裏應該更裝着一份意識的理由。

  《共青團員報》認爲中國遊客的耐性不足,刀哥也有體會。世界盃期間,莫斯科郊外謝爾蓋耶夫小鎮涌入大量遊客,旅館的招待能力跟不上,熱水供應不過來,中國遊客聚集在過道里大吵大鬧,可旅館裏還有其他國家的遊客要休息,酒店前臺不斷給導遊打電話投訴,導遊說,那是他導遊生涯中極爲尷尬的一刻。

  中國人,我們其實可以慢一點,耐心一點。

  大多數中國遊客在國外是能遵守當地秩序的,在刀哥所在的團中也是如此,但同樣有在冬宮用手扣牆上木雕,在葉卡宮因爲參觀次序問題與園區管理方面起爭執的情況。

  坦率地說,中國人的自尊心是很強的,這也是“中國遊客在國外不文明”這個話題每每能激起國內輿論的原因。在克宮的參觀過程中,俄羅斯導遊那句“你好”背後的真相讓大家都蔫蔫的,團裏有兩位遊客走到不允許行人停留的車道上拍照,團裏的大叔大媽們馬上着急起來,認識不認識地都在催他們快回。這是父輩們的一種集體自尊吧。

  中國在熟悉世界,世界也在熟悉中國,在這個過程中,多一點謙虛和包容,可以有,也應該有。

  感謝導遊沈隊、小胡爲本文提供的幫助,本文部分內容由柳玉鵬翻譯。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