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四川廣安女副區長被男友施暴致死 幾度想分手未果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8年09月12日 18:33   重慶晨報

  原標題:四川廣安女副區長黎永蘭被男友施暴致死

四川廣安市廣安區政府副區長黎永蘭生前照片。圖片來源/廣安市政協官方網站。四川廣安市廣安區政府副區長黎永蘭生前照片。圖片來源/廣安市政協官方網站。

  黎永蘭,女,1976年4月生,九三學社成員,曾任四川廣安市政協常委,廣安市廣安區人民政府副區長,分管科教文衛等方面工作。2017年10月22日晚,黎永蘭被男友林雪川襲擊後重傷入院搶救。2017年10月27日,黎永蘭因顱腦重度損傷,搶救無效死亡。

  上游新聞記者(爆料微信號:shangyounews)瞭解到,黎永蘭的男友林雪川涉嫌殺害了這位時年41歲的女副區長,事發後林雪川還一度謊稱黎永蘭是自己摔倒,直到4天以後才向警方坦白了案情。

  林雪川歸案後,黎永蘭的家人才發現,至少從2015年開始,副區長黎永蘭就長期生活在男友的暴力陰影下,幾度試圖分手未果。

  廣安市中級人民法院將於2018年9月21日開庭審理此案。

2017年6月10日,廣安區政府副區長黎永蘭“暢享院壩 歡樂農家”大賽上向先進示範戶贈送攝影家拍攝的照片。圖片來源/四川新聞網  2017年6月10日,廣安區政府副區長黎永蘭“暢享院壩 歡樂農家”大賽上向先進示範戶贈送攝影家拍攝的照片。圖片來源/四川新聞網

  女副區長的最後120小時

  2017年10月22日,上午8:00。

  同居近三年的情侶黎永蘭和林雪川起牀後,一直在爭吵。

  黎永蘭的母親李玉(化名)發現,以往都是晚上洗頭的黎永蘭居然在早上洗頭了。李玉以爲是自己的眼睛花了,她看到黎永蘭洗頭髮的泡沫裏有血跡。

  吵架以及反常的洗頭髮,母親李玉看在眼裏,也不好說些什麼。

  李玉煮了紅薯稀飯,招呼黎永蘭吃早飯。黎永蘭說,要到學校視察,公務繁忙,且已經有車在樓下等着了。說話間,頭髮未乾的黎永蘭向門口走去。

  這時,李玉聽到林雪川從房間裏邊罵邊走出來,“黎永蘭,老子要弄死你”。着急出門的黎永蘭沒有理會林雪川,徑直出了門。

  黎永蘭的母親李玉聽到林雪川對女兒的叫囂,忍不住回了幾句。

  哪曾想,黎永蘭在2017年10月22日早上出門之後,就再也沒能回來。

 黎永蘭曾擔任副區長的四川廣安市廣安區政府。攝影/胡磊 黎永蘭曾擔任副區長的四川廣安市廣安區政府。攝影/胡磊

  2017年10月22日,晚10時許。

  黎永蘭和幾個同事一起在廣安鼎虹歌城唱歌娛樂,林雪川來到KTV包房,敬了黎永蘭同事幾杯酒,打招呼後便走了。

  據林雪川事後的供述,黎永蘭和林雪川出了KTV大門之後,黎永蘭說林雪川“怎麼才喝了兩個就喝不得了”。一來二去之間,兩人便爭執了起來。

  林雪川在廣安當地經營了數家公司,涵蓋了水業、建築、物流、旅遊開發等多個行業,但效益一直不好,欠債上千萬元。

  黎永蘭在爭執中,提到了林雪川失敗的生意,這似乎激怒了林雪川。

  在林雪川和黎永蘭爭執的過程中,一名過路的出租車司機說,他看見後來被證實爲林雪川的男子從背後推搡黎永蘭,黎踉踉蹌蹌的走到出租車跟前,黎永蘭向出租車司機求助,“快點打110,要打死人了”。

  出租車司機以爲夫妻吵架,便駕車離開,同時也撥打了110報警。當地警察約10分鐘後來到了現場,但林雪川和黎永蘭已離開現場。

  林雪川曾透露,當時他提出兩個人一起跳河自盡,首先把黎永蘭的手機往地上砸壞,並把黎永蘭白色的手提包也隨意丟在路邊,拖着黎永蘭往西溪河邊走過去。

  林雪川和黎永蘭走向西溪河的過程中,黎永蘭多次表示不願意和他一起跳河,但林雪川堅持拖着黎永蘭往河邊走過去,黎永蘭拼命呼救。

  在距離鼎虹歌城以北1.2公里外的南城印象小區門口,黎永蘭向路過的羅先生求助幫忙報警。

  上游新聞記者從多個渠道證實,當晚,路人羅先生曾被黎永蘭求助。羅先生表示,後來被證實爲黎永蘭的女子曾在南城印象小區門口,拉着他的手求助,反覆說“我老公要殺我”,林雪川則表示“快點走哦,別個也有事情”。

  路邊火鍋店的老闆也說,當晚10點過左右,看到了一男一女在大街上爭執並呼救。

  黎永蘭被林雪川試圖拖往河邊的過程中,至少有包括出租車司機、市民羅先生、沿路商戶在內的三撥人看到了這一情況,出租車司機還撥打了110報警。遺憾的是,這些都沒有能改變41歲的副區長黎永蘭被重傷致死的事實。

  林雪川表示,自己抓着黎永蘭繼續往河邊走去,在走了一段路之後,黎永蘭咬了林雪川的左大臂,林雪川於是順勢左右手一起往黎永蘭的頭上打去,黎永蘭就往後面倒下,腦部着地。

  根據林雪川的說法,黎永蘭倒下之後,左邊耳朵就流血出來了,嘴裏也吐白沫,他自己也嚇倒了。林雪川將倒地的黎永蘭通過出租車送到了廣安市人民醫院。

  2017年10月22日,晚11點15分。

  黎永蘭被林雪川送到了廣安市人民醫院急診科,當時入院的黎永蘭鼻子、頭髮上都有血跡,醫護人員詢問黎永蘭相關情況,均沒得到迴應。知情人士介紹說,黎永蘭當時被送往醫院的時候,身上除了血污之外,沒有明顯的傷口,醫生判斷是顱腦損傷,於是立即進行安排了開顱手術。

  林雪川此時對院方介紹說,黎永蘭是因喝酒後自己不慎摔傷的。

  2017年10月23日傍晚18:00,黎永蘭自主呼吸消失,血壓靠大劑量升壓藥物維持。醫院邀請了權威專家進行了會診,得出了結論是病情危重,自主呼吸基本無法恢復。

  4天后的10月27日8:20,黎永蘭心率下降到34次/分,院方開始搶救。8:27,黎永蘭自主心跳停止。8:57分,廣安市人民醫院確認黎永蘭臨牀死亡。

  2017年11月1日,黎永蘭的屍檢報告出爐:黎永蘭的頭部骨折,硬膜下有血腫,腦組織廣泛挫傷,頭部損傷是其致命傷。黎永蘭因嚴重顱腦損傷死亡。

 2016年11月,新一屆廣安區政府班子成員合影,右爲黎永蘭。圖片來源/廣安區政府網站 2016年11月,新一屆廣安區政府班子成員合影,右爲黎永蘭。圖片來源/廣安區政府網站

  黎永蘭:從老師到工作能力突出的副區長

  黎永蘭歿年41歲,去世時任廣安市廣安區政府副區長,主管科教文衛等工作。據介紹,黎永蘭在去世前剛剛明確了正處級待遇,還沒有來得及落實,就突遭橫禍。

  黎永蘭畢業於廣安當地的師範院校,1993年畢業後在廣安市觀閣鎮的中學當老師。

  據知情人回憶,黎永蘭的教學成績優異,她所帶班級在廣安名列前茅。2003年,黎永蘭參加了公務員考試,告別講臺成爲了一名公務員,先後在廣安大有鄉、龍臺鎮等地擔任了副鄉長、鎮長等職務,“工作很有一套”。

  2008年,黎永蘭擔任廣安區監察局副局長、廣安市廣安區招投標監督委員會辦公室主任等職,2015年3月升任廣安區林業局局長。

  2016年8月,在廣安區人大會議上,黎永蘭當選爲廣安區唯一的女性副區長,主要負責科教、文化、衛生等工作。在廣安區政府的官網上,現在仍然可以看到黎永蘭在任時調研、開會、陪同上級檢查的新聞。

  她的前同事評價說,黎永蘭工作能力較爲突出,能夠統籌協調各方面的關係,上級組織部門對她較爲認可。

  除了廣安區副區長的職務以外,黎永蘭還是政協廣安市第五屆委員會常務委員。從提案記錄來看,黎永蘭的提案都和基層羣衆相關,如《關於加快推進社區日間照料中心建設的建議》、《關於強力推進產業扶貧的建議》等,提案內容集中在她較爲熟悉的科教、文體方面。

  和順暢的仕途相比,黎永蘭的情感經歷就有些坎坷。

  黎永蘭有過一次婚姻經歷,和前夫育有一女,2010年離婚。對於第一次失敗的婚姻,黎永蘭認爲是家裏人有過多的介入,造成了無法挽回的局面。正是這個原因,黎永蘭的父母和其家裏人對於她離婚後的感情生活也不好多加介入。

  “我就說他們(林雪川和黎永蘭)兩個應該分開的,我又不好說的。”黎永蘭母親懊悔地對上游新聞記者說。黎永蘭在2014年的時候將林雪川介紹給了家人認識,黎家人普遍對這個男人不滿意。

被控故意傷害罪的犯罪嫌疑人林雪川。圖片翻拍/胡磊被控故意傷害罪的犯罪嫌疑人林雪川。圖片翻拍/胡磊

  林雪川:有家暴史登上媒體的慈善企業家

  林雪川和黎永蘭相遇於2012年。在他們共同的老師組織的一次飯局中,兩人相識,閒聊中才發現兩人都是觀閣鎮當地中學的校友。

  和黎永蘭一直在廣安發展不同的是,林雪川去過廣東東莞等地謀生,之後才以“成功企業家”的身份回到廣安。

  多位熟悉林雪川情況的知情人向上遊新聞記者介紹,林雪川初中畢業後在觀閣鎮當地的郵電部門送報紙,開始時工作較爲認真。但不久之後,林雪川利用送報紙的機會,以幫村民取郵政匯款爲由,多次偷竊村民從省外匯回家鄉的款項。被村民發現之後,林雪川前往廣東打工,因數額不大,警方也未予追究。

  林雪川在廣東東莞大朗從事貿易加工產業。根據廣安當地媒體報道林雪川事蹟的相關內容顯示,林雪川在廣東從一名毛織工人做起,在掌握了技術和管理流程之後,在廣東創辦了服裝品牌“依哥弟”,“林雪川從一個打工仔搖身一變,成爲擁有五六十號工人,年產值300多萬元的毛織廠老闆,走上了屬於自己的創業之路。” 

  2011年,林雪川終於在家鄉將黃蓮丫水廠建成,成爲了名副其實的老闆。熟悉林雪川的人說,他是一個善於包裝自己的人,互聯網上現在仍然可以看到大量當地媒體對於林雪川在環保、教育、慈善等方面的報道,給家鄉修村道、捐資助學、鼓勵當地中小學生愛護環境等等。

  林雪川的努力失敗了。

  當地人知道林雪川是一個有家庭暴力史的人。知情者透露,林雪川至少有過兩段婚姻,兩任妻子都爲他生了孩子。林雪川的第一任妻子在爲他生下了孩子之後,就因受不了林的打罵而離開,留下兒子給林雪川撫養。林雪川在東莞認識了一個湖南女孩並結婚。林雪川在東莞的鄰居向上遊新聞記者證實,他們經常看見或者聽見林雪川毆打自己的妻子。鄰居們說,林雪川最爲嚴重的一次家暴,是將當時約五六歲的兒子打住進了醫院。很快,林雪川和第二任妻子也分道揚鑣。

2017年11月,廣安區法院調解的林雪川需返還黎永蘭繼承人借款85萬元及利息。攝影/胡磊2017年11月,廣安區法院調解的林雪川需返還黎永蘭繼承人借款85萬元及利息。攝影/胡磊

  “我認識你是這輩子最大的錯誤”

  林雪川的水業公司從2011年建立之後,經濟效益一直不怎麼理想。在和黎永蘭確立了情侶關係之後,林雪川多次通過黎永蘭向黎的家人借款。

  黎永蘭的母親李玉說,自己和丈夫從上世紀八十年代末就開始在當地經商,從事建材等方面的生意,家庭條件較好。對於黎永蘭這個女兒,相較於另外兩個兒子他們也更爲關愛,所以每當黎永蘭提出借款的請求,他們都會盡量滿足。

  在黎永蘭出事之後,黎永蘭的父母就林雪川借款一事將他告上了法庭,僅經過法院確認的向黎家借款的金額就有146.5萬。李玉說,這146.5萬還是有憑據的並通過法院確認了的,剩下的還有許多借款連收據都沒有。

  林雪川除了借款之外,黎永蘭的工資、獎金等收入被林雪川控制,黎永蘭平時只能拿到一個月約2000塊的生活費。

  黎永蘭母親李玉憤恨的說,自己的女兒還是一個副區長,但平日裏穿的衣服都是淘寶上買的幾十塊的平價貨,遇到重大場合才捨得穿一件幾百塊錢的好衣服,生活品質連剛畢業的大學生都不如。

  黎永蘭的家人在出事之後才知道,黎永蘭長期生活在林雪川的暴力陰影中,“分手”成爲了黎永蘭不能完成的任務。

  據黎永蘭的生前好友透露,黎永蘭和林雪川2012年認識之後,林雪川提出交往,但黎一直以閱歷、層次相差太大等爲由拒絕。直到2013年,林雪川以“無恥的非法手段”逼迫黎永蘭和他確認了戀愛關係。

  上游新聞記者(全國爆料熱線:M17702387875@163.com)獲得的三段黎永蘭和林雪川在2017年5月13日的通話錄音顯示,黎永蘭多次要求 “好聚好散”結束兩人的關係,甚至說出了“你一分錢都不還,我再給你一百萬,我們就分手吧”。但林雪川不同意分手,“分手後我要殺你全家,我要你活不過三天““我就是要你死”“我動你一下,你家頭一家人都要死完”等。

  黎永蘭的多位朋友證實,2015年元旦,在廣安當地一家餐館中,林雪川當着黎永蘭多位親人的面將黎永蘭打傷,多人勸阻無果,黎永蘭一位朋友也被打傷,眼睛腫了一個月。據黎永蘭母親李玉說,這次林雪川的施暴造成了黎永蘭住院並被院方下了病危通知書,也直到這時,家裏人才知道黎永蘭和林雪川的關係如此的危險。

  廣安檢方以故意傷害罪對林雪川提起了公訴,黎永蘭的家屬對此並不認可。黎永蘭家屬認爲,林雪川對黎永蘭的施暴從2015年開始就有據可查,多次反覆對黎永蘭進行毆打,性質惡劣。同時,林雪川至少從2017年開始就明確的對黎永蘭發出了死亡威脅,這是有預謀的行爲。

  其次,2017年10月22日林雪川對黎永蘭施暴之後,無論是對醫院的護士、黎永蘭的工作單位廣安區政府、黎永蘭的家屬,都謊稱是黎永蘭喝醉酒之後自己滑倒摔傷的,根本沒有告知實情。直到10月25日,黎永蘭的家屬發現情況有異常之後報警,警方將林雪川擋獲之後,他才說出了施暴的詳情。

  黎永蘭母親李玉說,林雪川在事後第一時間隱瞞了真相,試圖以意外來掩飾故意,這是不悔罪的表現,從事發到被抓,三天的空檔時間,林雪川也有機會將不利的證據毀滅,這都應該罪加一等。

  “我認識你是這輩子最大的錯誤”,黎永蘭曾在電話中對林雪川說的這句話,一語成讖。

  上游新聞見習記者 胡磊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