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最新研究報告揭露鄭國恩關於新疆人口問題的六個謊言

http://dailynews.sina.com   2020年09月14日 00:56   中國新聞網

  中新社烏魯木齊9月14日電 新疆大學網站14日刊出該校政治與公共管理學院副教授林芳菲撰寫的研究報告《對鄭國恩關於新疆人口問題謬論的事實回擊——基於新疆各族人民生育意願的調查研究報告》(以下簡稱《研究報告》)。該報告指出鄭國恩的《絕育、宮內節育器和強制生育控制:中國共產黨在新疆壓制維吾爾族生育率的運動》存在六個謊言。

  《絕育、宮內節育器和強制生育控制:中國共產黨在新疆壓制維吾爾族生育率的運動》今年6月由美國詹姆斯頓基金會發布,後被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相關聲明中和美聯社的報道中引用,指責新疆的人權狀況。

  《研究報告》稱,鄭國恩的報告宣稱數據引用自中國官方發佈的統計數據及報告,但事實上其報告充斥着大量捏造事實、篡改數據的地方。“中國政府強制新疆維吾爾族婦女節育絕育”的說法不過是美國一些具有反華背景的基金會及學者的故伎重演,他們通過捏造事實、篡改數據等手段炮製出了種種謊言。

  《研究報告》指出鄭國恩的報告中,謊言一是新疆人口自然增長率急劇下降。

  鄭國恩在報告中宣稱,自2015年以來,新疆人口自然增長率急速下降,其中2018年和田和喀什地區人口自然增長率僅爲2.58‰,並藉此將新疆民族平等的人口政策惡意詆譭爲“種族滅絕”。

  《研究報告》稱,根據《新疆統計年鑑2019》顯示,2018年南疆四地州人口自然增長率情況如下:克孜勒蘇柯爾克孜自治州爲11.45‰,阿克蘇地區爲5.67‰,喀什地區爲6.93‰,和田地區爲2.96‰。鄭國恩所引用的數據與客觀數據嚴重不符。此外,他在提及相關數據時也未標明該數據的具體來源,其數據的真實性令人懷疑。

  新疆人口自然生育率出現的變動是正常現象,並且這一變動與中國政府長期推動婦女兒童權益保護工作所取得的成就密不可分,更是新疆少數民族婦女自主生育意願的體現。

  另外,新疆人口自然增長率下降的原因更絕非是蓬佩奧與鄭國恩所宣稱的由中國政府對少數民族居民推行強制生育控制政策造成的。2017年7月新修定的《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人口與計劃生育條例》中明確指出,“新疆實施“城二農三”生育政策:城鎮居民一對夫妻可生育兩個子女,農村居民一對夫妻可生育三個子女”。而新修定的條例與此前新疆少數民族城鎮居民可生育兩個子女,少數民族農牧民可生育三個子女的計劃生育政策之間並未任何衝突。這正是中國政府一視同仁地保護包括少數民族在內的各族人民合法權益的人口政策的具體體現。

  《研究報告》認爲,所謂對少數民族居民推行強制生育控制政策純屬無稽之談,將新疆民族平等的人口生育工作抹黑爲“種族滅絕”,更是反映了某些西方國家和機構極其險惡的用心。

  謊言二是克孜勒蘇柯爾克孜自治州制定了2020年該州自然增長率接近於零的目標。

  鄭國恩的報告稱,克孜勒蘇柯爾克孜自治州“設定了前所未有的接近零的人口增長目標”,即該州2020年人口自然增長率降低至1.05‰,並藉此論證中國政府對維吾爾族等少數民族採取強制生育控制的說法。

  事實上,鄭國恩完全篡改了克州相關文件的數字。克州衛健委預算報告中,“人口自然增長率”使用的是百分比,即1.05%,其換算爲千分比率後爲10.5‰。鄭國恩報告卻故意篡改了比率的單位,捏造虛假數字來惡意攻擊抹黑中國政府在民族地區推行的計劃生育政策,其險惡用心昭然若揭。

  謊言三是違反計劃生育的婦女將被送入教培中心。

  鄭國恩報告稱,新疆政府文件規定,違法生育者將參加教培中心學習,並“佐證”了“墨玉名單”中所提及的違反計劃生育政策是參加教培學習的最常見原因。

  《研究報告》稱,鄭國恩雖然在其報告中引用並列舉新疆各地州及縣一級政府關於開展計劃生育工作的文件,但所有文件從未出現鄭國恩所宣稱的“違法生育者將參加教培中心學習”的提法。相反,文件中不斷強調遵照國家法律及地方法規開展相關工作。鄭國恩報告別有用心地捏造了教培中心的設立與計劃生育違法行爲之間的關聯,企圖污名、否定新疆教培工作在反恐、去極端化方面取得的成績,惡意攻擊中國的計劃生育基本國策。

  另外,鄭國恩報告中提及的所謂“將違法生育者送入教培中心的‘墨玉名單’”早已被證明是捏造的,它的出現是西方炒作、抹黑中國新疆政策的慣用伎倆。

  謊言四是2018年中國宮內節育器新增例數的80%發生在新疆。

  鄭國恩的報告中稱“2018年,中國80%的宮內節育器(IUD)的新增例數都發生在新疆”。但根據國家衛健委出版的《中國衛生健康統計年鑑2019》數據顯示,2018年新疆新增放置節育器例數爲328475例,全國新增例數爲3774318例,新疆新增例數僅佔全國新增例數的8.7%。顯然,真實數據與鄭國恩80%的結論相距甚遠。

  謊言五是中國政府對育有一孩維吾爾族婦女進行強制節育手術,及庫車縣喪偶或喪失生育能力的育齡維吾爾族婦女數量大幅增加。

  《研究報告》認爲,鄭國恩的報告中沒有任何證據來佐證婦女選擇在育有一孩後使用宮內節育器是政府強制的行爲,而非自願的行爲。他所謂的結論不過是其妄加揣測的產物。

  事實上,中國的生育技術服務一直實行國家指導和個人自願相結合的原則,強調公民享有避孕方法的知情選擇權,包括維吾爾族在內的各民族居民在充分知情且自願的情況下選擇進行節育手術,婦女享有根據自身身體及家庭的情況在孕育一孩後選擇節育手術的自主權。

  謊言六是和田地區某街道的漢族人口自然增長率是維吾爾族人口的8倍。

  鄭國恩在報告中稱,2018年,和田市古勒巴格街道的漢族人口自然增長率是和田縣的人口自然增長率的近8倍,並用此數據指責北京正加速推動“漢族殖民政策”。

  《研究報告》認爲,首先,鄭國恩在其報告中並未標註古勒巴格街道的街道自然生育率的數據來源,其數據來源的真假無從考證。其次,多種因素都導致一個街道社區的人口自然增長率在一年內出現較大變動。再次,用一個可能存在特徵人口變動的街道對比一個縣的情況,藉此反映一個地區的各民族人口的變化,這顯然不符合人口統計學的基本規律。

  對比2017年至2018年和田地區漢族人口與維吾爾族人口數量的變動,不難發現,2018年和田地區維吾爾族總人口是增加的,而漢族總人口是減少的。《研究報告》稱,在客觀的數據面前,所謂的“漢族殖民政策”就是玩弄數字遊戲製造的謊言。(完)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