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雷達專家張履謙:開創中國電子對抗事業先河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9月11日 21:19   中國新聞網

  中新網北京9月12日電 雷達專家張履謙:開創中國電子對抗事業先河

  作者 郭超凱 孫自法

  “個人的力量是很渺小的,只不過是滄海的一滴,要把微小的個人力量,貢獻到無穹的大海中去。”回憶起60多年前投身中國國防科研建設,中國工程院院士張履謙感慨地說道。

  這位白髮蒼蒼的老人是中國雷達技術、電子對抗和航天事業開創者之一,長期致力於國防科研事業,成功研製中國防空導彈制導雷達武器裝備,並謀劃多種衛星研製,推動中國空間技術長足發展。

  1926年,張履謙出生於湖南長沙一個小村莊,小時候他當過放牛娃,種過菜,還做過插秧、割稻等農活。張履謙的成長伴隨着戰亂逃亡。1938年湘北會戰時,還在湖南廣益中學讀高中的張履謙被迫四處逃難,每天趕路近百里,途中日本飛機從頭頂呼嘯飛過,機槍肆意掃射。這期間,張履謙還得了流行疫病,在路上幾次休克。

  在苦難歲月中成長,更加堅定了張履謙“讀書救國、發奮圖強”的信念。1946年,張履謙考入清華大學電機工程系,開始了其與雷達、電子對抗的不解之緣。

張履謙在太原衛星發射中心。供圖

  開創中國電子對抗事業

  “我們國家的電子對抗從無到有,就是從抗美援朝反干擾那會兒開始的。”1951年,抗美援朝戰爭處於艱苦相持階段,美國B-29飛機對鴨綠江兩岸狂轟濫炸,並施放電磁波干擾。

  “美國的戰鬥機白天害怕我們攔截,就選擇每天晚上過來轟炸。他們的飛機從東京起飛時就開機干擾我們的雷達。”張履謙回憶稱,“這樣一來,我們的雷達就變成了‘瞎機’,一會全黑一會全白,反正就是偵查不到敵機。”

  危機關頭,抗美援朝志願軍前線部隊向中央軍委總參謀部發電報求助,張履謙奉指示赴前線解決雷達抗干擾問題。經過觀察和研究,張履謙提出雷達收發設備同時快速變頻、使用瞬時自動增益控制和多站雷達交叉定位等措施,有效地解決了抗干擾問題。

  “當時我們用快速跳頻的方法來解決問題,它干擾我們這個頻率,我們就跳到另一個頻率,它再幹擾,我們就跳到第3個頻率。”思維活躍的張履謙就地取材,用罐頭盒和麻繩製作了跳頻裝置。“罐頭盒是金屬製的,可以改變雷達的參數,這樣一來就解決美國敵機干擾雷達的問題。”

  1952年,中國人民解放軍在軍委通信部成立了全軍第一個電子對抗組織——雷達干擾與抗干擾組,任命張履謙爲組長,由他負責管理全軍雷達任務。擔任組長後,張履謙不辱使命,帶頭研製了多種雷達抗干擾電路,送往前線部隊試驗使用。

  談及電子對抗的重要性,張履謙表示:“在現代戰爭中,沒有抗電子干擾能力,你的武器就相當於一堆廢鐵。”1956年,中央軍委總參謀部通信部成立雷達干擾與抗干擾研究室,張履謙任主任。他在室內建立了偵察、干擾、分析、雷達抗干擾、通信抗干擾五個專業研究組,爲中國電子對抗領域培養了技術領軍人才。

  同年,張履謙參加了國務院編制中國十二年中、長期科學技術發展規劃工作,撰寫電子對抗和雷達等章節,描繪發展藍圖,從此電子對抗事業被納入中國國家科技發展綱要。

張履謙練得一手好書法。供圖

  擊落5架美國U-2飛機

  1957年,張履謙被調往國防部第五研究院,參加中國航天事業的創建。彼時,恰逢中國連續三年遭受自然災害的艱苦歲月,蘇聯撕毀約定,“突然一個晚上蘇聯就把專家全撤走了,逼得我們只能自己搞,黨中央決定要搞出自己的‘爭氣彈’。”張履謙說。

  “沒有設備我們就自己造,遇到不懂的問題,我們就仿照蘇聯裝備來設計,最終我們獲得了成功。”在一窮二白的情況下,張履謙帶領一批剛從大學畢業的研製人員,邊學習、邊工作,攻克了地空導彈制導雷達總體設計、天線研製、髙功率發射等關鍵技術,解決了雷達探測威力區、射擊有效區、跟蹤測角精度等方面技術難題,並順利完成了“紅旗一號”防空導彈制導雷達的仿製。

  “紅旗一號”仿製成功後,張履謙又根據部隊擴大導彈作戰空域、提高命中精度等要求,採用新雷達體制,增強雷達發射功率,降低接收噪聲,預埋多種抗干擾電路,完成了“紅旗二號”制導雷達的研製和定型,批量裝備戰鬥部隊。

  1962年,在中國“兩彈一星”研製的關鍵時刻,美國U-2高空偵察飛機頻繁進入中國領空刺探軍事情報,並攜帶干擾機干擾地空導彈雷達站。

  “起初,美國偵察飛機大搖大擺地進入中國領土偵察,我們都拿它沒辦法。”危機關頭,張履謙向軍委總部出謀獻策,並親臨改裝“紅旗一號”雷達,成功擊落了美國U-2高空偵察飛機。

  “我們將美國U-2飛機的飛行路線給摸清了,第一架飛機進來時我們沒有打它,等它回去時我們再打它個措手不及。”回憶起當年的情況,張履謙話語中滿是自豪,“後來我們採用近打、快打的辦法,採用反干擾措施研製了‘紅旗二號’雷達”,連續擊落了5架美國U-2飛機,讓它們有去無回。”

  自此美國U-2高空偵察飛機再也不敢侵入中國領空。此後,“紅旗二號”防空導彈成爲上世紀60年代至21世紀初中國空軍防空作戰的主戰裝備,服役40餘年。

  在雷達的研製和應用方面,張履謙還做了許多開拓創新工作,促進中國的雷達技術進步。他爲中國地地導彈的控制,研製了超短波雙波瓣切換體制的偏航控制(雷達)系統;主持研製完成一部地面超遠程衛星引導雷達和一部地球同步通信衛星微波統一測控(雷達)系統,爲促進雷達技術的發展做作出了重大貢獻。

  謀劃推動中國航天事業

  在電子對抗和雷達研製領域取得累累碩果後,張履謙並沒有停止前進的步伐,繼續向航天事業發起衝鋒。

  上世紀70年代,美國開始GPS衛星導航系統的研製。察覺到中國在這一領域的落後,1984年,張履謙和國內專家一同提出在中國建設雙星定位系統(即北斗一號衛星導航系統)的建議。該建議得到了中央批准,揭開了中國建設北斗衛星導航系統的序幕。

  “當時我們對於雙星定位系統有兩點建議:一是要有自己的北斗芯片,二是要有北斗衛星導航系統產業鏈。如今中國北斗正朝着這個方向發展。”張履謙說。

  作爲中國第一代衛星導航系統的策劃者之一,張履謙還參與了中國第二代北斗導航衛星的研製方案設計和技術攻關,指導衛星系統和地面系統的建設。

  1985年,張履謙被調往航天工業部科學技術委員會,從事空間技術領域工作。他謀劃多種衛星研製,參與載人航天、空間站、探月等工程研製,提出測控系統建設方案建議,謀劃中國空間技術持續發展。

  爲發展中國衛星通信,張履謙率團赴意大利擬定中意“天狼星”衛星通信試驗方案,實現歐亞衛星通信試驗。他積極推動中國通信廣播衛星頻率早日擴展至Ka頻段,提出攻克星上交換、多波束轉換、寬帶接入等關鍵技術攻關建議。

  期間,張履謙還多次出訪美、英、法、意、荷、日等國,參加國際空間學術會議和軍事電子學會議,吸取國外先進經驗,爲發展中國航天技術、促進國際合作建言獻策。

  近年來,已年逾九旬的張履謙正着力思考中國航天的下一步該怎麼走?

  “發射空間站、登陸月球后,我覺得下一步應該建立月球基地。”張履謙認爲,中國航天應穩步前進,在深入開發月球、完成技術積累後,再去開發火星。在他看來,登陸火星和登陸月球的技術有相似之處,能登陸月球,後續技術成熟了也一樣可以登陸火星。

  一如多年來不餘遺力地培養扶持技術人才成長,93歲的張履謙在日常生活中也在用自己別樣的方式去幫忙年輕人。從2016年2月14日開始,張履謙每天都會在微信朋友圈轉發一篇自己認爲有價值的資訊,並摘取總結文章中有價值的觀點,以便朋友們查看。

  “現在年輕人都很忙,沒有時間看新聞,我看完後總結出一些觀點,可以節省他們的時間。”老人憨笑着說道。(完)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