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英國組建神祕網絡部隊 只爲打好軍事領域“口水戰”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8月13日 11:55   中國新聞網

  英組建神祕部隊,只爲打好軍事領域“口水戰”

  軍事觀察

  本報記者 張 強

  英國《每日電訊報》網站近日報道稱,英國陸軍高級將領宣佈,英國陸軍將參與社交媒體戰,爲此將新組建一個專門打擊網絡威脅的部隊。預計這個部隊將針對英國社交媒體所遭“攻擊”作出反應,並主動發起類似攻勢。

  針對此事,國防科技大學副教授劉楊鉞說:“社交媒體戰可認爲是網絡戰的一種。從廣義上講,網絡戰指的是運用網絡信息手段開展的各類作戰行動,其攻擊對象既可以是敵對方的網絡信息系統、軟件、程序,也可以是軍用和民用物理設施,還可以是認知層面的心理狀態。英國媒體所說的社交媒體戰,其攻擊對象主要是敵對方的社交網絡,以及對手利用社交媒體開展的意識形態宣傳活動,因此可歸於廣義的網絡戰範疇。”

  “從心理攻防角度看,社交媒體戰也是傳統心理戰的進一步延伸。利用網絡信息技術手段,社交媒體戰發起方可以癱瘓對方社交媒體賬號或平臺,滲透對方系統併發布虛假信息,或者創建虛假站點,導致訪問對方社交賬號時落入圈套。與此同時,社交媒體戰也可沿襲傳統心理戰規律,比如依託新媒體平臺發動輿論攻勢,在社交媒體上散佈對手負面信息等等。”劉楊鉞表示,無論使用哪種手段,其主要目的都在於實現網絡信息技術條件下的攻心奪志,爲己方創造軍事或政治優勢。

  前述媒體透露,“伊斯蘭國”組織對社交媒體的利用越來越廣泛。2014年,“伊斯蘭國”利用在伊拉克的記者、攝影師和視頻編輯,用好萊塢風格和先進技術製作了數字視頻,向民衆散播虛假信息。美英軍隊與英國政府通信總部等國家機構合作,最終利用信息戰削弱了伊拉克北部和敘利亞的“伊斯蘭國”,挫敗該組織的手段就包括社交媒體上的“打擊”行動。

  實際上,除了英媒所披露的實戰案例外,社交媒體戰已經滲入到了社會和戰略博弈的方方面面。

  “由於社交媒體在影響公衆輿論和社會動員等方面發揮着顯著作用,特別是隨着恐怖主義組織積極利用社交媒體開展宣傳、煽動、集資等活動,各國都越來越重視在社交媒體平臺的戰略博弈,社交媒體戰開始成爲各國打擊戰略對手,尤其是打擊恐怖主義活動方面的重要途徑。”劉楊鉞介紹,美國曾高調宣佈對“伊斯蘭國”發動了全方位的網絡戰,其中針對該組織社交媒體平臺及賬號的滲透、攻擊、反宣傳等行動就是重要環節之一。

  據稱,這個新部隊將在“常規衝突界限附近”執行任務,以對抗外國的“惡意活動”和來自“伊斯蘭國”等恐怖組織的威脅。

  目前,對於網絡戰的性質,以及包括《武裝衝突法》在內的國際法是否適用於網絡戰,國際社會並沒有達成共識,甚至存在較大分歧。因此,對於網絡戰、社交媒體戰究竟能否歸於武裝衝突,以及何種條件下能歸於常規武裝衝突,各國都處理得較爲模糊。“隨着網絡戰、輿論戰、金融戰等各種新興衝突手段的崛起,越來越多的衝突案例表現出低烈度、弱組織化、隱蔽性、非暴力等特徵,難以用傳統武裝衝突加以界定。”劉楊鉞表示。

  那麼,未來我們將如何防範社交媒體戰呢?

  劉楊鉞認爲:“首先要高度重視未來社交媒體戰在國家間戰略互動中的重要地位,加強頂層設計,深入研究包括社交媒體戰在內的新型衝突的特點規律,儘早做好防範應對社交媒體戰的戰略戰術預案。必須指出,社交媒體戰既需要培育發展專業力量,也需要動員組織廣泛的社會參與,應積極整合不同媒體平臺資源,爲社交媒體戰構建全媒體全方位合力。同時,還要積極探索和掌握打好社交媒體戰的技術手段,確保核心技術自主可控,加強數據信息流動規制,完善社交媒體安全態勢感知和預警體系。”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