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浙江三門楊成餘深藏功名64年:衝鋒在前,一生的選擇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8月07日 02:42   中國新聞網

  中新網台州8月7日電(記者 範宇斌 通訊員 李貝妮)昔日的功績,被他刻意塵封,連家人都不知情。直到今年統計榮立二等功以上退役軍人信息時,這段塵封半個多世紀的光輝往事才被揭開。

圖爲:楊成餘的軍功章 劉煒 攝

  在浙江省三門縣亭旁鎮楊家村,95歲的老黨員楊成餘雖已年過耄耋,聽力幾近喪失,視力也已模糊,但老人精神矍鑠,聲音洪亮。他曾參與解放戰爭,先後榮立3個一等功和兩個二等功,他曾主動放棄組織安排的工作,復員爲老區發展嘔心瀝血。深藏功名64年,楊成餘從未向別人提及過去的英勇事蹟,更沒有因此向組織提出任何要求。

圖爲:楊成餘 劉煒 攝

  傷痕,是另一種榮譽

  楊成餘,1924年2月出生於楊家村的一個貧苦農家。

  1948年11月,貧農出身、種田務農的楊成餘在江蘇徐州加入中國人民解放軍,成爲解放軍步兵第一百二十一團第一營的一名戰士。

  1949年10月1日,對於楊成餘而言有着非凡的意義:這一天,他見證了新中國成立;這一天,他正式加入中國共產黨。

  楊成餘說,他到部隊後,不分白天黑夜地打仗,大大小小的戰鬥,早已記不清打了多少回,但印象最深的是廣東戰役。

  1949年10月,廣東戰役開始,一次在掩護炊事班時,楊成餘敏銳地發現前方山溝裏有敵軍活動。

  敵衆我寡,楊成餘卻毫不膽怯,端起衝鋒槍就帶領兩名戰友衝上前去:“站住!你們已被我軍包圍,快投降!”最終,楊成餘和戰友憑着智謀和勇氣,成功俘虜了9名敵軍,並繳獲機槍一挺、步槍5支,他因此獲得一等功。

  此前,楊成餘還隨解放軍第二野戰軍參加了渡江戰役。“很多戰友壯烈犧牲了。”說到這裏,楊成餘的聲音變得有些低沉,“那時候敵軍在前面撤退,我們在後面沒日沒夜地緊追,一天要行進八九十公里。糧食不足時,1個連120人,一頓只吃12斤米。”

  1949年到1950年,在向大西南進軍中,已經成爲副班長的楊成餘,因英勇奮戰表現突出,再次獲得一等功。

  1951年2月,在剿匪戰鬥中,楊成餘奮勇保衛村民生命財產安全,又一次榮立一等功。除此之外,他還曾先後榮立兩次二等功。

  槍林彈雨中,楊成餘幸運地活下來了。戰鬥留給他的,除了光榮,還有傷痕。他的眼睛在作戰中受傷,如今視力模糊,小傷更是遍佈全身。但在他看來,這些傷痕是另一種榮譽,“上了戰場,我們就隨時做好犧牲的準備。關鍵時候,有些戰士還用自己的身體吸引消耗敵人的彈藥,爲後續部隊打開缺口。”

圖爲:楊成餘在三門亭旁初心廣場敬禮 李貝妮 攝

  黨員,就要衝鋒在前

  南京、上海、廣東、廣西、貴州、雲南……解放戰爭期間,楊成餘的足跡遍佈大半個中國,村裏人都以爲他已不在人世。1955年3月,即將復員的楊成餘,回了趟家鄉亭旁,大家才知道,他還活着,但此時家中父母已過世。

  根據表現,部隊準備安排楊成餘到兵工廠上班。但這趟回鄉,他得知亭旁這個老區建設急缺基層幹部,他二話不說:“我留下!”

  “我是共產黨員,我不帶頭誰帶頭!”就這樣,楊成餘脫下軍裝,復員回到亭旁鎮楊家村,任村大隊長,帶領村民改溪造田、闢山造地。

  “那時技術落後,大家你一榔頭、我一簸箕,一點一點地徒手開荒了600多畝土地。”回憶起當年的開荒景象,楊成餘不無感慨地說。

  20世紀70年代初,田少人多矛盾在山區亭旁日益突出,僅靠開荒的田地,解決不了溫飽。開發蛇蟠塗,成爲當時亭旁解決這一矛盾的出路。1971年冬天,楊成餘響應號召,先後帶領楊家村的400多村民自帶糧食、鋪蓋,手拿簸箕、鐵鍬,浩浩蕩蕩地從山區奔赴海島圍墾。

  寒風刺骨,冰天雪地,楊成餘赤腳踩在結冰的海塗裏奔波。爲加快圍墾進程,即使腳被劃傷,他也只是用稻草簡單包紮下,繼續忍痛幹活。“那會兒,他已經50多歲,身體並不好,圍墾的苦非同一般,可他從不喊累。”曾和楊成餘一同參與圍墾的楊家村村民陳志蘆回憶。

  楊成餘長期在蛇蟠島上駐紮。一年到頭,不到臘月二十八,妻子梅珠鳳很少能見到他的身影。雖說是大隊長,但楊成餘的工資並不高,每月十幾元工資要養活5個孩子。家裏糧食沒得吃,梅珠鳳靠砍柴、種地等攢工分,減少丈夫負擔。孩子們也十分懂事,放學回家幫忙挖番薯、做農活。

  經過大家20多年的接續努力,蛇蟠島上築起了近20公里的海上長堤,圍墾良田1.58萬畝,亭旁人均土地面積翻了好幾倍。

圖爲:楊成餘年輕時期身穿軍裝的舊照 李貝妮 攝

  戰功,深深藏在心底

  在楊家村任職的22年裏,楊成餘工作挑最苦最難的幹,任勞任怨,從不爭名奪利。

  部隊期間的功績,更被他刻意塵封起來,連家人都不知情。直到2019年春天,這段塵封半個多世紀的往事才被揭開。

  今年4月,亭旁鎮網格員、楊家村婦聯主席楊蓮春來到楊成餘家中核對退役軍人立功信息。楊成餘從舊箱子裏翻出了服役有關的退伍證、立功獎章等材料,楊蓮春看到一枚枚軍功章,心頭一震:“沒想到我們身邊竟然藏了這樣一位戰功赫赫的戰鬥英雄。”

  在場的小女兒楊靈芝也愣住了。那一刻,她才知道不善言語的父親,原來竟有着如此輝煌的經歷。

  梅珠鳳同樣不知情。她回憶,當初嫁給楊成餘,他們住在父母留下的簡易木頭房裏。一家人除了幾個木頭做的盒子和幾牀棉被外,什麼家當也沒有,“婚後第二年,他生病了卻沒錢看病,我就賣了從孃家帶來的嫁妝,給他治病。”

  “楊成餘是戰鬥英雄”的消息傳開後,左鄰右舍個個感到意外:“只知道他是老黨員,沒想到他當過兵,還是立過戰功的大英雄。”也有人感到不解:“你有那麼大功勞,爲什麼不向組織提提要求,改善生活?”

圖爲:楊成餘向記者講述往事 李貝妮 攝

  對此,楊成餘說:“當年和我並肩作戰的很多戰友都犧牲了。跟他們比,我這點戰功根本不值一提,國家給我的已經夠好了。”

  對這位老兵的話語,村黨支部書記楊成來特別能理解:“村黨支部每月的主題黨日,楊老一次都沒落下過。村裏建起‘初心廣場’,他每天清晨都會來轉轉,還跟我說這個廣場名字取得好。他說,‘無論什麼時候,作爲黨員,都不能忘了自己的初心’。”(完)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