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鐵甲司令”許光達鐵血護黨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8月01日 03:30   中國新聞網

  “鐵甲司令”許光達鐵血護黨

  【編者按】“雲中誰寄錦書來,雁字回時,月滿西樓。”新中國成立70週年之際,品讀欄目特別策劃“朗讀者·紅色家書”專題,挖掘時間深處的生命故事和家風傳遞,尋找革命者精神、意志、情感的源泉。

  今日品讀:許光達與妻書——《艱苦與辛酸不能摧毀我們鐵的心願》。

許光達青年時代。

 

  千里尋黨,他懷抱怎樣的黨性?新婚別離,他堅守怎樣的愛情?

  幾番讓銜,他高風亮節袒胸襟;一息尚存,他粉身碎骨印初心!

  開國大將許光達、中國“裝甲兵之父”,一個“鐵”字,概括了他的精髓。毛澤東感慨:“這是一面明鏡,是共產黨人自身的明鏡!”

 

  鐵的愛情,一封家書訴十年

  1908年許光達出生在長沙縣東山鄉蘿蔔衝——如今的黃興鎮。

  大暑時節,許光達故居靜並熱鬧着。一羣灰雀在樹梢和瓦屋間跳躍、鳴叫、起落,好似在陪伴,也好似在講述一些動人的故事……

  “我倆的結婚整整已經有了十年,然而相聚的時間僅僅只有兩個月零廿一天。”“也曾經受盡了艱苦與辛酸,絲毫也不能摧毀我們鐵的心願。”這是結婚十週年,許光達寫給妻子鄒靖華的信。沒有華麗詞藻,只有行勝於言的質樸愛情。

 

  1928年10月3日,許光達途經家鄉與鄒靖華成親。新婚燕爾第十天,敵人包圍了村子。來不及告別,他就迅速消失在後屋竹林裏。

  從此遙遙兩相望,漫漫無歸期。許光達輾轉流離,浴血奮戰;鄒靖華苦海煎熬,替人繡花、織襪、幫傭,還被掛着牌子游街,患上肺病,咳血,但她沒有被壓垮。

  4年後,她收到一封信:“桃妹子吾妻:餘一切皆安,勿念。託人寄上法幣一百元,以作求學之資。人不念書,不易明理,做人亦難,望設法求學,以慰我念,並祈求岳父大人相助。”

  根據信的指引,鄒靖華考上長沙師範學校,用知識武裝自己。1938年春她涉險赴延安。新婚忍別,10年重逢,夫妻倆喜極而泣。

  這是一個愛與初心的故事。正如結婚十年許光達寫給愛妻的,“艱苦與辛酸,絲毫也不能摧毀我們鐵的心願”,爲愛堅守,是他們“永遠的驕傲自豪”。

 

  鐵的信仰,千里尋黨不放棄

  許光達曾在隨身攜帶的《毛澤東選集》扉頁寫下:“百戰沙場驅虎豹,萬苦艱辛膽未寒,只爲人民謀解放,粉身碎骨若等閒。”詩表心聲,他用一生踐行着對黨的絕對忠誠和無私奉獻。

  1927年蔣介石發動“四一二”政變,血腥屠殺共產黨人。在黃埔軍校內部也大肆清黨,限期三日重登黨籍。許光達拿起筆,大義凜然地在《學員政治面貌登記表》中填下七個大字“死不退出共產黨”!

  南昌起義受挫後,許光達與黨組織失聯。從1927年11月到1929年5月的一年半里,他“千里尋黨”,輾轉奔波於廣東、上海、安徽、湖北、湖南、河北、北平、江蘇等地,甚至當礦工做苦力,跨長江渡黃河。鐵的信仰指引他執着尋找黨組織,永不放棄。

 

  鐵的意志,鐵甲部隊揚國威

  新中國成立不久,毛澤東點將,許光達出任裝甲兵司令員,受命組建中國的裝甲兵部隊。

  嘔心瀝血,從無到有,他創建了中國第一支鐵甲雄獅;他身先士卒學習坦克駕駛,帶動裝甲部隊幹部人人能開坦克;他提出“沒有技術,就沒有裝甲部隊”,開始軍事現代化建設。

  1951年,我國坦克第一師入朝作戰,“鐵”的戰鬥大揚國威。6年後,許光達與烏蘭夫商定在內蒙古建設1000平方公里的裝甲兵部隊演習場,這就是後來大名鼎鼎的朱日和訓練基地。

  “鋼鐵意志”決定戰爭勝負,更是“鐵甲司令”的硬核精神。

  早在1932年許光達就因意志頑強聞名軍中。在一次戰鬥中,他身負重傷,彈片打進心窩。沒有麻藥,他咬着毛巾讓軍醫三次開膛取子彈。現場只聽到刀刃在血肉上游走的“噝噝”聲、醫生緊咬牙齒的“吱嘎”聲。鮮血接了一臉盆,護士哽咽:“從沒見過這樣剛強的人!”

 

  鐵的黨性,主動讓銜感世人

  許光達故居有塊“讓銜碑”,鐫刻着毛澤東題詞:“五百年前,大將徐達,二度平西,智勇冠中州;五百年後,大將許光達,幾番讓銜,英名天下揚。”

  原來,1955年全軍實行軍銜制,許光達擬授大將銜。獲知消息,他一夜未眠,翻來覆去,次日向軍委提交“降銜申請報告”,要求“授我上將銜。另授功勳卓著者以大將”。

  厥功至偉而虛懷若谷,毛澤東深受感動,親筆題詞號召全黨全軍向許光達學習。而中央軍委按功授銜,仍然授他大將銜。

  鐵的黨性不僅體現於律己,也體現於治家。他嚴格要求兒子“不許打我的牌子”,對兄弟鐵面無私,不予額外關照,甚至父親的喪禮也堅決從簡,不許任何人張揚。

坦克護軍魂。

  許光達故居外,一臺退役坦克履帶鋥亮,軍綠色車身嵌着金黃色軍徽,長長的炮管指向藍天。坦克護衛着“鐵甲司令”故居,也守衛着祖國的和平。而以鋼鐵煉成的黨性,擁有比坦克更無堅不摧的力量,這才是許光達留給共產黨人的傳世之寶!(文/攝:陳曉丹 朗讀:範子文 音頻編輯:曾慧 合成:歐陽晴怡)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