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看長江之變】採礦設備的“奇幻之旅”,見證歷史變遷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7月16日 23:46   中國新聞網

湖北黃石礦山公園內陳列的舊設備和由廢棄零件做的雕塑。供圖

  中新網客戶端黃石7月17日電(邢蕊)湖北黃石國家礦山公園內,一臺臺廢棄的採礦機器在露天的草地上陳列展示,它們都是上世紀60到90年代服務於大冶鐵礦的開採設備,隨着大冶走上產業轉型升級之路,這些機器完成了生產使命,成爲後人追憶礦山文化的遺蹟。

  大冶鐵礦已有將近1800年的開採歷史,孫權在此鑄過兵器,楊廣在此鑄過錢幣,岳飛在這裏鍛造了“大冶之劍”,清末張之洞和盛宣懷創建的漢冶萍煤鐵廠承載了中國近代工業的夢想;新中國成立之後,採礦場又爲中國鋼鐵工業的發展做出巨大貢獻……千百年來,這裏叮叮噹噹挖礦聲不絕於耳,鍛造的爐火熊熊燃燒。

  在大冶,礦工被稱爲“當代愚公”,從1958年至今,他們把三座大山開採出的1.4億噸鐵礦石送進了武鋼高爐,又像愚公移山一樣,把採礦產生的岩石運到周圍窪地,把窪地填成山的同時創造出一個東西長2200米、南北寬550米、最大落差444米、坑口面積達108萬平方米的“亞洲第一天坑”。

亞洲第一天坑:礦冶大俠谷。邢蕊 攝

  這個大坑是數代工人創造的奇蹟,也是大冶鐵廠數千年滄桑鉅變的見證。但是礦山作爲不可再生資源,終有采光用盡的一天。隨着時間流逝,礦區產量不斷減少,大冶進入中國首批資源枯竭城市名單之列,轉型發展成爲勢在必行的趨勢。

  2007年大冶鐵礦開始成立產業升級項目,黃山國家礦山公園應運而生。爲了修復採礦對生態造成的傷害,一代代的礦山人又嘗試着在巖壁上種樹。

  據公園負責人介紹,爲了防止生態惡化,從上世紀80年代開始,礦區就嘗試在廢棄的石堆上種樹,經過反覆測試,發現刺槐的存活率最高。之後30年的時間,廢石上的刺槐越種越多,曾經寸草不生的廢石堆變成了亞洲最大的硬巖復墾生態林。

從天坑遠眺,曾經的廢石堆如今長滿綠植。邢蕊 攝

  如今的黃山礦石公園早已是綠樹成蔭,每年四月,還能看到槐花盛開的美景。這石頭上孕育出的新生命,全憑几代礦工用汗水澆灌。他們不僅是大冶鐵礦發展變遷的見證者,同時也是資源型企業轉型的探索者。

  時任黃石國家礦山公園運營管理公司副總經理的劉源曾是大冶鐵礦的一名普通礦工,他曾在井下渡過了13年的採礦生涯。劉源來自“礦工世家”,家裏幾代人都靠着礦山吃飯。從小生長在這樣的環境中,耳濡目染,劉源很自然地進入採礦行業。

  但命運是多變的,就像經歷十幾年的井下工作之後又成爲一名旅遊工作者,2007年,劉源被調配至礦山公園工作。“旅遊行業是一個陌生的行業,一切要從頭開始學,”劉源向記者回憶他剛剛來公園工作時的情景。

礦園內一景。邢蕊 攝

  通過書本,培訓,市場調研,“新一代”礦山人找到了門路。現在公園不僅有礦冶大峽谷的奇觀,礦冶博覽園向遊人展示着礦業發展的歷程。

  當時國內最先進的生產設備靜靜地佇立在這塊土地上,斑駁的痕跡是時代賦予的功勳,穿梭其間,似乎當年熱火朝天地採礦場景就在眼前。隨着技術的不斷提高,這些設備已不復往日的喧囂,它們從生產車間“漂流”到園區內,向來人講述礦山昔日的輝煌。

  公園經過十幾年發展,收益目前穩步增長,劉源希望有朝一日,這個公園能成爲礦山或黃石的一個獨立成熟的經濟增長點。(完)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