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婁山關,而今邁步從頭越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7月12日 02:18   中國新聞網

  婁山關,而今邁步從頭越(壯麗70年 奮鬥新時代記者再走長征路)

  “看!我哥哥肖開模就是從那裏帶着一支紅軍隊伍上山,包抄駐守山上的敵人。”肖開基指着遠處山峯上一條若隱若現的小路。今年81歲的肖開基在貴州遵義婁山關紅軍戰鬥遺址當了25年的義務講解員。雖然因年事已高告別摯愛的崗位,老人仍會時不時前往婁山關,遇到參觀的遊客,他也會主動爲大家講解。

  “那是紅軍當年埋子彈的地方”“這是當年修築的戰壕”……肖開基參與了當年戰鬥遺址的挖掘。厚厚的植被覆蓋下,找到那場激戰的痕跡並不容易,地勢的險要卻一覽無餘。婁山關(見圖,婁山關摩崖石刻。本報記者張珊珊攝),四周羣峯聳立,地勢陡峭,中間兩座山峯相連,形成一道狹窄的隘口。關口東側是懸崖絕壁,西側是崇山峻嶺,真可謂“一夫當關,萬夫莫開”。

  1935年2月,中央紅軍在扎西休整期間,敵軍很快從南北兩面逼近,爲擺脫敵軍,毛澤東指揮紅軍迅速轉兵東進。1935年2月18日至21日,紅軍主力二渡赤水,進軍遵義。能否順利攻下遵義與桐梓交界處的婁山關隘,關係整個紅軍的命運。

  25日,中央紅軍紅三軍團先頭部隊第十三團冒着敵人槍林彈雨,首先控制了制高點——點金山。然而,敵人猛烈反撲,兩軍對峙不下。在彭德懷、楊尚昆的指揮下,紅一、紅三軍團以一部兵力從正面牽制敵人,集中主力分別從兩翼向敵人後方迂回,殲敵一部,餘敵倉皇南逃。“兩翼包抄,繞道迂回,白刃拼殺,可謂出奇制勝。”遵義市長征學會副會長雷光仁說。經過浴血奮戰,紅軍奪下婁山關。“婁山關戰鬥是紅軍長征以來打的第一個大勝仗,婁山關戰鬥與遵義戰役的勝利,粉碎了敵人圍堵紅軍的企圖,檢驗了遵義會議確立的路線的正確性。”雷光仁說。

  戰鬥結束後,毛澤東即興填詞《憶秦娥·婁山關》:“西風烈,長空雁叫霜晨月。霜晨月,馬蹄聲碎,喇叭聲咽。雄關漫道真如鐵,而今邁步從頭越。從頭越,蒼山如海,殘陽如血。”詞中洋溢的不畏艱難險阻的革命樂觀主義情懷至今鼓舞人心。

  “獨腿將軍”鍾赤兵,是肖開基最常講的故事。在激烈的爭奪戰中,十二團政委鍾赤兵的右小腿被敵人子彈擊中,血如泉涌,他不顧傷口繼續指揮戰鬥。由於傷情惡化,必須進行截肢手術。然而手術條件簡陋,鍾赤兵傷口兩次感染,半個月時間裏,三次截肢,最後將整條右腿切除。部隊希望鍾赤兵留在當地養傷,鍾赤兵卻堅持繼續長征,爬雪山,過草地,硬是咬着牙拄着拐拖着一條腿走到了陝北。

  “鍾將軍爲什麼能有這麼頑強的意志?這源於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工農紅軍鋼鐵般的信念,源於具有堅定共產主義理想的共產黨員的崇高精神!”肖開基說。

  婁山關山腳下的婁山關紅軍小學是全國第一所紅軍小學,今年讀四年級的張霓是一位小小紅色文化宣講員,“我們現在的好生活是紅軍用生命換來的,要懂得感恩,我要把紅軍精神告訴更多的人。”小姑娘的聲音稚嫩卻堅定。

  在風雨如磐的長征路上,崇高堅定的理想信念,激勵和指引着紅軍越過一個個“婁山關”,不畏艱險,一路向前。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