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把生留給百姓——重訪百名紅軍跳崖犧牲地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7月12日 00:40   中國新聞網

  (壯麗70年·奮鬥新時代——記者再走長征路)

  新華社貴陽7月12日電 題:把生留給百姓——重訪百名紅軍跳崖犧牲地

  新華社記者 李驚亞

  “當兵就要當紅軍,處處工農來歡迎,官長士兵都一樣,沒有人來壓迫人……”頭髮花白的陳德昌每當想念父親陳世榮,就會輕聲哼起這首中央蘇區民歌《當兵就要當紅軍》。

  陳世榮原名何步榮,曾在紅六軍團十八師五十二團任司號員。

  1934年8月,奉中央革命軍事委員會命令,長征先遣隊紅六軍團兩個師6個團共計9700餘人從湘贛根據地突圍西征。陳世榮時年19歲。

  10月5日,紅六軍團五個團進入貴州省銅仁市石阡縣,遭遇桂敵,被截爲幾段,陷入重圍。

  16日,困牛山戰鬥打響。紅十八師師長龍雲和五十二團團長田海清率800多名戰士斷後,拖住敵軍和地方民團。

  困牛山山勢南高北低,南、西、北三面黑灘河環繞,南端是虎井溝,靠着困牛山的懸崖長滿雜草,最高處有70多米。

  陳德昌根據父親生前回憶,紅軍剛上困牛山就發覺被設伏。師長龍雲率200餘人衝出重圍。但兇殘的敵人裹挾老百姓做“人牆”,逼向留在困牛山上的紅軍餘部。本可殺出一條血路的紅軍不忍開槍,部分紅軍被逼至懸崖邊。這時,連長讓大家把槍甩下河去,一起跳崖。

  許多村民親睹了這壯烈的一幕。因爲跳崖的紅軍太多,戰鬥結束後很長一段時間,黑灘河邊都能看到紅軍戰士的遺骨。

  “我父親說,跳崖是在下午,他知道崖很深,但不願做俘虜,寧可跳崖。”陳德昌說。

  陳世榮跳下去後被藤纏住,撿回一條命,後被當地人收留救治,定居馬槽溪村。解放後,陳世榮每年都要去跳崖的地方祭奠戰友,直到2001年去世。

  這段悲壯的歷史過去一直不爲人所知。2001年,楊又鑄任石阡縣委黨史研究室副主任,一次偶然的機會,接觸到困牛山戰鬥相關資料,十分感動。經四處打聽,在龍塘鎮找到困牛山村。之後兩年裏,楊又鑄走訪了困牛山村及周邊10多個村莊的100多名親歷者及關聯人。其中,目擊村民都已八九十歲高齡,能確認身份的倖存紅軍已全部離世。

  “這些老人回憶,紅軍不怕死,與敵人肉搏,打穿制服的敵軍一槍一個準,而爲了避開傷着老百姓,故意把槍擡得很高……”楊又鑄說。國民黨軍隊離開後,很多羣衆冒着生命危險救護紅軍,送他們尋找主力部隊。

  貴州省黨史專家最後認定,困牛山戰役紅軍跳崖人數在100人左右。

  “紅軍在如此情形下,依然把百姓當親人,把生的希望留給百姓,自己選擇了死,這是怎樣的一種精神?”楊又鑄說,“我把這些珍貴的史料記錄下來,爲的是讓後人銘記。”

  2008年,石阡縣委縣政府與紅二方面軍後代共建困牛山紀念碑。蕭克將軍題寫“困牛山紅軍壯舉紀念碑”碑名,9位老紅軍、老將軍題詞。

  近日,記者尋訪困牛山戰場,憑弔紅軍英魂。“困牛山紅軍壯舉紀念碑”由紅六軍團軍旗和困牛山構成,旗與山融成了這座豐碑。望着“千秋功績在、碑樹人心中”的碑刻,記者心情難平。

  如今,困牛山村民過着寧靜安詳的日子。村民張國玉說,逢年過節,村民們會自發來紀念碑祭掃紅軍。困牛山戰鬥遺址被列爲銅仁市愛國主義教育基地後,來參觀的人越來越多。

  貴州長征研究專家、遵義醫科大學教授谷松嶺認爲,困牛山紅軍跳崖,是愛民壯舉、民本壯舉、英雄壯舉。

  “不與民爭利,不與民爭生,把生留給百姓,共產黨人及其領導的軍隊這種偉大和崇高的精神,不會因時代變遷而變化。”貴州省委黨史研究室副主任覃愛華說。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