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民政部爲基金會對外合作束上“緊箍”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7月11日 19:17   中國新聞網

  社會組織選擇合作對象要慎重防止搭錯車
  民政部爲基金會對外合作束上“緊箍” 專家提醒

  核心閱讀

  社會組織一定要慎重對待自己的合作對象,防止“搭錯車”。社會組織開展合作活動,應當遵守相關法律法規和政策規定,符合章程規定的宗旨和業務範圍,對合作方的資質、能力、信用等進行甄別考察,對合作項目全程監督。

  □ 本報記者 張維 

  以“慈善”“公益”爲名,行牟利之實,這樣的基金會運作之路越來越多地被堵死。

  近日,民政部在加強監管方面再下一成,對一些基金會只掛名不監管、違規參與開展評比達標表彰活動等違規行爲發出禁令,提示基金會要樹立良好的品牌意識,注重高質量發展。“基金會在開展合作過程中存在違法違規行爲,或對專項基金疏於管理造成嚴重後果的,民政部門將依法嚴肅處理。”

  “基金會”名頭顯然已不再“好用”,相關制度的不斷完善,正在將那些可以利用基金會“做事”的漏洞一一補上。

  以慈善之名欺詐斂財

  7月13日,郭美美將刑滿出獄。

  郭美美憑藉一己之力攪動了整個中國公益界,激發了民衆對於紅十字會捐款去向問題的輿論狂潮。

  如果說郭美美利用慈善機構包裝自己,或只是爲了讓自己看起來“熠熠生輝”,後果尚在其意料之外的話,那麼,有人利用“基金會”的名頭下了很大一盤棋,其嚴重危害後果則正是其刻意追求的不擇手段的牟利。

  今年3月底,多個頂着“國字頭”名號的“基金會”運作民族資產解凍的騙局被民政部和公安部揭開。

  在公安機關先後偵破的多起民族資產解凍類詐騙案件中,不少是犯罪分子打着社會組織的名義如“中華民族愛心基金會”“中國夢想啓航基金會”“中華民族扶貧基金會”等,通過僞造政府公文、證件、印章,編造“民族大業”“精準扶貧”“慈善富民”等所謂公益慈善項目,利用微信羣等方式發展人員、實施詐騙。

  民政部有關負責人指出,民族資產解凍類詐騙犯罪活動誘惑能力強、蔓延速度快,嚴重侵害羣衆財產權益,嚴重損害黨和政府形象,嚴重危害社會穩定。

  北京市京師律師事務所主任、中國慈善聯合會法律顧問張凌霄告訴《法制日報》記者,類似的以“慈善之名”行“不法之實”的情況非常多,犯罪分子利用慈善的感召力,打了一手“感情牌”,藉助新型傳播方式,喊着“愛心公益、慈善互助、精準扶貧”等口號,進行洗錢、非法集資、傳銷等犯罪活動,以慈善之名欺詐斂財,用“情懷”加利益誘惑公衆參與,非常具有迷惑性。而“基金會”,則成了犯罪分子“完美的外衣”。

  違規經營公益成生意

  鑑於這類詐騙犯罪活動中,用的“基金會”多是未在民政部門登記的非法社會組織,所以對於這類騙局的識破,通過“中國社會組織公共服務平臺”覈實活動舉辦方的合法身份,認真甄別網絡上和微信羣裏的各類所謂“基金會”等組織和“公益慈善項目”等方式即可做到。

  但真正的基金會也並非能全部做到潔身自好。2016年初成立的北京中旭公益基金會,就以公益慈善爲名參與房地產促銷返利。

  北京中旭公益基金會和湖北、廣東的兩家房地產企業合作開展“安居扶助計劃”:符合標準的購房者買這兩家開發商的房產,開發商把購房款的20%捐贈給中旭公益基金會,基金會再以補貼款的形式分20年返還給購房者,返還總額是購房款的50%。

  民政部門認爲,這種行爲不符合基金會的公益慈善宗旨,屬於超出基金會的業務範圍開展活動,違反《基金會管理條例》相關規定,並且存在金融風險和社會風險。北京中旭公益基金會因此被北京市民政局撤銷登記,涉嫌挪用資金的問題被移交警方。

  張凌霄說,近年來,有一些基金會違規參與市場經營,盲目參與高風險投資,把公益做成了“生意”。類似的案例還有很多,大到購房補貼,小到保健品促銷,這些企業或多或少都曾在合作基金會做過捐贈,甚至取得了一些“榮譽”,博取了基金會的信任,利用部分基金會治理結構不完善、內部管理制度不規範以及對於自身的品牌保護意識的薄弱甚至缺失,打着與某某基金會戰略合作或者某某基金會指定產品等名義,甚至通過移花接木、製造假新聞等手段矇騙羣衆,以實現自己的商業目的。

  讓慈善回歸需各界努力

  近兩年,民政部門對於基金會等社會組織的監管與處罰力度都在不斷加大。僅僅從去年年底到今年上半年,民政部網站就多次公佈了對於基金會的行政處罰。

  此次民政部對於基金會的對外開展合作束上“緊箍”。民政部有關負責人強調,基金會以“主辦單位”“協辦單位”“支持單位”“參與單位”“指導單位”等方式開展合作活動的,應當切實履行相關職責,加強對活動全程的監管,不得以掛名方式參與合作,不得“掛而不管”“顧而不問”。

  基金會未經批准不得擅自開展評比達標表彰活動,確需開展的應當按照規定的程序和條件提出申請。

  張凌霄指出,基金會參與到各類評獎收費的行爲確實存在。這些評獎收費的“基金會”,往往都冠以“中國”“中華”“全國”甚至“世界”“聯合國”之類的名頭,以基金會的名義,高舉“慈善”大旗,很容易打動一些商人和企業,有助斂財,且隱蔽性高。

  在張凌霄看來,無論是搞民族資產解凍、合作開發房地產項目還是各種評獎收費,很大程度上其原因在於公衆對相關領域認知不深,缺乏對合法社會組織的辨識意識和能力,對於慈善與商業之間的邊界模糊,利用了人們的“惻隱之心”。

  “此外,我們的部分社會組織,媒體、專家學者甚至政府官員,不經過嚴謹審慎的甄別,爲一些企業甚至不法分子的‘行善’行爲站臺,也增加了迷惑性和公信力,爲違法違規行爲提供了滋生土壤。”張凌霄說。

  如何避免這類問題繼續發生?張凌霄提出如下建議:對於社會組織特別是基金會而言,打鐵還需自身硬。如何維護好自身的品牌形象,建立起一套完善的品牌保護體系,做好輿情監測和危機管理,在當下互聯網新媒體的環境中,是至關重要甚至迫在眉睫的工作。

  社會組織一定要慎重對待自己的合作對象,防止“搭錯車”。開展合作活動,應當遵守相關法律法規和政策規定,符合章程規定的宗旨和業務範圍,履行內部民主議事程序,對合作方的資質、能力、信用等進行甄別考察,對合作協議內容認真審覈,對合作項目全程監督。

  此外,基金會對於設立專項基金的合作對象也因持審慎態度,不能盲目追求數量。

  “騙局止於智者,公衆要時刻保持清醒頭腦,增強和提高法律意識,自我保護意識。不要相信天上會掉餡餅,不要有一夜暴富的想法,面對可疑並承諾鉅額回報的投資理財項目,要高度警惕。”張凌霄說。

  “行業自律、政府監管、社會監督、法律規制,讓慈善回歸慈善,在於淨化和改變滋生僞善和惡意的土壤,這需要社會各界的共同努力。”張凌霄說。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