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上海美顏:數據決定美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7月11日 18:18   中國新聞網

  高校團隊拿數據說話,參與城市美化
  上海美顏:數據決定美

  很多人都說上海美,但上海究竟美在哪裏、如何創造美,卻很少有人能說得上來。

  上海是中國最早使用電燈的城市。1882年,中國第一批電線杆在外灘到虹口招商局碼頭一帶矗立起來。然而隨着各種通信杆、信號杆、路名牌杆等越來越多,一條條橫亙在道路上空的架空線成了“黑色污染”,也成爲城市治理的難點。

  去年3月,從架空線入地和合杆整治開始,上海開始了一場城市街道“煥顏”手術,一年多後,上海的城市面貌真的煥發新顏。原本矗立着30多根各種杆子的地方,如今變得清清爽爽。“城市傢俱”在新時代煥發出全新的活力。

  以數據美學爲依據來設計“城市傢俱”

  “城市傢俱”的概念最早起源於20世紀60年代的歐洲,我國之前一直以“城市設施”“公共設施”這樣的詞來表示。東華大學環境藝術設計研究院院長、服裝與藝術設計學院教授鮑詩度是領銜上海“城市傢俱”煥顏工程全要素技術規定的負責人,他一直呼籲:“城市傢俱≠城市公共設施!”

  他說,將現代城市公共空間及各類景觀場所中不可或缺的基礎設施視爲“傢俱”,讓城市建設帶有感性溫度和人文關懷,是實現城市整體環境建設和文化品質提升的必由路徑。

  “都說情人眼裏出西施,但是漂不漂亮,人們還是有一定的審美標準,而在這種標準的背後就是數據美學。”鮑詩度說,在“城市傢俱”煥顏工程中,數據決定美。

  上海的地標建築武康大樓,曾經不管從哪個角度拍,都會有很多電線一起入鏡。去年3月13日,武康路架空線入地和合杆整治工程開工,武康路成爲上海中心城區第一條開工的架空線整治道路。

  今天的武康大樓煥然一新——根據武康大廈的道路環境,採用了視距空間大而長的上下單臂型合杆,合杆的橫杆件上端與下端比例關係符合黃金比例,並且無論是合杆的高低、粗細還是部件區域佈置都是以數據美學爲依據來設計的。

  像“繡花”一樣雕刻城市

  有着百年曆史的中國第一家西商飯店“浦江飯店”,也有着和武康大樓同樣的問題。以黃浦路大名路路口爲例,原先路口有信號燈杆、治安監控杆等各類杆件31根,大樓前的架空線猶如蜘蛛網,雜亂地分佈在樓層上空。

  浦江飯店地處北外灘核心區域,緊鄰著名的蘇州河、外白渡橋,飯店及其周邊環境都具有很高的歷史文化價值,道路環境提升是必然趨勢。

  去年5月,浦江飯店周邊黃浦、金山和大名路3條道路的合杆整治工程全面啓動,歷時半年,浦江飯店周邊道路合杆整治基本完成,道路杆件由原先的31根變爲6根,減杆率達到80%。

  在進行杆體設計時,鮑詩度團隊根據杆件的不同位置結合設施設備搭載的實際需求,進行“一杆一方案”的精細化設計,例如,在綜合杆上放置包括了路名、地鐵站、公共服務機構、景點、公共衛生間等 “乾貨”信息滿滿的複合型路牌;大名路-黃浦路路口的一根綜合杆上僅有5塊路牌,但信息多達22個。合杆採用分層、多角度、多色彩設計,讓行人從不同方位都可以快速清晰地獲取信息。

  不僅綜合杆的比例遵循數據美學的理念,佈設在人行道時也要考慮公共設施帶與路口人行道的關係。比如人行道寬度大於3.3米,公共設施帶的寬度(距側石外邊線)爲1.5米;人行道寬度在2米與3.3米之間的,公共設施帶的寬度(距側石外邊線)爲0.8米;人行道寬度在2米以下的,則不設公共設施帶。

  “目前我們很重要的一項工作,就是制定架空線入地和合杆整治工程的全要素技術規定。整個道路的整治應該在一個大系統條件下進行,應該含地上、地下、天上以及建築界面,所以全要素、一體化肯定是發展方向。”鮑詩度說。

  東華團隊還在垃圾分類問題上,建議設立太陽能智能壓縮分類垃圾桶,其可以將垃圾的體積壓縮至原來的五分之一,這樣可以大大降低垃圾轉運頻率,消除清運過程當中的二次污染。同時在垃圾箱內設置傳感器和物聯網模塊,當垃圾箱投滿之後會自動連接物聯網,通過網站實時反映垃圾箱狀態。

  城市規劃“碎片化”問題嚴重,應制定“城市傢俱”行業標準

  在項目實踐中,鮑詩度發現,中國城市規劃與建設的各個環節存在着嚴重的“碎片化”現象,各部分之間很難真正相互聯繫與作用。爲了解決這些問題,鮑詩度尋求整個“城市傢俱”行業標準的制定。那麼,制定什麼標準?標準化會不會使城市面貌失去個性?

  鮑詩度的解釋是:標準化追求的是規範執行的科學性,而非強制性的藝術風格的統一,“比如要在上海的公交車站放一個垃圾箱,就要考慮上海的主體風向長年從海邊來,那麼垃圾桶就必須放在相應的下風口位置。”

  然而,標準的制定更非一日之功的筆頭工作。早在十幾年前,鮑詩度就敏銳地把握到了衆多設施建設背後的關鍵點——大環境系統,並有針對性地帶領師生團隊在國內外各城市考察調研,僅拍攝的環境、景觀和公共藝術資料圖片就超過20萬張,蒐集整理了海量文獻資料。

  2015年12月,中共中央國務院在時隔37年之後再次召開城市工作會議,發佈《關於深入推進城市執法體制改革 改進城市管理工作的指導意見》,“城市傢俱”這一名詞第一次在中共中央國務院文件中得到正式確認,被列爲中國城市建設管理的重要內容。今年5月,上海市委副書記、市長應勇主持的市政府常務會議指出,要提高城市建設管理維護標準及相應投入,規範“城市傢俱”標準,以一流的城市環境迎接新中國成立70週年和第二屆進博會。

  擔任中國標準化協會城市傢俱分會會長的鮑詩度,帶領東華大學環境藝術設計研究院除了繼續參與開展架空線落地、合杆整治、人行道養護、綠化彩化等工程,參與浦東新區等上海市各區城市環境精細化建設,還將經驗推廣到了連雲港等長三角城市;編制鄉村垃圾、鄉村公共廁所整治建設指南,提升農村人居環境水平。

  《上海市住宅小區建設“美麗家園”三年行動計劃(2018-2020)》提出,到2020年,上海將實現“美麗家園”建設全覆蓋,爲此鮑詩度團隊一直在努力,他希望制定出“城市傢俱”標準的中國化方案,向更多城市、更多發展中國家推廣。

  段然 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 王燁捷 來源:中國青年報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