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在長江航道內非法採砂 16人全部獲刑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7月11日 00:41   中國新聞網

  在長江航道內非法採砂,現採現賣

  武漢江漢:“3·9”特大非法採砂案一審宣判 16名被告人全部獲刑

  圖爲該案庭審現場

  明知長江武漢段全線禁採江砂,仍然糾集十多艘船隻編隊作業,晝伏夜出“水中淘金”,瘋狂作案6晚、非法採砂2萬餘噸後被警方當場查獲。近日,經湖北省武漢市江漢區檢察院依法提起公訴的“3·9”特大非法採砂案,法院作出一審判決,16名被告人因犯非法採礦罪分別被判處五年至一年零三個月不等的有期徒刑,各並處罰金。

  邊採邊賣 團伙作案

  2018年春節過後,吳某在武穴老家找到發小姜某正,向他推薦了一樁“大生意”——到長江漢南鄧家口水域倒賣江砂。兩人一拍即合,姜某正還拉堂弟姜某紅入夥,三人約定按四四二比例分紅。

  爲掩人耳目,吳某通過電訊廣播對外發布販賣江砂廣告,很快便獲得了朱某、楊某、李某、胡某4人的購砂訂單。銷量不愁,三人立刻聯絡4艘採砂船、4艘吊機船組成“採砂編隊”,於同年3月3日深夜開赴目標水域,與前來接應的運砂船會合後,開始非法採砂作業。

  採砂隊的闖入打破了江面上的寂靜。在姜某紅的現場調度下,作業船隻連環排列,機械轟鳴作響,採砂、過駁、裝卸、結賬、轉運一條龍,江砂抽離江底,金錢落入腰包。“我們以每噸18元至20元的價格賣給收砂船,再付採砂船每噸8元至10元、吊機船每噸2.5元,全部現金交易。”據吳某供述,爲逃避打擊,他們都是深夜出動,直到3月9日凌晨被警方包圍。

  經過3個小時艱難抓捕,姜某紅、秦某萍等6人落網,現場查扣收砂船2艘、採砂船3艘、吊機船4艘、江砂5000餘噸。後歷時半年,組織者吳某、姜某正等10人相繼歸案。據悉,該案是盜採江砂入刑以來,武漢市破獲的一次性抓捕人數、查扣船舶數量最多的非法採砂案之一,被公安部列爲長江大保護“六大典型案例”。

  釐清證據 準確定性

  2018年6月14日,警方以姜某紅等8人涉嫌非法採礦罪,朱某等人涉嫌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罪移送至江漢區檢察院審查起訴。該院公訴部負責人、員額檢察官陳冬承辦此案後,歷經兩度退查,終於將姜某正、吳某等5名主犯追訴到案。

  在將這條非法採砂利益鏈上的每個人的作用地位梳理清楚後,承辦人更加確信該案不同以往。“以前採砂與銷售環節分離,採砂者涉嫌非法採礦罪,購砂人涉嫌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罪”,陳冬分析道,但本案屬於先有訂單再現採現賣的操作模式,吊機船在收砂船旁停靠後,採砂船在其附近水域採砂,滿載後運往吊機船旁由其過駁至收砂船。購砂老闆明知所買江砂系非法採集予以收購,採砂、轉駁、結算在同一時間段進行。“雖然朱某、楊某等買主與採砂、過駁的船主們不認識不聯繫,但他們通過與吳某事前勾連、姜某紅現場調度,在同一非法採砂現場各司其職、彼此接應,已然構成非法採礦的共同故意,所以在案人員皆應以非法採礦罪共犯論處。”

  得到檢委會支持,將全案定性爲非法採礦罪後,檢察官將工作重心轉移到確認每個犯罪嫌疑人的涉案金額上。該案中,吳某等人非法採砂的漢南鄧家口水域經長江武漢航道處確認,爲“航道內”,依水利部相關規定,屬於禁採區,根據司法解釋規定,開採江砂價值在5萬元以上即可追究刑事責任。而現場抓捕時搜到的交易賬本,明確記錄了3月3日至案發時,每日各船的開採數、過駁數、收購數及對應價格,有此關鍵書證,結合犯罪嫌疑人供述,陳冬確認吳某、姜某正、姜某紅非法採砂數量爲2萬餘噸,按每噸41元的鑑定價格計算,金額爲82萬餘元;其他犯罪嫌疑人非法採砂金額則從10萬餘元至50萬餘元不等,均已達到起訴標準。但姜某、秦某、胡某三人的犯罪數額問題,讓承辦人一時犯了難。

  “胡某是收砂人,案發時,姜某、秦某夫婦的兩條吊機船正在將陳某開採的約1700噸江砂與姜某發開採的800噸江砂往胡某的收砂船上過駁,800噸剛過駁完成,就被警方查獲。那麼這已開採未過駁的1700噸江砂該如何認定?”經過深思熟慮,陳冬認爲,“既然採砂、過駁、收砂均被視作非法採砂犯罪中的一個環節,那麼應以實際開採成功的數額來認定他們的共同犯罪數額,即三人均爲2500噸。”

  同年12月1日,該院將吳某等16人起訴至法院。等待開庭期間,該院梳理辦理同類案件時遇到的“取證難”等問題,向水務部門發出檢察建議:採砂船大多是噸位不足2000噸的小船,採一船賣一船,江砂一旦被銷贓便再難查獲;現場抓獲的,涉案金額可能達不到5萬元,只能行政處罰。基於此,該院建議行政執法機關加強運用行政處罰權,對因非法採砂受過行政處罰的人員進行電子建檔。今年元旦過後,武漢市水務局正式回函,積極迴應了檢察建議。

  當庭認罪 請求輕判

  4月1日,法院一審開庭審理了此案。檢察機關當庭指控,16名被告人違反礦產資源法規定,未取得采礦許可證,在長江主航道擅自採礦,其行爲應當以非法採礦罪追究刑事責任。

  法庭辯論環節,辯護人圍繞“價格認定”“犯罪未遂”等問題,與檢察官展開激烈交鋒。陳冬結合最高檢發佈的指導性案例及本案相關證據,有理有據地予以迴應。

  最終,法院作出一審判決:被告人吳某、姜某正、姜某紅等16人犯非法採礦罪,分別判處有期徒刑五年至一年零三個月,各並處罰金20萬元至10萬元不等;繼續追繳吳某、姜某正、姜某紅違法所得18.79萬元,繼續追繳陳某、何某違法所得3.4萬元上繳國庫;被告人朱某、楊某龍、楊某安退出的贓款23.91萬元依法沒收,上繳國庫;扣押姜某發的無牌無證採砂船一艘、拆除的抽砂泵兩套予以沒收。

  吳某等9人不服一審判決,提出上訴。目前,該案已進入二審程序。

  周晶晶 付靜宜

周晶晶 付靜宜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