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清江一曲抱城流——“萬里長江第一城”的環保觀察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7月10日 20:28   中國新聞網

  清江一曲抱城流——“萬里長江第一城”的環保觀察

  新華社成都7月11日電 題:清江一曲抱城流——“萬里長江第一城”的環保觀察

  新華社記者孫少龍、王迪

  在四川宜賓,金沙江和岷江交匯成長江。因爲其地理位置,宜賓被譽爲“萬里長江第一城”,在長江生態環境保護方面具有特殊的地位。

  近日,記者跟隨“中華環保世紀行”採訪團來到位於四川省宜賓市敘州區長江干流零公里起點處的長江公園。記者發現,近年宜賓市大力綜合整治長江生態岸線,長江上游生態保護與修復工作的成效已開始顯現。

  消失不見的餐飲船

  站在三江口附近的長江公園中望去。近處,遊人在步道上悠閒地散步,路旁綠草如茵、繁花似錦;遠處,江水中有人游泳,橙色的浮標在江水的映襯下格外顯眼。

  然而,幾年前的三江口一帶卻是另一番模樣:江上餐飲船密佈,污水污物直接排入江中;江邊私搭亂建嚴重,房屋破敗不堪;河流兩岸亂石和垃圾堆積,雜草叢生……

  “要說現在最大的變化,就是餐飲船都看不到了。”正在江邊跑步的市民姜瑞感慨。自從長江公園落成後,他經常到這裏鍛鍊。

  從2013年起,宜賓市開始建設三江口長江公園,通過拆遷約2000戶棚戶區、建設污水管網、取締違規碼頭和餐飲船、設置親水步道和園林等措施,長江零公里起點附近的生態環境和人居環境都大有改觀。

  據瞭解,長江公園生態修復總面積約1000畝,投資約6億元。2015年公園建成開放以來,日均接待市民可達1萬人以上,高峯期接近10萬人,生態效益、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實現了良好統一。

  重返故鄉的王三姐

  在三江口沿江順流而下,就來到了宜賓市南溪區。在南溪區沿江景觀大道的一座驛站附近,有一家生意頗好的“王三姐涼糕”。

  店主王開平今年54歲,因在家中排行第三,人送外號“王三姐”,這家涼糕店也因此得名。

  據王三姐介紹,以前她一直在廣州打工,近兩年隨着長江生態治理工作的展開,家鄉南溪的環境好了,遊客多了,她便有了回家“創業”的想法。

  “我家涼糕用的水水質好,再加上味道一流,所以生意很不錯。”王三姐介紹,2元一碗的涼糕,現在每天可以賣出4000到5000碗,收入比在廣州打工時翻了好幾番。

  “王三姐涼糕”的生意興隆只是宜賓市南溪區開展長江綜合治理成果的一個縮影。依託近年來建設的生態廊道,南溪區城市建設得到快速發展,城區面積6年間由5平方公里擴展到18平方公里,人口也由8萬人增加到16萬人,常住人口從2016年起實現淨流入。

  同時,依託治理後長江沿線良好生態環境的優勢,南溪區還打造了月亮灣、濱江休閒旅遊度假區等多個旅遊景點,全年接待遊客500餘萬人次,實現旅遊收入39億元,帶動服務業增加值增速連續3年位居全市前三。

  轟然倒下的煙囪

  在距離長江干流零公里起點約5公里處的長江北岸,有一大片剛被平整過的土地。這裏曾是宜賓的沿江老工業區,天原、長包、紅星等5家被稱爲“五朵金花”的傳統工業企業曾植根於此,爲宜賓的工業化發展做出了貢獻。

  宜賓天原公司是一家有着70多年曆史的傳統化工企業,是我國最早的氯鹼化工企業之一,也是“五朵金花”中規模最大的一家。2018年,隨着天原老廠區最後一根高大的煙囪轟然倒下,宜賓沿江老工業區的拆除工作也邁進了新階段。

  儘管耗資巨大,但沿江老工業區的拆遷勢在必行。宜賓市人大常委會祕書長劉文華回憶:“過去這一帶的江邊有很多煙囪,工廠排出的粉塵隨風飄到主城區,一晚上的時間,剛擦過的窗臺上就會堆起一層灰塵。”

  老工業區帶來的水污染同樣嚴重。據市民反映,過去工廠沿江佈局,大量廢水長期直排入江,因此而產生的白色泡沫綿延幾公里。

  爲保護區域內生態環境,宜賓市先後投入110億元對沿江老工業區的企業實施了整體搬遷工作。如今,“五朵金花”中4家搬遷進入工業園區,1家整體關停。工廠搬遷後空出的3000餘畝土地,將用於商業和文化休閒區建設。

  因爲金沙江、岷江的交匯,長江得以奔流不息,宜賓也有了令市民無比驕傲的“三江六岸”。在多方努力下,“三江六岸”的水更清、城更美。宜賓沿江生態環境帶,成爲踐行長江沿線“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導向的生動案例。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