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這塊屏幕”有多重要?聽雲南省一中學的畢業生說說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6月11日 17:11   中國新聞網

  這塊屏幕,和他們的18歲

  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見習記者 曲俊燕攝影報道

6月4日,雲南祿勸一中高三文科網絡培優班的同學們最後一次在教室集體晚自習。他們用黑板上的屏幕播放音樂,並與班上在外地參加高考的同學視頻,彼此加油。這塊用於網絡直播教學的屏幕,伴隨他們從高一到高三。

  6月的風繞過雲貴高原的山巒,帶着涼爽的氣息,吹進雲南省祿勸一中教室的窗子。去年,《中國青年報》冰點週刊的報道《這塊屏幕可能改變命運》在社會上產生了不小的影響,也讓雲南省祿勸彝族苗族自治縣這所運用網絡直播教學的中學廣受關注。

  6月4日,高三學生最後一次在教室集體晚自習。教學樓裏,老師的講課聲和一些班級的歌聲交替出現。文科網絡培優班的同學打開了黑板屏幕上的音樂播放器,笑着唱完一首《不說再見》,有人喊,“下一首唱《說再見》!”全班鬨笑, 一名女生點擊屏幕,刪掉了“不”字,後來又刪掉了“說”字。唱《再見》的時候,大家的笑容慢慢淺了,女生開始抹眼淚,還有人呆呆地望着屏幕,不再唱歌。

  這塊屏幕一直伴隨着這些即將參加高考的同學,從高一到高三。

  課堂上,屏幕播放着一本率超九成的名校成都七中的優質網課。課間,同學偶爾用這塊屏幕放音樂、綜藝或者看看新聞,老師有時也會給大家放電影。他或她也許還會充滿羨慕和好奇地注視屏幕那頭的同齡人,甚至犯一會兒“花癡”。

  祿勸一中有27個高三班級,其中的10個直播班和網絡培優班跟隨成都七中平行班的直播或錄播,一起上課、作業、考試。副校長吳飛說,直播教學的引入,確實提升了祿勸一中這些年的高考成績。去年,1230名學生中有147人考上一本,網絡班考出了一個清華、一個北大,這是祿勸縣近30年來首次有學生考上這兩所名校。今年的畢業典禮上,一名高三學生代表細數這兩名學長的學習經歷,在她的發言稿中,“努力”是出現最多的關鍵詞。

  “這裏的學生確實很能吃苦耐勞。”吳飛說。理科網培班講評試卷時,爲了保持清醒,不時有同學站起來聽課。高考前,學校爲了讓高三學生調整好作息,要求晚上11點結束自習,但臨近12點,還有人不願離開教室。平日裏,學習到下半夜也是常有的事。“成都七中提供了一種同齡人的參照,學生會覺得,別人可以這樣,爲什麼我不可以。”高三政治教師張洪英說。

  不少文科班同學希望上師範類大學,這受張洪英的影響很大。她7年前以免費師範生的身份從北師大畢業,沒有像很多同學一樣去省城工作,張洪英回到了家鄉祿勸,成爲一中的政治教師。她常常給學生拓展考試之外的知識,比如講西方哲學史,從柏拉圖講到弗洛伊德。一次晚自習結束後,全班同學留下來聽她講到快12點。高考前兩天,收拾完考場的高三學生耿加壽在教學樓大廳的電子閱讀屏前點開一本《尼采的人生哲學》,他對哲學的興趣也是來自這位政治教師的啓發。

  張洪英同時教高三文科的普通班和網培班。普通班的學生不上直播課,但他們都對網絡班有一些憧憬。在文科普通班名列前茅的陶恆超說,看到網絡班的學習狀態,“心裏覺得很慌”,於是更加激發了學習鬥志。

  教室的講臺旁,密密麻麻地插着正在充電的平板電腦,它們與黑板上的屏幕相關聯,學生與老師人手一個。同學們遇到不懂的問題,也隨時可以用它查閱資料。桌旁堆成小山的書箱裏,時不時會發現《中國國家地理》《環球科學》等雜誌。一張張試卷下面,藏着一本快讀完的《解憂雜貨店》。理科網培班牆上貼的志願榜上,在一衆國內名校中間,突然冒出一個“克萊登大學”,這是小說《圍城》的主人公方鴻漸爲了購買博士學位而找的一所“野雞大學”。搞這個小惡作劇的吳波在班裏排名前10,真實的志願是南京大學的天文學專業。

  文科網培班的鐘仁圓通過了北師大針對貧困地區“高校專項”招生的初審。她暢想着,以後到冬奧會上做志願者,還要爲“一帶一路”上的外國學生傳播中國文化。同班名列前茅的李芬則希望在大學畢業後回到家鄉工作。她曾在電視節目中看到一句話:“名校生的意義在於你所在的地方有多需要你。”

  高考前4天,祿勸一中舉行了高三學生畢業典禮暨成人禮。每個高三班級都有各自定製的班服,有民國學生裝、日韓範兒小清新制服、古風長袍,甚至還有的班穿起了反串服裝。他們拍了一上午畢業照,這邊架起手機三腳架,吹着泡泡,三五成羣拍起了小視頻;另一邊,男孩兒女孩兒在跑道上背靠背坐着,開心地望着鏡頭。

  愛唱歌的文科網培班學生在班級聚餐時輪番登臺,將手機開到最大音量放着伴奏,唱着略顯傷感的歌曲。回學校的路上,十幾個學生饒有興致地加入了公園裏的廣場舞大軍,一邊跳,一邊笑。

  教學樓前的文化長廊裏掛滿了學生互寫的高考祝福。這裏有印着庫裏、蔡徐坤、迪麗熱巴或是海賊王的卡片,也有清華、北大等名校的明信片,甚至還有寫滿祝福話語的大橫幅。有一些則是匿名的留言,清秀的字跡中透着懵懂的情愫。

  6月7日,祿勸一中1363名高三學生走進高考考場。平日裏播放着各種畫面的屏幕安靜了下來,等待着下一屆凝視它的學生。

  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見習記者 曲俊燕攝影報道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19年06月12日 04 版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