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曾設計“中國第一高樓”的院士走了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5月26日 14:33   中國新聞網

  曾設計“中國第一高樓”的院士走了

  留聲機

  “現在心力大不如前了,但只要身體允許,我就會堅持工作。”兩年前,廣東省工程勘察設計行業協會會長陳星問容柏生是否還在做項目時,老人家如是答道。今年年初,容柏生因病住院,他十分沮喪道:“我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動不了,幹不了活!”

  容柏生是我國首批中國工程院院士、建築結構專家。他曾創新性地提出巨型構架和短肢剪力牆兩種體系,對我國建築業設計水平的提高作出了重大貢獻。對此,他卻常說:“我並不是一個了不起的人,只是願意老實做點事。”

  近日,容柏生因病逝世,享年90歲。老人雖已故去,但他留下的建築和思想卻永存。

  研製出建築高層結構計算程序

  2016年11月,容柏生回到母校華南理工大學作講座,用了12個字形容自己:必求甚解、知難而進、精益求精。他是這樣說的,也是這樣做的。

  1930年,容柏生出生在廣州。抗日戰爭時期,他跟隨家人四處漂泊。每到一處,母親都將其送到當地學校上學。1949年,他考入嶺南大學(現華南理工大學)土木工程系。他不顧家人強烈反對,隻身一人從澳門返回廣州上大學。

  1953年,容柏生大學畢業,他拒絕了親戚朋友爲他在香港安排的工作,來到廣東省建築設計公司(後更名爲廣東省建築設計研究院,以下簡稱省建築院)。從此,他再也沒換過工作。

  1973年,容柏生接到一項艱鉅的任務:設計位於珠江南岸的廣州海運大廈。當時,國內的高層建築非常少,缺乏可供參考的設計方法和規範,因此該項目的設計難度很高。他不畏艱難,從零起步,仔細研究高層建築。他借來一臺計算機,用其完成設計方案,並通過專家審查。隨後,在同事的幫助下,他成功研製出一套用計算機進行高層建築結構計算的方法和程序。

  回憶起那段過往,容柏生說:“只要接受了一個工作,就要把它做好。”

  首個全巨型框架結構建築出自其手

  讓容柏生聲名大振,奠定其在高層建築結構設計領域地位的是深圳亞洲大酒店(現稱香格里拉大酒店)。

  深圳亞洲大酒店的設計高度達114米、共38層,由於樓層過高,當時的計算機容量有限,根本無法進行結構計算。“既然委託我們院來做,我就一定要做出來。”他說。

  在設計這座“Y”型酒店的過程中,容柏生創造性地設計出鋼筋混凝土巨型構架結構體系,將高達114米的建築分成6大層的鋼筋混凝土巨框,使每個巨框都成爲受力單元。“6層大空間裏面是空的,可以自主設計成體育場、電影院。”

  此設計體系,可使6個單元同時施工。2年後,當時國內唯一採用全巨型框架結構的建築——深圳亞洲大酒店落成了,其成爲中國高層建築發展史的一個重要里程碑。作爲該結構體系的第一完成人,容柏生因此獲得原建設部頒發的科學技術進步二等獎。“我後來去住過這個酒店,確實比較漂亮。”他笑着說。

  上世紀90年代,容柏生又創造性地提出了鋼筋混凝土高層住宅建築中的“短肢剪力牆結構”體系,其被廣泛應用於廣州市30層左右的住宅以及全國多地的高層住宅建設中。

  雖爲院士卻不需要特殊照顧

  1985年,當時的“中國第一高樓”廣東國際大廈準備在廣州籌建,其設計高度超過200米。容柏生團隊憑藉公認的技術實力和良好的口碑取得該項目的結構設計權。

  “在沒有先例可循的情況下,容總提出了採用筒中筒結構和無粘結部分預應力平板結構。”省建築院原院長何錦超回憶道,這種結構將樓板厚度降至22釐米,節省混凝土7000多立方米。這在當時國內超高層建築設計中屬首創。

  在同事和後輩眼裏,容柏生對工作認真負責,對人熱情和善。雖已是院士,可他毫不介意出差和年輕人同住一間屋子,也從不需要任何特殊照顧。新人評職稱、設計競標方案遇到困難時,他都耐心指導、給出建議。“要多給年輕人機會,不要因一篇論文就否定他們。”他說。

  院裏年輕人常聽到容柏生對他們說:“做事要精益求精,一定要把事情作好。建築結構,關乎人命。”

  (本版圖片除標註外來源於網絡)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