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氣象“父子兵”駐守“中國北極”觀天測雨66年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5月26日 02:45   中國新聞網

  中新網漠河5月26日電(袁長煥 姜輝)26日,哈爾濱市剛經歷了35℃的炙烤,最高溫立馬驟降到17℃,大街上的行人只好把秋褲再次穿上,但是在中國北極漠河市,夜間溫度還在零下,常年駐守在這極寒之地的周儒鏘、周學軍這一對氣象“父子兵”更是連棉褲都不敢脫,數十年來,他們在中國最北監測着極爲珍貴的氣象數據,爲中國的北極撐起了一片藍天。

  漠河市位於中國最北部,是中國緯度最高的城市,也是中國唯一能看到極光的地區。漠河地處大興安嶺山脈北麓,年平均氣溫爲-4.3℃,極端最低氣溫爲-52.3℃,無霜期88天,屬於中國國家一類艱苦邊遠地區。1956年,爲監測高寒地帶氣候,中國在北極村建立了中國最北的氣象站。

早年的漠河氣象站。 袁長煥 攝

  周儒鏘是原黑龍江省漠河縣氣象站站長,周學軍是現任大興安嶺地區氣象局黨組成員、漠河市氣象局局長。他們父子一代接一代傳承着北極漠河的氣象事業,見證着中國邊疆氣象事業幾十年的風雲變幻。

  1953年,周儒鏘響應祖國號召,從哈爾濱到璦輝縣,從黑河的紅色邊疆農場再到北極村。短短几年,他先後7次變更工作地點,參與了4個氣象站的創建和3個氣象站的重建。1962年,他接手毀於洪水的北極村氣象站,並着手重建。在北極村氣象站,周儒鏘測出了當地中國最低氣溫——-52.3℃;他34年累計傳發情報99280次,沒有一次遲測、漏測、遲報、漏報;他幾次放棄更好的待遇,選擇了堅守北極一輩子。

漠河氣象部門爲汽車拉力賽提供服務。 袁長煥 攝

  讓周儒鏘頭疼的是,北極村條件太苦,留不住人才。爲了傳承氣象事業,周儒鏘將目光鎖定在子女身上,原本可以留在大城市的女兒和原本可以保送上大學的小兒子就這樣被他說服,留在了中國最冷的氣象小站。如今,周學軍已任大興安嶺地區氣象局黨組成員、漠河市氣象局局長多年,見證了漠河氣象事業32年的巨大變化,用心血續寫了父親的從業初心。

  近年來,漠河市氣象局從需求入手、從服務着力,圍繞服務三農、全域旅遊等重點工作,不斷加強氣象現代化體系建設,積極發揮氣象爲經濟社會服務的職能和作用。今年2月,黑龍江省氣象局——哈爾濱工業大學漠河極地模擬實驗基地在漠河市氣象局揭牌。該基地可提供氣象、環境、生態、交通及凍土信息數據,爲破解高寒地帶建築、交通、生命環境和生態環境的技術問題提供重要科學依據,爲中國冰上絲綢之路的暢通保駕護航。(完)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