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給偏遠村落提供上門診療服務 重慶一衛生院玩起混搭風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5月24日 11:11   中國新聞網

  爲給偏遠村落行動不便人羣提供上門診療服務,重慶一衛生院玩起“混搭”風
  揹着背篼當醫生

趙春青/圖

  “背篼”醫生在上門診療的路上。李永斌 攝

  初夏的重慶,天氣還在坐過山車,頭一天是烈日當空,第二天就變成了時斷時續的小雨。

  “現在雨雖然停了,但泥巴路還是很滑,走路小心!”叮囑記者的人名叫鄒鏡,是重慶市九龍坡區陶家鎮衛生院的副院長。

  早上10點,忙完院裏的工作,鄒鏡和院長鄒盛有一行5人就背上竹編背篼,從鎮上出發,前往10公里外的鑼鼓村,準備爲那裏的老人做體檢和診療。

  幾乎每個月總有一些日子,在通往陶家鎮各個村莊的田間路上,都能看到一羣身穿白大褂,揹着背篼的人。他們是鎮衛生院的流動體檢隊,由全科醫生、全科護士、體檢醫生、鄉村醫生等組成,爲偏遠村落裏的老弱病殘等特殊人羣提供上門診療服務。村民親切地稱他們爲“背篼”醫生。

  這一天,記者跟隨“背篼”醫生走上了泥濘陡斜的小路。

  “跨界混搭”

  心電儀、B超機、便攜式體重秤……出發前,醫生護士們熟練地往背篼裏裝着儀器。“最重的背篼,大概有15公斤。”鄒鏡告訴記者,由於沿途有不少山路,汽車無法通行,因此背篼這件農家用具就成了流動體檢隊的“標配”。大家稱這是眼下流行的“跨界混搭”。

  2008年,鄒鏡大學畢業,回到家鄉陶家鎮從事公共衛生服務工作。陶家鎮下轄8個村,過去,村民們每年都會到鎮衛生院例行體檢。但漸漸地,醫生們發現,來的人越來越少了。

  鄒鏡瞭解情況後得知,如今年輕人大多外出務工,留守的老人、孩子缺乏足夠的健康意識,“怕麻煩”不願來體檢。還有些村民因年紀太大或行動不便,無法到衛生院看病或做體檢,這就導致不少人的小病硬生生拖成了大病。

  爲了解決村民看病難的問題,在鄒鏡的提議下,從2012年起,陶家鎮衛生院的醫護人員背上背篼、帶着儀器,走村串戶地爲村民們提供上門服務。7年多來,“背篼”醫生已爲1000多位村民入戶進行體檢、健康干預和康復訓練。

  楊智瀟今年29歲,雖然年紀不大,但作爲康復理療科的醫生,他已是有近7年經驗的“背篼”醫生。“走下去才知道,村民們需要的不僅是診療服務,還有相關觀念的普及和政策解讀。”路上閒聊時楊智瀟告訴記者,自己的妻子商曾羚也加入了巡診隊伍,“她在衛生院從事財務工作,可以當面向村民講解醫療保障的相關政策。”

  “你們簡直就是全能醫生”

  經過彎曲的山路和陡峭的石階,同時還得提防不知從哪兒蹦出的野狗,步行約15分鐘後,“背篼”醫生們首先來到了鑼鼓村102歲的老人譚信義家裏。

  老人顯然認得這些多次上門的“白大褂”,她高興地雙手拍掌,口中不斷呢喃着什麼。楊智瀟放下背篼,取出醫療器材開始準備,同行的護士則小心翼翼地將譚信義攙扶進屋,協助她平躺在牀上。

  很快,簡陋的農舍變成了臨時診所,心電儀、B超機陸續開始工作。仔細看過檢查結果後,鄒鏡俯到老人耳邊一字一字大聲地說:“婆婆,一切正常!您身體好着呢!”好像生怕老人聽不見。

  “謝謝醫生,留在我家吃個午飯吧!”聽說體檢結束,譚信義的兒子上前握住鄒勝有的手,連連彎腰致謝。“不用了,我們要趕緊去下一家,人家空腹等着一定挺難受!”背上背篼,這支小隊伍又踏上了山路。

  對陶家鎮各個村莊的道路,鄒鏡都很熟悉。這不僅因爲她是“背篼”醫生,還要歸功於這幾年她對家庭醫生政策的宣傳。

  “家庭醫生就是全科醫生,要對服務對象進行全面、連續、有效和個性化的醫療保健服務。”鄒勝有告訴記者,目前陶家鎮衛生院的醫生都以全科醫生爲培養目標,這樣可以充分利用基層醫療資源,讓羣衆就近就醫、及時就醫。2016年,國家衛計委印發了《衛生計生委關於印發推進家庭醫生簽約服務指導意見的通知》,大力推動家庭醫生簽約服務。

  只是截至目前,即使在大中城市,市民對家庭醫生的認知和接受程度還不算高,更不用提相對落後的農村地區。爲此,鄒鏡利用巡診和空閒時間,輪番到8個村莊宣傳家庭醫生簽約政策和惠民意義。2017年底,陶家鎮家庭醫生簽約率達到了60%。

  “多虧了全科醫生,我才能再站起來。”在九龍村,65歲的村民張忠林半身不遂臥牀多年。簽約家庭醫生後,鎮衛生院專門爲他定製了康復治療方案並根據情況及時修改。如今,張忠林已能依靠柺杖緩慢行走。“你們哪裏是全科醫生,簡直就是全能醫生!”又一次如約見到“背篼”們出現,老人高興之情溢於言表。

  “還有老人在等着我呢”

  “小心,這裏容易摔跤!”經過一處羊腸小道,全科醫生黃代兵提醒記者。原來,他曾在同一個地方一腳踏空摔下山坡,手腳多處磨破,背篼裏的醫療器材散了一地。醫護人員開玩笑說,自從當了“背篼”醫生,大家都摔得很有經驗了。

  摔跤算不上什麼大事,更讓“背篼”醫生犯愁的是無法正常完成服務。有的老人長年獨居,性格孤僻不易接近,醫生要想爲他們檢查身體,先得通過拉家常獲得他們的信任。

  “若是遇到有精神疾病的村民,就更麻煩了。”楊智瀟說,這種情況除了需要患者家屬的協助,還要求醫生有極大的耐心。“有一次,我還被一位精神病患者拿刀威脅過。”

  從坐診到巡診,陶家鎮衛生院醫護人員的工作任務增加了,收入和待遇並沒有變化。不少“背篼”醫生都坦誠地表示,太辛苦時也想過放棄。“比如那次摔倒,真的挺痛的。”黃代兵說。但轉念一想,“還有老人在等着我呢。”他也就顧不上痛了,趕緊撿起器材繼續趕路。

  “看到老人身體狀況好轉,聽到他們真誠的感謝,這就是堅持下去的最大動力吧。”離開又一戶村民家,鄒鏡突然這麼說了一句。

  下午,完成當次巡診的醫生們回到了衛生院。清點器材、將背篼統一歸位,大家又回到辦公桌前記錄着巡診過程和結果。

  “吳成金 ,雙腿殘疾,康復治療後可通過雙手支撐進行簡單鍛鍊。”

  “朱崇德,小兒麻痹症,體檢狀況良好。”

  “吳忠華,癱瘓臥牀,多次接觸交流後精神狀態好轉。”

  “……”

李國

李國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