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任正非:一個國家的強盛,是在小學教師講臺上完成的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5月22日 00:07   中國新聞網

  劇透版來了!央視獨家專訪任正非:一個國家的強盛,是在小學教師的講臺上完成的!

  (央視新聞客戶端 特稿)5月21日下午2點30分,華爲創始人、CEO任正非在華爲總部接受了中央廣播電視總檯央視《面對面》記者董倩獨家專訪。

 

  在這場專訪中,任正非雖然談及了中美貿易,但更多的篇幅大談特談基礎教育話題,4個月前,任正非首次接受國內電視媒體專訪,專訪記者同樣是央視《面對面》記者董倩,在那場專訪中,任正非特意引用了一個說法“一個國家的強盛,是在小學教師的講臺上完成的”。

  在5月21日的獨家專訪中,基礎教育成了最大的關鍵詞,央視新聞客戶端梳理了劇透版《面對面》重磅內容,以饗廣大關心華爲及任正非的網友。

  華爲不死

 

  中央廣播電視總檯央視《面對面》記者董倩:今天您之所以答應給我們這次訪談的機會,前提是我們要談教育。我特別好奇是外界所有人都在擔憂華爲如此生死攸關的時刻、在擔憂華爲未來應該怎麼辦?能不能活下去的時候,您反而有點超然世外,要談教育,教育爲什麼是您最關心的事,爲什麼?

  任正非:從來沒有覺得我們會死亡,我們做了2萬個獎牌在做,上面寫的是“不死的華爲”。

  芯片備胎背後有故事 華爲差一點賣給美國公司

  董倩:爲什麼在2004年設立海思這樣一個部門?

  任正非:這個部門也沒有什麼,就是一個部門,部門爲什麼叫這個名字?我也不知道,這個名字自己起的。

  董倩:無論叫什麼,存在的目的?

  任正非:每個部門都有存在的目的,它的目的是做芯片,2012實驗室還要做很多其他東西。海思只是2012實驗室的一個下屬機構。

  董倩:2004年甚至更早的時候中美關係一切正常、國際供應鏈一切正常,爲什麼要預想假如這個世界不正常怎麼辦?

  任正非:我們曾經準備用100億美金把這個公司賣給美國公司,賣給人家時合同也簽訂了,所有手續辦完了,兩個團隊買了花衣服,大家穿着花衣服去海灘上比賽跑步、比賽打乒乓球,這個星期美國董事發生變化,新董事長否決了收購,回來討論還賣不賣?我在我們公司是投降派、妥協派,什麼事情都想讓一讓,少壯派激進派堅決不賣了,我就說十年之後和美國在山頭上遭遇,我們肯定拼不過他們刺刀,他們爬南坡時是帶着牛肉咖啡爬坡,我們帶着乾糧爬坡,可能到山上不如人家,我們要有思想準備,就準備了備胎計劃。

  有人說5G將來會不會分裂成兩種標準?我認爲不會的。因爲人類好不容易統一了一個標準,爲共同的全球雲社會服務,兩種標準就是兩朵雲,很難交融。

  這個社會最終要走向人工智能

  任正非:可以參觀一下我們生產線,基本上沒有人的,20秒鐘一部手機,從無到有基本上沒有什麼人。未來幾百條、上千條的生產線完全是自動化的,這時說人的文化素質不夠,至少說沒有受過大專、大學以上的教育,英文也不好、計算機也不好,工人的機會都不存在,沒有工人階級這個名詞,公司生產階級上基本上叫“工匠”,從我們公司的索引,可以放大來看這個國家,國家也要走向這一步,否則國家沒有競爭力的。

  一個國家強大的基礎是什麼?

  任正非:一個國家強大的基礎是什麼?有硬件基礎,比如說鐵路、公路、交通設施、城市建設、自來水各種環節的硬件設施,硬件設施沒有靈魂的,靈魂在於文化、哲學、教育,在於人類文化素質。

  自掏腰包請專家調研基礎教育

 

  董倩:您對教育問題認識這麼深、這麼透,今天上午媒體圓桌會上有一位記者提問,您會不會進入到教育?會不會領着做,您說不會。但是您在幾年前花自己的錢,不是花公司的錢請中央黨校、中國基礎教育課題組的專家做中國農村九年義務教育的狀況調查,而且也分析了一些不僅是鄉村的貧困學生怎麼學習,包括城市的一些孩子們怎麼能夠保障他們的學習?爲什麼要做這樣的調查?

  任正非:希望國家繁榮富強,希望國家實現國家夢想。

  董倩:您作爲一個企業家爲什麼要做這樣的調研?爲什麼要做這樣的事情?

  任正非:中央黨校有一個權威性,我們調查了全世界的教育,有非常深刻的理解和認識。

  從一個都不能少到一個喬布斯都不能少

  任正非:當然,這些年國家七十年代巨大進步,三十年來也有巨大改善,教師的生活也有巨大的進步,但是要看到(孩子)是祖國的未來、國家的未來,而教師們擔負着給花朵澆水的使命。我們都不給花朵澆水,沒有使命感,少澆水花朵蔫了,不就少了一個喬布斯嗎?

  從今天抓起,如果農村的孩子二三十年以後很多都是博士、碩士,就會爲國家在新的創新領域搏擊,爭取國家新的前途和命運,這纔是未來。如果二三十年以後還是沒有多少文化,仍舊是一個打工仔,打什麼工,全是自動化了。

  職業教育應更受關注

  任正非:在工業革命時代,只要有中學文化程度、中專文化程度基本上可以工作了。但是在智能化社會時,這個文化程度大大提升了。而且不完全是精英教育,國家重視的都是綜合性的精英教育,對職業教育不夠的。德國70%是高等職業教育,高等職業教育也是很偉大的。

  中美貿易根本的問題是教育水平

  董倩:把談教育的背景再放的寬一點,如果教育是這樣的現狀,怎麼去面對現在以及未來很有可能持續的中美貿易爭端?

  任正非:中美貿易根本的問題是教育水平,國家一定要開放纔有未來,開放一定要強身健體,強身健體要有文化素質。

  人工智能的背後有座統計學的大山

 

  董倩:上次採訪時您重複一句話,人工智能說的再玄妙,其基礎也是數學?

  任正非:統計學!我們往往不重視統計學。我們國家哪些學校非常重視統計學?國外計算機統計學就是人工智能,什麼學後面都跟統計學,統計學很重要,我們有些人把它當成小兒科扔到一邊,也沒有大師。

  5G的背後有一位不談戀愛的小夥子

  任正非:俄羅斯有一個科學家小夥子不會談戀愛,只會做數學,到我們公司來十幾年天天在玩電腦,不知道在幹什麼,管研究的人去看他,打一個招呼就完了。我給他發院士牌時,他“嗯、嗯、嗯”就完了。他不善於打交道,十幾年幹什麼不知道,之後突然告訴我,把2G到3G突破了,馬上上海進行實驗,我們就證明了,無線電上領先愛立信,然後大規模佔領歐洲,用了4G、5G,我們現在很厲害,與這個小夥子的突破有關。

  不怕琢磨看上去無聊的事

  董倩:我還記得上次曾經說過一句話,一杯咖啡吸收宇宙能力。

  任正非:Google有一個阿爾法公司,做的全部是無聊的事,也可能是人類永遠不可能實現的事情,可以理解爲這是一種社會責任,不要覺得拿錢給窮人就是社會責任,探索人類文明中消耗大量的錢財可能沒有結果,產生幾篇論文(也是一種社會責任),因爲後人可以踩在肩膀上前進,我們也是在這樣做。

  感受任正非更多風采,敬請關注5月26日(週日)21點30分央視新聞頻道《面對面》獨家專訪。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