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宅神”咋進了村委門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4月19日 12:20   中國新聞網

  “宅神”咋進了村委門

  日前,一則通報在山東省東營市廣饒縣大王鎮河溝村村民中引發不小的關注。

  “聶利祥作爲村黨支部書記,帶頭搞迷信活動,實在是荒唐。還挪用佔地補償款,真讓我們寒心。”一位村民對記者說。

  聶利祥是河溝村原黨支部書記、村委會主任,對他的調查始於去年2月的一次羣衆上訪。

  那天,河溝村200餘名村民手拉着寫有“還我口糧錢”的橫幅,站在大王鎮鎮政府門口,強烈要求調查聶利祥,並歸還村民們的佔地補償款。

  這一事件在當地引起廣泛關注。隨即,廣饒縣成立由紀檢監察、公安等部門組成的聯合工作組到河溝村現場辦公。廣饒縣紀委監委廣泛徵集問題線索,對羣衆反映的突出問題進行調查覈實。

  隨着調查的深入,這名村幹部的一件件荒唐事,逐漸浮出水面……

  不信馬列信鬼神,村委會裏添“宅神”

  事情還要從河溝村的別墅建設工程說起。

  2016年初,時任河溝村黨支部書記、村委會主任的聶利祥爲了確保在下一年的村“兩委”換屆中連任,大搞形象工程,擬對全村宅基地進行重新規劃,建設別墅區,以獲得村民的支持。

  聶利祥擔任河溝村黨支部書記多年,在村裏有一定威信。他提出的意見,若有不妥之處,其他村“兩委”成員也只是委婉提醒,一般不會明確表示反對。久而久之,村“兩委”會議儼然成了聶利祥的“一言堂”。

  在私心的驅使下,通過近似“一言堂”的村“兩委”會議,聶利祥決定將河溝村南邊的楊樹林和村文化廣場地塊作爲新規劃的宅基地,用於別墅建設。

  2016年9月,河溝村的別墅建設工程陸續開始。最多時候,村裏有二三十家同時開工,200多人在工地上搬磚、和灰、砌牆、上樑、掛瓦,忙得熱火朝天。

  看着這麼多人在工地上幹活,聶利祥心裏有些不安:如果發生安全事故怎麼辦?要是出點事情,本來是增添政績的好事可就要變成麻煩事了。

  聶利祥沒有選擇對村民進行安全教育,也沒有對工人採取必要的安全保護措施,而是動起了迷信的歪心思,從淄博市請來一個“大師”。

  “大師”來村後,聶利祥領着“大師”四處轉了轉。

  “開工建設保平安,你們請個‘宅神’吧……”大師說。

  “好好好,就這麼辦。”聶利祥連連點頭。

  當天傍晚,聶利祥按照“大師”的指點,和村裏其他幾個村幹部及家屬一起辦了一場供奉儀式,請來了“宅神”牌位放在村委會二樓的一間辦公室內,並準備了呈放的香案和水果、饅頭等貢品。就這樣,“宅神”進了村委會的大門。

  “求各位神仙保佑工程建設平平安安,蓋房子、建別墅不要出事故……”每逢初一、十五,供奉“宅神”的辦公室都煙霧繚繞,村黨支部委員、村委委員田俊玲按照聶利祥的安排,上香鞠躬,祈禱供奉。

  時間長了,來村委會辦事的村民都知道了“宅神”的存在。“在村委會辦公室搞迷信活動,也太不像話了。”“黨員幹部不抓實事,求求神靈就能保平安?”……

  隨着村民的議論越來越多,聶利祥在和田俊玲商議之後,找到本村的“神婆”。在“神婆”的“指導”下,將“宅神”送走了。

  信誓旦旦“嚴管理”,言行不一終惹怨

  建別墅的宅基地屬於村集體土地,村委會專門對每戶應占宅基地面積、建設標準等進行了規定。爲保證村民按規建設,該村成立了建設領導小組,由聶利祥任組長,其他幾名村幹部任組員,負責對別墅建設工程進行監督把關,並對超標準佔用宅基地、違規擴建房屋、違規施工的村民,給予房屋不接水電、不接排污管道的處罰。聶利祥曾說,自己將帶頭做好表率,嚴格按照規定建設。

  不久,建設領導小組成員在檢查別墅建設過程中,發現李某海、聶利祥的親屬聶某江等幾戶村民超標準佔用宅基地、違規擴建房屋,便把情況反饋給聶利祥。

  隨後,聶利祥找到聶某江,想勸阻他停止超佔擴建行爲,誰知卻碰了釘子。

  “你把擴建的院落拆了吧。”聶利祥說。

  “李某海擴建了兩層樓,我才蓋了三間平房,憑什麼要我拆。”見聶某江態度強硬,聶利祥便沒再製止。

  其他村民發現聶利祥對聶某江勸阻無果,便紛紛效仿超佔擴建,聶利祥也未阻止。

  不僅沒有約束違建村民,聶利祥自己也知規犯規。“當時我家規劃的宅基地南面還有一塊地,但南北長度不夠再蓋1戶別墅,就想着乾脆把這塊地佔用起來,這樣自己的院子也能寬敞些。當時心存僥倖,想着其他村民也進行了擴建,我不是唯一一個,就破了規矩。”聶利祥對記者說。最終,聶利祥私自擴建院落,超佔土地近150平方米。

  在聶利祥的默許和縱容下,李某海等6人超標準佔用村集體土地、違規擴建房屋。此外,聶利祥還放寬條件,爲不符合條件的聶某某等3人規劃了宅基地。

  經此一事,聶利祥不以身作則、不按規定辦事的行爲引發了村民的極大不滿。

  挪了東牆補西牆,虧空難填露馬腳

  2008年,在明知村集體資金不足的情況下,聶利祥仍決議重修村文化廣場,並建設衛生室。經初步測算,兩個工程預計花費近80萬元。雖然上級財政給予衛生室建設工程4萬元補助,但河溝村沒有集體產業,村集體收入也極其微薄,這麼大的一筆錢從哪裏出?聶利祥動起了村民佔地補償款的念頭。

  自1996年起,當地一家公司多次與河溝村簽訂土地佔用合同,每年付給河溝村60餘萬元佔地補償款。其中,佔用村集體土地的補助,歸村集體所有;剩下的補償款定期發放給每個村民,每人每年2000餘元,用於補償佔用的村民人口田。

  工程款無需一次付清,2008年至2009年,村裏依靠村集體收入和上級補助支付了40餘萬元工程款。2010年初,村集體收入已不足以支付剩餘的工程款。

  如果用佔地補償款來支付工程款,工程建設的虧空不就解決了麼?聶利祥想,通過預支佔地補償款的方式,既支付了工程款,又不耽誤當年佔地補償款的發放,這樣一來,工程款的虧空便不會引人察覺。

  於是,聶利祥與該公司協商,約定自2010年2月開始,提前預支次年的部分佔地補償款,用來支付後續工程款和發放本年度的佔地補償款。從2010年2月到2012年1月,聶利祥分批次挪用佔地補償款近40萬元用於支付工程款。

  2017年年底,該公司決定不再預支佔地補償款。無奈之下,河溝村只能用佔用村集體土地的補助給村民發放佔地補償款,但是每人比之前少了300多元。

  被佔地的村民,尤其是老人,沒有其他收入,就指望着佔地補償款過日子。補償款的遲發、少發,給他們的生活造成了極大困難。沒有其他辦法的村民只好選擇了到鎮政府反映問題,於是便有了前面的一幕。

  最終,聶利祥因進行封建迷信活動、挪用佔地補償款等問題,受到留黨察看2年處分。

  ◎《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

  第六十三條 組織迷信活動的,給予撤銷黨內職務或者留黨察看處分;情節嚴重的,給予開除黨籍處分。

  參加迷信活動,造成不良影響的,給予警告或者嚴重警告處分;情節較重的,給予撤銷黨內職務或者留黨察看處分;情節嚴重的,給予開除黨籍處分。

  對不明真相的參加人員,經批評教育後確有悔改表現的,可以免予處分或者不予處分。

  (本報記者 焦翊丹 通訊員 劉曉營 張玉瓊)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