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上海推行“定時定點”扔垃圾 撤桶後居民帶垃圾上班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4月15日 17:10   中國新聞網

  導讀

  《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條例》將於7月1日起施行,“定時定點”扔垃圾、清運車輛乾溼分離……垃圾分類正逐漸成爲市民日常生活的“新時尚”。半月談記者在上海率先開展垃圾分類減量工作的閔行區江川路街道調查發現,儘管這項工作已穩步推進,且形成了垃圾分類大數據分析系統,但部分居民及商戶自覺性不足、回收硬件有待提升、兩網融合中轉站下游對接難等一系列問題,影響了垃圾分類的實際效果。

資料圖:工作人員正在轄區設置垃圾分類收集點。中新社記者 韓蘇原 攝

  “撤桶後”:部分居民帶垃圾上班,街面商戶深夜傾倒

  “2018年7月28日開始撤桶,儘管之前進行了大量宣傳,但第一天小區就像一個大的垃圾桶。”上海市閔行區江川路街道富仕居民區黨支部書記石晶晶回憶說,“撤桶就是把2015年起居民樓底下放置的垃圾分類桶撤走,放置在垃圾廂房內,由志願者和分揀員引導居民定時定點投放垃圾。垃圾投放時間爲每天的6:30-9:30和17:00-20:00。”

  “撤桶實施後,大部分居民特別是老年人,能較好地配合工作。”石晶晶說,“但部分年輕人不執行垃圾分類。有的人把垃圾扔到小區外面的街道垃圾桶裏,有的人把垃圾放在車裏帶去上班的地方扔。”

  “在街麪店鋪附近,一早上也會有不少未分類的隔夜垃圾。”上海江川環衛綜合服務有限公司業務部主管王軍雄說,“城管、執法、市容等部門都有下班時間,一些商戶就趁晚上把未分類的垃圾丟在街上。因爲即使被發現,處罰力度也不夠。”在一些小區,爲了查找那些被亂丟棄的無主垃圾的主人,居委會幹部甚至會去翻找垃圾上留下的線索。

  垃圾回收三環節,“軟硬件”配套不健全

  半月談記者調查發現,除了居民習慣養成的問題外,目前垃圾分類的收集端、運輸端以及中轉處都有可改進提升之處。

  定點定時投放垃圾以後,一些居民堅決反對把垃圾廂房設立在自己居住的房屋附近,擔心會有異味,進而影響房價。“鑑於選址困難較大,是否可考慮由政府出資,購買設計可移動的垃圾廂房,在規定時間拉至小區出入口供居民投放垃圾。”石晶晶建議。

  “目前最大的問題就是資金問題。”富仕名邸物業管理處小區物業經理邵世明表示,“小區垃圾分揀員的經費、志願者的基本保障及小區分類設備都需要資金,這加大了老式小區物業收支平衡難度,可否建立相應的補貼機制……”

  在運輸環節,個別溼垃圾清運車輛密封性不高,也會造成“一路開一路滴”的路面二次污染現象。王軍雄表示:“目前上海已率先實現乾溼垃圾分開運輸,但清運車輛標準要進一步提高,建議政府購買車輛時提高標準。”

  在江川路街道兩網融合中轉站,半月談記者看到,廢金屬、廢家電、廢紙等分類整齊堆放着。“兩網融合”指城市環衛系統與再生資源系統兩個網絡有效銜接,目的是實現垃圾分類後的減量化和資源化。上海興冬環保科技有限公司副總經理肖晗表示:“目前我們面臨的困難是收運成本高,存儲能力有限,企業需要自己去找末端處置方,一些低價值的回收物基本是虧錢在處理。”

  強化管理,針對年輕居民調整策略

  今年以來,江川路街道將垃圾分類減量工作提上重要日程。截至2019年3月31日,幹垃圾從原日均175.41噸,減少至146.37噸(同比2018年1-3月),溼垃圾從原日均12.83噸,增加至26.77噸(同比2018年1-3月)。並且,構建了江川垃圾分類大數據分析系統,強化對轄區居民區、機關企事業單位、學校、公共場所生活垃圾分類全覆蓋信息數據報送,形成周報制度,實效達標率80%以上。

  《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條例》也規定,個人違反相關規定,將有害垃圾與可回收物、溼垃圾、幹垃圾混合投放,或者將溼垃圾與可回收物、幹垃圾混合投放的,由城管執法部門責令立即改正;拒不改正的,處五十元以上二百元以下罰款。

  “該條例讓垃圾分類工作有了執法的依據,懲罰亂丟棄垃圾者也有法可依。比如,辦公場所也需要進行垃圾分類了,原本帶垃圾上班的居民也不得不開始自己動手進行垃圾分類。”石晶晶說,“但仍存在執行難的問題,如針對民營企業主就沒有工作抓手。而居民中租客則最難管理,因爲他們缺少對小區的歸屬感。”

  肖晗建議,可以將居民在垃圾分類工作中的表現和居住證等證件的辦理掛鉤。“上海是一座外來人口較多的城市,對辦理居住證的人口有積分系統,可將垃圾分類相關表現納入考覈。”

  此外,不少年輕的居民希望物業方能針對不同居民羣體調整不同的垃圾投放時間。上海市民潘嫺建議:“鼓勵垃圾分類的積分兌換應根據年輕人的需求進行調整,比如除了肥皂、洗衣粉,是否可以加入電影票、樂園門票兌換等。”

  來源:《半月談》2019年第7期

  半月談記者:黃安琪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