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救命神器”,普及要下大力氣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4月15日 13:37   中國新聞網

  “救命神器”,普及要下大力氣

  志願者在陝西西安市政務服務中心檢查自動體外除顫儀。

  張博文攝(新華社發)

  前段時間,一則“暖聞”引發了熱議——一名男子在北京市東單體育館突然倒地,恰好在此運動的6名醫生聯手展開搶救,將患者從生死邊緣拉了回來。

  在這期間,一個細節被很多人關注:急救過程中,醫生使用了體育館內安裝的AED(自動體外除顫儀)設備,該男子接受4次除顫後恢復了自主心率,隨後被急救人員轉移到了醫院急診。

  被譽爲“救命神器”的AED,近年來多次出現在猝死事件的報道當中。AED是一種便攜式的醫療設備,能夠診斷特定的心律失常,並通過電擊除顫,搶救心源性猝死患者。

  作爲非醫務專業人員也可使用的急救設備,AED在生死攸關之際屢顯神威,其作用與價值得到了更多重視。然而,在城市的公共場所,AED的“數量”和“能量”還遠遠不夠。

  及時救命 操作簡易

  4月14日,在2019北京國際長跑節—北京半程馬拉松比賽上,出現了選手猝死事故,所幸經過急救轉危爲安。隨着馬拉松賽事雨後春筍般增長,馬拉松賽場近年來成爲心臟猝死的“重災區”。

  馬拉松賽場猝死事故增長的背後,是我國心臟性猝死發病率逐年攀升的現實。有數據顯示,我國每年約有55萬心源性猝死病人,其中90%發生在院外。

  “馬拉松賽上常見的心臟驟停一般都是心源性的,通過高質量的胸外按壓和體外除顫就能起到更好的急救作用。”海軍總醫院急診科醫生朱躍說。心臟驟停急救有“黃金4分鐘”的說法,若在心臟驟停後的4分鐘內進行正確急救,能夠爲後續治療提供有利條件。

  “從驟停到除顫的這段時間,是影響患者存活的重要因素,所以AED是心跳驟停最重要的一根‘救命稻草’。”朱躍表示。

  AED之所以被稱爲“神器”,最重要的原因就是能夠顯著提高生存率。如果在心臟驟停的1分鐘內使用AED對患者電擊除顫,救活概率爲90%。有國外的研究報告顯示,在院外心臟性猝死的病人中,只使用心肺復甦急救的生存率爲14%,同時使用心肺復甦和AED除顫的生存率能夠上升到23.4%。

  AED的簡單易用也是其迅速普及的原因。專家稱,“體外除顫儀”雖然聽上去很專業,但用起來卻很“傻瓜”,只要經過簡單的培訓就可以操作。AED能夠自動分析患者的心律並判斷是否需要電擊除顫,操作者只需根據語音提示,按壓按鈕就可進行電擊。如果心電圖檢測結果認爲不需除顫,即使按下按鈕也不會放電。因此,即便是非醫療人員也可以迅速掌握使用方法。

  數量不足 知曉率低

  從2006年前後,我國開始在公共場所配置AED。在紅十字會等相關機構以及團體、企業、志願者的助力下,我國的AED普及率和知曉程度正在逐年提升。

  近日,福建省在公共場所開啓AED投放工作,預計2019年在福州、廈門兩市共投放100臺以上。記者梳理髮現,近一年來,包括四川成都、浙江瑞安、江蘇無錫、陝西西安等地均逐步在公共場所安裝AED設備。中國醫學救援協會會長李宗浩認爲,在城市公共場所配置安裝AED,既能提高心源性猝死患者的搶救成功率,也是構建城市應急保障體系的重要舉措。

  儘管如此,與一些發達國家相比,這一數字還遠遠不夠。有業內人士稱,目前我國的AED只有2萬臺左右,平均每10萬人僅有幾臺。而在美國和日本,每10萬人擁有的AED數量已超過300臺。

  2017年,北京市發佈了《公共場所醫療急救設施設備及藥品配置指導目錄》,AED成爲公共場所必備的專業性急救設備。但據媒體日前的調查發現,在北京地鐵、繁華商圈、體育館、景點、高校共25個人流密集場所中,僅在機場以及部分高校、公園、體育館等9個場所配備了AED,其中地鐵站均未發現安裝AED。

  關鍵時刻,一臺AED就能夠成爲劃分生與死的界線。2016年6月,某網站工作人員在北京地鐵猝死,因搶救無效離世。有分析認爲,現場急救的不專業以及地鐵站沒有設置AED延誤了對患者的救助。一年後的2017年6月,上海地鐵一名20歲男子突然倒地,工作人員立即用地鐵站上的AED除顫,挽救了患者的生命。

  即便配備了AED,由於公衆知曉率低、急救知識普及率不高,“救命神器”也未必能及時派上用場。“沒聽說過”“不敢使用”——儘管AED簡單易用,由於缺乏瞭解和必要的知識,AED的普及和應用之路依然艱鉅。

  加強科普 法律保障

  除了加快投放速度之外,要讓“救命神器”真正“救命”,還需要解決能用、敢用等問題。

  如何讓更多普通民衆瞭解AED的工作原理和使用方法,具備使用AED的能力?有急救專家指出,除了依靠急救中心、紅十字會、醫療機構和一些社會團體來做科普之外,政府、行業和全社會都應該共同推進,促進急救常識的普及。與此同時,也應在高中和大學開設相關課程或培訓。

  記者瞭解到,目前包括北京大學在內的多所高校開設了相關選修課,向學生講解包括AED在內的急救設備和方法。

  消解不敢用、不敢救的顧慮,也是鼓勵公衆使用AED、參與急救的必要保障。

  2017年10月1日實施的《民法總則》中第184條明確規定,因自願實施緊急救助行爲造成受助人損害的,救助人不承擔民事責任。這一被形象地稱爲“好人法”的規定,確認了對善意救助者的責任豁免,也爲解決“扶不扶”“救不救”的難題提供了後盾。

  對此,有專家表示,雖然“好人法”明確了免責保護,但要打破公衆的顧慮還需要進一步普及相關案例,並完善法律法規,鼓勵挽救他人生命的義舉。北京市紅十字會應急救護工作指導中心主任金輝表示,政府部門應加強對AED的實施監管,同時在免責、立法上,加強對現場救護人的保護,讓AED得到更廣泛的利用。

  在新技術的助推下,找到身邊的AED也變得越來越容易了。在調查過程中,記者發現了多款用於尋找AED的小程序。

  例如,深圳市急救中心聯合騰訊開發了微信小程序“AED地圖”,打開後可以立即看到距離最近的AED。由生命急救志願團隊“第一反應”開發的“救命地圖”小程序,不僅可以看到AED所在位置,還可以查看AED的照片和捐贈者信息。

  “救命神器”這樣用

  1 開啓AED,打開AED的蓋子,依據視覺和聲音的提示操作。

  2 給患者貼電極,在患者胸部適當的位置上,緊密地貼上電極。通常而言,兩塊電極板分別貼在右胸上部和左胸左乳頭外側,具體位置可以參考AED機殼上的圖樣和電極板上的圖片說明。

  3 將電極板插頭插入AED主機插孔。

  4 開始分析心律,在必要時除顫,按下“分析”鍵(在此過程中請不要接觸患者,即使是輕微的觸動都有可能影響AED的分析),AED將會開始分析心率。分析完畢後,AED將會發出是否進行除顫的建議,當有除顫指徵時,不要與患者接觸,同時告訴附近的其他任何人遠離患者,由操作者按下“放電”鍵除顫。

  5 一次除顫後未恢復有效灌注心律,進行5個週期心肺復甦。除顫結束後,AED會再次分析心律,如未恢復有效灌注心律,操作者應進行5個週期心肺復甦,然後再次分析心律,除顫,心肺復甦,反覆至急救人員到來。

  他山之石

  世界上第一臺自動體外除顫儀問世於1979年,由於它方便攜帶、使用容易,非醫療專業人員也可以迅速掌握,因此上世紀90年代開始逐漸在很多國家普及。

  美國是最早對AED自動體外除顫儀在公共場所設置進行立法的國家之一。美國政府每年提供3000萬美元專項資金用於實施公共除顫計劃,急救車5分鐘內無法到達的公共場所全部依法設置AED,目前社會保有量超過100萬臺,平均每10萬人317臺。此外,美國公立學校也十分注重向學生普及心源性猝死的急救常識。例如,得克薩斯州規定,只有掌握心肺復甦(CPR)相關急救操作方可獲得高中畢業證書。

  日本於2004年開始推廣安裝AED,目前是全世界自動體外除顫儀設置密度最高的國家之一。根據日本總務省統計,目前日本全國有大約60萬臺自動體外除顫儀,平均每10萬人約有234.8臺,每年通過AED設備得到救助的大約有1200人。從2004年開始,日本各地針對自動體外除顫儀使用的急救培訓不斷普及,被設置在了初高中的培訓項目中,甚至成爲了駕校的必修課程。在東京,地鐵站和電車站或是人流密集處都會配備AED,馬拉松比賽上也有完備的設置和規定。

劉 嶢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