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馬克思主義就在我們身邊”

http://dailynews.sina.com   2019年03月30日 20:31   中國新聞網

  【打開思政課新方式】

  光明日報記者 晉浩天

  這是一堂尋常的思政課。講臺上,華東師範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副教授閆方潔向學生髮問:“馬克思主義是什麼樣的?”

  “抽象”“遙遠”“枯燥”“和現實生活沒有太多關係”……學生們的答案五花八門,但都在閆方潔的想象之中。

  在學生眼裏,閆方潔是一位年紀不大的知心姐姐,但她已在思政講臺上站了快10年了。自25歲從中國人民大學博士畢業後,她便來到華東師大馬克思主義學院,上過她“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概論”的學生已經有6000餘人。

  “同學們,其實馬克思主義就在我們身邊,它所關注的問題正是我們這個時代中每個個體都在經歷的問題,它將對每一個人命運的關懷置於自己的理性思考之中。”每次說這句話時,閆方潔都會提高音量。

  這些內容,只是“開胃菜”。要想讓學生真正愛上思政課,閆方潔的本領在於她會從學生們感受到的日常敘事之中,闡述馬克思主義的科學真理和價值關懷,把大家印象中“高高在上”的馬克思主義拉回到學生身邊。

  抓住熱點話題

  在日常生活中抓住熱點話題,是閆方潔講好“馬原”課的利器。

  每每遇到“雙十一”“雙十二”,閆方潔都會在課堂上與學生們聊“購物”。“我最近知道,很多同學都清空了購物車,但我想問大家,我們真的需要這些商品嗎?”閆方潔問。

  而每每遇到這類話題,學生們就會異常踊躍。閆方潔特意點了一名女學生來回答:“好像未必。去年我明明買了好多這樣的裙子,但我爲什麼還要買呢?我總感覺,去年的裙子不再時尚,配不上今年的我。”

  “那你知道時尚的本質是什麼嗎?”閆方潔繼續發問。

  “大家都愛的一種藝術?”女學生的回答更像是在尋求答案。

  “時尚並非藝術,它不過是商品邏輯下的一個工業體系,是消費主義的產物。流行什麼不重要,重要的是新的流行可以激發人們的購買慾。當然,適度的消費是促進生產力發展、促進財富積累的必要前提。”閆方潔進一步解釋,馬克思指出,在資本邏輯主導的社會中,資本爲了滿足自身無限增殖的需求,會不斷加速商品的生產與消費進程,人們不斷生產、不斷消費,從而導致了對自然界的掠奪式開發,這便是引發生態危機的根本原因之一。“因此,面對消費主義狂潮,大家需保持理性。”

  最近一段時間,人工智能成了熱詞。閆方潔也將其納入了授課內容。

  “說起人工智能,同學們的第一反應是,這和馬克思主義有什麼關係?”閆方潔說,“其實,看似兩個距離遙遠、毫不相干的內容,實則有着千絲萬縷的聯繫。”

  這個問題,引發了講臺下的低聲討論。閆方潔隨即解釋,在馬克思關於未來社會的論述中,生產力的發展和物質財富的豐富是基本前提,而這都離不開科學技術的進步。另外,從人的角度來說,人工智能可以將人從一些危險、枯燥、機械的勞動中解放出來,讓人有更多閒暇時間實現自我發展,從事創新性活動。這便是通往“人的自由全面發展”的必由之路。

  “但在這個過程中,我們需充分注意對生產關係的改造,因爲如果在私有制主導的生產關係之下,很多勞動者不僅無法共享人工智能的紅利,反而會因爲人工智能丟掉工作,陷入新的貧困。由此可見,人工智能會將人類帶向何方,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特定社會的生產關係性質。”閆方潔的深度解析,再次引發了講臺下的低聲討論。

  不迴避重大問題

  課堂上,總會有學生向老師提出重大且尖銳的問題。而此時,閆方潔必須做到的是做好功課,及時回答問題,讓問題發於課堂、止於課堂。

  前段時間的一堂“馬原”課,有學生提出了一個讓閆方潔印象深刻的問題——“中國爲什麼不實行西方的民主制度,爲什麼不實行西式普選和多黨制?”

  “近代以來,民主日益成爲世界人民的普遍追求,但由於不同的歷史傳統和條件,在不同國家民主的表現形式是多樣化的。我們不能把某一種民主形式等同於民主本身。一個世界,多種政治,一個民主,多種形式,這是首先要明確的一點。”閆方潔說。

  “西方民主制度的起源可以追溯到古希臘,經歷了近代到現代,形成這樣一種大家熟悉的模式,有其歷史必然性,但絕不意味着,這種民主形式是放之四海而皆準的,即使在西方國家,這種普選制的民主常常有失效的時候。”閆方潔舉例說,近些年英國公投脫歐、勒龐險成法國領導人等,民粹主義在西方已達至近年來的頂峯,對此,很多西方學者也對自身的民主制度提出了反思。

  “而人民代表大會制度是我國的根本政治制度,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是具有中國特色的政黨制度,其根本目的是爲了真正代表人民的長遠利益和根本利益,是我們開創的不同於西方政治文明的一種新型政治文明。”

  “需要指出的是,民主具有歷史性,自新中國成立以來,我們在民主政治建設方面取得了巨大成就,且仍處在繼續探索和完善的進程中。”閆方潔的闡述逐漸深入,課堂又一次活躍了起來。

  如此引人入勝的課堂,讓聽課的學生評價閆方潔時,從不吝讚美之詞。華東師大2017級人文地理與城鄉規劃專業學生餘沐洋說:“閆老師能在課堂上把馬克思主義講得引人入勝,引發大家對現代性危機的警覺與反思,調和了課堂的趣味性和思想的深度。”

  用有力有據的論證直擊學生的困惑點

  “在課堂上必須樹立強烈的問題意識,不迴避重大問題、不逃避疑難問題、不省略根本問題。”在閆方潔看來,當代大學生十分需要“解渴”。“他們常常表現出對一些重大理論問題的迷惑不解,而理論上的困惑又會導致他們對現實做出片面解讀。因此,教師的主要任務就是歸納與回答問題,對問題的歸納要能切中要害,對問題的回答要高屋建瓴。”

  “教師要用有力有據的論證直擊學生的困惑點。”

  除此之外,閆方潔還會把馬克思主義哲學放置到整個西方哲學的座標中,把歷史唯物主義放置在近代歷史哲學的座標中,把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放置在西方經濟思想史的整個座標中,通過對比分析來講清楚馬克思主義的優良之處。

  對於這樣的教學方式,閆方潔有着自己的理解。“當代的大學生是極度渴求真理的。馬克思主義是真理,馬克思對社會發展的強大解釋力經受了歷史的考驗。因此,我們要向學生們展示馬克思主義的邏輯魅力,用沉澱的理性去循循善誘,激發學生的求知慾,也必須從更寬闊的視域出發,主動介紹同時期的不同理論,從對比中彰顯真理。”

  《光明日報》( 2019年03月31日 04版)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